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十四章 猫鼠 · 2

第十四章 猫鼠 · 2

  周巡站在警车旁,拿着电话:“你听着就好,不要让关队看出来。这边出了点事儿。你暂时不用知道具体情况,但要在江州进行相应的配合。首先,你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着关队,尤其是要注意除了查案之外,关队还在什么时间和外界通过电话。如果有可能,搞清楚他在和谁联系。再者,我们这边的状况还不确定,所以有可能需要你们在江州那边多留一两天。这部分你可以等我消息。最后就是……”

  周舒桐拿着电话,吃惊地张大了嘴:“什么?”

  她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关宏宇,压低了声音:“可,周队,这……”一旁的关宏宇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只是低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信息,上面只有简短的六个字。

  “情况四。方案二。”

  周巡挂断了电话,一旁小汪走过来,冲周巡摇了摇头,说:“还是没发现,从昨晚十点监控拍到他从和平门出站,都已经过去九个小时了,会不会……他已经逃出这个区域了?”

  周巡想了想说:“不要撤控,继续增派人手,调取各小区的安防监控,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翻出来!”

  他很快上了越野车,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就在对面的路口,叶方舟坐在一辆黑色轿车内盯着周巡,此刻周巡一动,他立刻对着手机说:“应该是还没找到,先叫两个人待命。”

  周巡的越野车行驶到路口拐弯,叶方舟挂断电话,跟了过去。

  关宏峰蜷缩在自助厅的角落里,随着天色渐亮,厅内的灯光灭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照了进来。他似有所感,舒展了一下双臂,从角落里站起身,走到门口,向外望了望,隔了好一会儿,才推开门,警觉地观察了下街道两侧,走了出去。路边,一个起早遛鸟的老人注意到了戴着口罩和帽子、东张西望从银行自助厅里出来的关宏峰,脸上满是狐疑的表情。

  关宏峰走了两步,看了眼远处路口警灯闪烁的封锁卡,想了想,快步走到一家早餐店前,用十块钱换了零钱,来到公用电话旁,投币,拨通电话。

  崔虎接到他的电话,吃惊不小:“喂?你没事儿吧?什么情况?”

  关宏峰低声道:“长话短说,我现在在宁远门,这个地区已经被封锁了,我身上只有几块钱零钱,没有手机和交通工具。你们都别过来,周巡肯定亲自带队正在彻查这个区域,布控一宿都没撤,你应付不了——其他人怎么样?”

  崔虎愣愣地道:“都是按第四种突发状况执行的第二方案呢……可这样一来,谁去接应你啊?”

  关宏峰果断地说:“我会想办法。当务之急是手机,还需要一个不是实名登记的号码。能解决么?这里是……”

  崔虎快速道:“树椿胡同。我这边看得到,很快给你打过去,你先躲好。”

  关宏峰果断地挂上电话,躲到了路边的绿化带后。

  街上,不时有警车驶过。

  “一间?你确定……?”关宏宇饶有趣味地歪过头,看着周舒桐。

  周舒桐从前台接过房卡,脸红得简直快要充血了,结巴了半天才说完整句话:“那个……周队说,经费比较紧张,所以……只能负担我们开一个标间……”

  关宏宇斜眼瞟她,没说话,看得周舒桐直发毛,他反而一笑:“我懂,盯着我呗。”

  周舒桐咽了口吐沫,小声辩解:“真的是经费不足……”

  关宏宇也不至于跟个小女孩真计较这个,拎起行李绕过她,往楼上走去,边走边嗤笑:“他没吩咐你开个大床间?”

  周舒桐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不讨好,干脆闭上了嘴,老老实实跟了上去。

  房间不大,关宏宇在卫生间里一边刮胡子,一边看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

  周舒桐坐在床边,翻着案卷,愁眉苦脸地看着狭小客房里的两张单人床,微微叹了口气,试图缓和下气氛,问:“关老师,案卷您看过了么?”

