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十一章 绑架 · 5

第十一章 绑架 · 5

  关宏峰翻看着案卷里的现场照片,说:“现场勘验你看过吗?”

  “还没……”高亚楠愣了愣,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这么严肃,摇摇头,“我只看完了验尸报告。”

  “哦。”关宏峰斜了她一眼,“那看来剩下的五个多小时你都在生闷气?”

  高亚楠被关宏峰冷不丁问得一愣,随即转怒为笑,扑哧乐了。

  关宏峰见她情绪好转,也稍感欣慰,举起案卷里的照片说:“第一枪是从斜上方射入的,第二枪是他倒地后补射的。”

  高亚楠想了想说:“被处决的?”

  关宏峰:“确切地说,很专业,如果是安腾做的,那么为什么?”

  他似乎也并不期待一个答案,只是望着手里的卷宗,陷入了沉思。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任迪来了。小姑娘眼睛仍旧红红的,布满了血丝,估计前一天晚上又要上班,又担心弟弟,完全没有睡好,这会儿样子尤其憔悴。

  关宏峰带着她去了会议室,周巡和周舒桐也在,郭西乡披着外套趴在桌子上睡觉。將夜小說

  见关宏峰带着任迪走进来,周巡一愣。

  关宏峰摆摆手:“叮嘱过了,绑匪来电话的时候,她会控制好情绪的。”

  周舒桐上前,递给关宏峰一张A4大小的照片:“关老师,这已经是物证鉴定中心能处理的极限了。”

  关宏峰盯着照片仔细地看,任迪在一旁探头看了眼之后,默默地把脸别开了。

  周舒桐在旁补充道:“还是很难看清楚他们是用什么把椅子钉在地上的。”

  关宏峰又把照片举得离自己远了些,看了看,问周舒桐:“这张照片的色差和对比度调整过吗?”

  周舒桐很肯定地回答:“没有。只是清晰化处理了原图影像。”

  周巡凑过来,指着任波斜前方地面上说:“这个地方是不是更亮一些?”

  周舒桐也仔细看了一会儿,点点头。周巡道:“如果人质背后那扇窗户是西南朝向的话,这个位置没有道理会更亮——会不会是拍摄角度一侧的墙面上也有一扇窗户?而且……是一扇很小的窗户?”

  小汪赶紧插嘴:“有没有可能是门、走廊或者阳台什么的?”

  周巡瞪他一眼:“没长脑子啊。这张照片显然是从门口方向拍摄的,看到他身后那堵墙上预留的电源和天线接口了吗?从户型设计上来讲,这个位置明显是预留给电视柜的,旁边的窗户采光也很正常,如果有阳台或飘窗的话,则应该在电视柜的另一侧,而不是拍摄的这一侧。”

  小汪道:“那也有可能是厨房方向的光呢?”

  “不,除非是开放式厨房,否则即便门厅旁边有厨房,与门厅之间也会有墙阻隔。而之前我说过,从这个毛坯房粗糙低质的状态来看,不像是那种公寓式建筑。甚至我们可以更大胆地进一步推测,三棱或蝶形塔楼设计更容易出现这种户型。老关,你觉得呢?”周巡说完,回头看关宏峰。关宏峰点点头。

  周舒桐道:“啊,对了,还有……技术队他们跑了一宿了,北部地区方向结果已经出来,其他三个方向还在筛查中。赵茜拿着筛查结果正在回来的路上。”

  周巡点点头,对小汪说:“安排至少四个探组备勤,带上枪。”

  说罢又对周舒桐伸手指了下郭西乡:“把他给我叫醒咯。”

  关宏宇颓然坐在地上,面前的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手机开着免提。

  一夜之间,胡茬也冒了出来,他的眼睛里也带着血丝,声音嘶哑:“最快多长时间能出结果?”

  电话那头的崔虎对着好几块电脑屏幕,叼着烟,啧啧道:“老关!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给的范围里有三百多个交通监控探头!而且间隔还那么远!就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纯粹是大海捞针!再说了,入侵交通监控网络是犯罪行为!偶尔仗义一把也就算了,你这种行为是逼良为娼你知道吗?”

  关宏宇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这声音听上去实在有些可怜。崔虎摸了摸下巴,安慰他:“要依我说,你的心情能理解,但破案抓贼这回事,你还真不如你哥。与其没头苍蝇似的乱撞,还不如干脆把宝押到专业人士身上——你说对吧?”

  事实上,“专业人士”们此刻也很头痛。

  周巡拿着笔在一张地图单子上勾勾画画:“新开盘在售不到两年,而且是塔楼设计的只有这三个小区。有这三个小区的平面规划图和户型图吗?”

  赵茜:“都找到了。”

  周巡飞快地浏览过所有的规划图,抽出其中一张,看了眼抬头的名称,嘴里嘟囔了一句:“天芳小区?”

  他似乎是在计算什么,好一会儿,才指着规划图上的两栋楼说:“九号楼和十三号楼都有可能。”

  刚说完,周舒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来:“关老师,周队!快去看看吧!不……不好了!打……打起来了!”