  关宏宇关上剃须刀,把手机揣回兜里,漫不经心地说:“两年前,胡强在江州入室行窃,不曾想户主在家睡觉,两人打起来之后,他把人脑袋敲漏了,然后逃到津港继续作案——给江州市局打电话吧!”

  周舒桐忙掏出手机,去走廊上打电话,关宏宇从床上拿起案卷,翻阅起来。

  关宏峰躲开小区门口的监控,双手揣兜,低着头,站在一棵树后,不时地左右张望。从小区里走出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他看了眼关宏峰,走上前问:“您是……”

  关宏峰一扭头,看到来人手里的盒子,说:“哦,我姓马。”

  男孩很是热情:“哦,你好!我是您订购手机的淘宝卖家。您这么快就来自提了,住这旁边儿?”

  关宏峰低下头,从他手里接过盒子,没回答卖家的问题,匆匆道谢,两人分手。

  关宏峰迅速拆开手机包装盒,扔进路旁的垃圾桶里,装上手机卡,摁了一下开机键,沿着街道方向向前走去。

  就在他拿到手机的那一刻,周巡接到线报。奮鬥者侯滄海商路筆記

  “刚接到市民举报,说见到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子,从交通银行自助厅离开,朝乾坤胡同去了,形迹很可疑。”他沉着脸听完,把步话机扔在副驾上,侧头看了眼后视镜,看到远处跟过来一辆黑色轿车——他久久注视着那辆黑色轿车,微微皱眉,隔了会儿,掏出手机,给刘长永拨了个电话。

  江州分局办公室,总队的副队长孙超与一名刑警还有周舒桐、关宏宇四人围桌坐定,周舒桐把案卷递给孙超,大致交代了案情。

  “胡强是湖北黄陂人,据他供述,除了在我市长丰区和宣武区的两起入室盗窃案之外,他还与两年前在江州的东花园小区十五号楼201实施过入室盗窃。犯案过程中,由于在家休息的屋主被惊醒,两人发生肢体冲突,胡强用房间内的一个酒瓶猛击屋主的头部后逃脱。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核查这件事。”

  孙超点点头,一边翻着案卷:“刚才接到你们电话之后,我们查了,总队并没有这个案子,应该不会是命案。小王,你去联系一下淮扬区分局,看看两年前东花园小区有没有类似的案情。”

  一旁的刑警起身离开,孙超掏出一盒烟,给关宏宇让烟:“关队,尝尝我们这儿的‘瘦西湖’?”

  “我不抽烟。”关宏宇看着孙超递给他的烟,微微一笑,“谢谢!”

  几分钟后,孙超抱歉地将关宏宇和周舒桐送到了刑侦总队门口,他一边送行一边说道:“干吗这么急?也不留下吃个饭……”

  关宏宇和他客气了几句,和周舒桐往外走去。

  见人走了,周舒桐撅着嘴:“这个胡强,满嘴跑火车!满省遛我们玩呢,回去饶不了他!”

  关宏宇边走边摇头:“不好说……”

  周舒桐扭头看着关宏宇:“总队没有这个案子,宏阳分局和区派出所也都没接到过这起报案,总不能是屋主被敲漏了脑袋都没人发现吧?”

  关宏宇笑笑没答,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一会儿就知道了。”他坐进车里,周舒桐不明所以,只能跟着坐了进去。

  关宏宇一压帽檐,开口:“您好,东花园小区。”

  周舒桐有些明白了:“……关老师,您是觉得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干脆还是去现场,走访一次才是万全之策,对吧?”

  关宏宇看了一眼周舒桐:“你们审胡强的时候一没刑讯、二没逼供,多供述一起案件对他本人定罪量刑并没有任何好处,他又何必非凭空捏造一起犯罪事实呢?再说了,省、市、区、小区、楼号、门号,包括整个案发过程都说得有鼻子有眼,总觉得不太像是编的。”

  小区其实并不远,两个人下了出租,很快找到了地方。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从楼里走了出来,身上的制服像是物业公司的维修人员。小伙子长得很精神,连周舒桐都眼前一亮。

  关宏宇上前问道:“您好,您是物业的……”

  小伙子笑道:“我是修管道的,怎么了?”