  周巡要出现场,关宏峰忙自觉地站起来跟着周舒桐往会议室走。

  半路上,刘长永看到周舒桐和关宏峰,先是愣了下,张口说:“哎,关队,有个事儿……”

  周舒桐和关宏峰理都没理他,风一样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远远地,就能听到任迪撕心裂肺的哭声:“……你再说一次!是谁连累了谁!你搞清楚!他们本来要绑的就是你儿子!如果不是他非让我弟弟去开车,他们怎么可能绑错人?你儿子昨天晚上还在酒吧继续喝酒,可小波呢?你知不知道他随时都有可能……”

  郭西乡气得满脸通红,指着任迪的手直哆嗦,正要发作,关宏峰和周舒桐进来了。

  郭西乡看到两人,眼前一亮,也站了起来:“我跟你说,关队长,我这可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配合你们。凭什么还受这份气?我要是撂挑子不干,你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关宏峰冷冷瞥了他一眼,靠在他对面的桌子上,伸手一摁他的肩膀,俯下身来:“郭总,这件事情您只需要好好配合我们工作。要能平安救出人质,活儿虽然是我们来干,最后赢得称颂的肯定也有你,就算人质救不出来,雷是我们扛,你一样会被称颂。所以说,这样做对你而言有利无害。”

  郭西乡余怒未消,气哼哼地盯着任迪:“表扬又不能当饭吃。你当我在乎这个?我跟你说……”

  关宏峰压低声音,打断他:“不,是我跟你说——郭总,你是搞房地产开发的,相信你多年来在地产业打拼能有今天的成功肯定也经历了不少挫折。而我们这里有个经济队,就是专门调查很多暴富公民那段蹉跎经历的。”

  郭西乡被这语焉不详的劲儿骇住了,顿时紧张起来:“你……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关宏峰笑笑:“哪能呢郭总?我只是在介绍我们的一种工作方式。而如果是由于你不配合导致人质被撕票或类似的恶劣后果的话,无论经济队会不会对你感兴趣,媒体和舆论一定会把这个孩子的死归罪到你头上。到那时候,你和你的所有产业,都将是众矢之的——这才是威胁,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郭西乡听着关宏峰的话,额头渗出冷汗,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了过来。

  关宏峰盯着郭西乡,话却是对周舒桐说的:“看号码。”

  周舒桐看着监控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是网络拨号!”

  关宏峰起身,一指郭西乡:“按照教你的说。”他同时转身绕过桌子,冲任迪做了个“嘘”的手势。

  任迪噙着眼泪,点点头,用手捂住嘴。关宏峰冲着郭西乡打了个手势,郭西乡颤颤巍巍接通电话。

  郭西乡:“喂?”

  那头是个低沉的男声:“钱准备好了没有?”

  郭西乡擦着冷汗,道:“已经筹到将近一半了。还差两百七十多万……我从深沪两市的股票里套了一百四十万的现金,但是全部到账要等到明天中午。我还从销售公司那边挪了九十万的土地出让金贷款,会计正在做手续。最快今天晚上之前就能拿到。剩下的我正在找朋友借。请你理解,这两年房地产不景气,我们的现金流也都是时断时续。为了我儿子的安全,我可以卖房子卖车,但变现都需要时间啊……”

  绑匪冷笑:“你当我说话是放屁么?”

  郭西乡:“哪敢啊!我是说……”

  绑匪突然说:“你报警了!”

  一屋子人都傻了,只有关宏峰很冷静地冲郭西乡摆了摆手。郭西乡慢慢镇定下来:“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倚天屠龍記小說

  绑匪似乎不想再和他啰嗦:“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电话又一次被挂断。

  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任迪更是抓着关宏峰的胳膊,除了流眼泪,什么反应都没了。

  关宏峰摘下耳机,安抚她:“不会,他是在诈我们,如果绑匪真发现警方介入的话,不会到通话的中后段才提出来。更不会继续这种交涉的策略。记住,这是绑架,他们的目的是拿到赎金。在此之前,杀了人质,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任迪还是在哭,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样的沉默里,郭西乡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再次响起。关宏峰一步跨过去拿起来,发现收到的是一条匿名发送的网络链接。他快速回头把手机递给周舒桐:“把地址复制到电脑上,先用模拟软件打开一下,防止绑匪在上面挂马或者设置了强制监视或监听的陷阱。”

  周舒桐拿着手机,在桌上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操作起来,过了一会儿,周舒桐扭头对关宏峰说:“关队,链接是安全的,是个Youtube的视频地址。要打开吗?”

  关宏峰点点头,对她说:“打开看看吧。”

  周舒桐依言打开视频,大家一起注视着屏幕,画面先是黑了一阵,随即显示出画面来。

  任迪捂着嘴,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哀鸣。

  画面上的确是任波,他仍旧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堵上,正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呜声。

  然后,画面逐渐拉近,好像是拍摄的人慢慢走近了,镜头往下压,逐渐靠近任波,最后对准了任波捆在椅子扶手上的左手。

  关宏峰预感不好,正要示意周舒桐带任迪离开,画面伸过一只钳子,动作极快地、毫不拖泥带水地把任波左手的小拇指夹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