  周舒桐问:“您在这儿工作多久了?”

  小伙子皱眉想了下:“三四年了吧。你们是……?”

  周舒桐忙亮出证件:“我们是津港来的,过来查案子。您有听说过这栋楼在两年前发生过入室伤害的事情么?”

  小伙子看到证件,先是愣了一下,想了想说:“入室伤害?没有啊……没听说过。”

  关宏宇见状,连忙换了个问法:“那住在二楼201的业主……你认识么?”

  小伙子努力地回想了一会儿:“有印象,是个……四十来岁的男的。叫什么我不知道。你可以去我们办公室问一下主管。”

  关宏宇:“哦,暂时不用,他是一直住那儿吗?”

  小伙子挠挠头:“这我可真不清楚了……应该是从我来就是他住吧,没换过人。”

  关宏宇点点头,谢过这小伙子之后,往楼里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对周舒桐说:“咱打个商量,下次别一见帅哥就亮证件成不?”

  被戳穿的周舒桐嘟囔着:“我那是为了调查……”

  关宏宇没理她,径自进了楼。

  关宏峰两手插兜,不远处,有辆公交车正要入站,他警觉地四下扫视了一圈,赫然发现周巡正穿过沿街花园,朝车站的方向赶来,但似乎还没看到自己。关宏峰低头想了想,正值此时,公交车进站了,早高峰的人流争先恐后地涌上车,关宏峰被裹挟在人流中,一边从兜里掏出手套戴上,一边跟着众人上了车。乘客全部上车之后,公交车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眼车门的方向,关闭车门,关到一半,一只手从外面把车门拦住,然后生生地扒开了车门。

  周巡三步并作两步,虎着脸上了公交车,一车的人抱怨声此起彼伏。

  公交车后方远处的路口,一辆轿车里,叶方舟拨通了手机:“找到了,还有周巡。他们现在上了604路公交车,正在往高营桥方向走。”

  这边,周巡正在艰难地拨开人流,四下张望,观察每个觉得可疑的人。车厢一片嘈杂,周巡一边忙不迭地道歉,一边继续前进,却始终没有发现关宏峰的身影。这时车辆靠站。周巡忙挤到车门旁,乘客上上下下,但其中并没有关宏峰的身影,车门关上,公交车继续前行。

  周巡微微松了口气,又抬头看着车厢里黑压压的人群——还是没有。

  他心中疑惑还未消除,突然觉得腰上一松,他伸手一摸,发现手枪被人掏走了。他陡然变色,正要转身,耳畔响起了手枪打开保险的声音。关宏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戴着手套的手里握着枪,贴近周巡耳边,低声道:“你最好别动。”

  周巡眯起眼,右手缓缓抬起,撑在车门边的扶手上,整个人像拉满弦的弓一样紧绷起来,准备暴起反击。

  关宏峰贴近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劝你别,车上有这么多人,我怕走火。”麥田裡的守望者小說

  周巡一惊,绷紧的态势慢慢放松下来,恨恨说道:“关宏宇,你不可能次次都能跑掉的!”

  关宏峰压低声音道:“我就没想跑,否则你怎么还会在津港见到我?”

  周巡微微回过身,咬着牙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关宏峰:“我告诉过你,是有人陷害我,而且我现在已经查出眉目了。”

  周巡道:“放下枪,老老实实跟我回支队,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讲你的调查进展。”

  关宏峰冷哼一声,没接他的话,继续说:“被你杀的那个安腾,应该和陷害我的人有直接关联,之前被你们开除的刑警叶方舟,很可能和安腾也是一伙儿的。我建议你们最好跟进一下这条线索。”

  周巡警觉地问道:“那王志革呢?”

  关宏峰顿了顿:“王志革更像是被临时征召的,应该不属于固定成员。”

  周巡愣了愣:“临时征召?”

  关宏峰继续说道:“你和我哥前不久破获的那起绑架案,新闻上不是说死了一名绑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