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十六章 卧底 · 3

第十六章 卧底 · 3

  “综合高法医和技术队的勘验情况,我们目前认为可以跟进排查的方向有——第一,现场走访,这部分还在由划片儿派出所继续进行中,但由于抛尸时间很可能在午夜,所以找到目击证人的可能性不大;第二,抛尸现场附近发现的轮胎痕迹,从轮间距及轴距判断,明显超出普通的轿车规格,更像是商务车或面包车,可以协同交管局调取附近的监控,但由于时段间隔比较长,而且那个区域的交通监控装置数量很有限,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取得有效结果的可能性也不大。”她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发现刘长永的注意力明显不在案子上——他正盯着会议桌的桌腿发呆。

  她有些气闷地别过头,继续往下说:“最后就是根据被害人纪杰的身份背景,通过对某些特情人员的走访,尽可能了解纪杰被害前后是否从事过枪支买卖等一系列相关情况。再对买家或卖家进行扩展调查,争取找到与他被害有关联的线索。鉴于目前队里已有的资源,这几种方案不可能并行,还请刘队定夺。”

  刘长永忽然被点名,一脸迷茫,过了半晌之后才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呃……你刚才说的第一条是什么来着?”

  周舒桐用力抿着嘴,不让这口气叹出来。

  高亚楠在一旁倒是毫不客气地说:“第一条是马上给周巡打电话,让他和关队回来主持工作!”

  刘长永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与会众人也都纷纷低头莞尔。

  市局,周巡和关宏峰两人已经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关宏峰边走边道:“总队对各类有组织犯罪进行的长期渗透或卧底行动,都是临时组建的专案团队,保密范围也一向严格,他竟然能把案件细节泄露给咱们……你似乎和施广陵很熟的样子。”

  周巡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那是因为我在接替你当一把手支队长之前,也曾经不止一次被抽调到各专案组去负责行动的外围监控工作。”

  关宏峰一皱眉:“我怎么不知道?”

  周巡还是不以为意:“因为有保密义务啊。这类临时抽调都是不通知被调遣人员上级的,至于用的到底是工作外的时间,还是需要被调遣人员编瞎话请假,那是我们自己的事儿,专案小组可不管这套。行动内容不会透露给被调遣人员。我们向来只知道在监控行动中负责的工作是什么,其他的一概不清楚。估计这也是为了尽可能缩小保密范围,保护卧底人员的身份安全……不说这些,你跟老施剌了那么大的口子,你真那么有信心啊?”

  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审讯室门口,关宏峰冲审讯室门口的刑警点了下头,白了周巡一眼,说:“你要有更好的方法能解这套儿,我洗耳恭听。”

  周巡无计可施地一挑眉毛,和关宏峰一同走进审讯室。

  赵馨诚脸上的瘀伤更多了,看到关、周二人,却还笑着说:“呦,这回连烟都不让给了吧?”

  周巡没好气儿地说:“就你能折腾。行了,安分点,好好听老关的安排。”

  关宏峰坐在赵馨诚对面,低声道:“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你被抽调到施广陵指挥的卧底行动专案小组,在前天晚上协助布控,因为卧底探员可能面临危险,你违反命令试图营救。就事论事,我认可你的选择,但我也不认为施广陵当时的命令有什么问题。”

  赵馨诚若有其事地点点头:“对,大局为主,任务第一,我懂。”

  关宏峰叹了口气,摇摇头:“从事卧底工作的那名探员和咱们一样,既然干了这行,对面临的风险应该是有准备的,也是不得不坦然接受的。这次的专案行动,前前后后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成败与否,更关乎到很多无辜群众的生命。我不是做政工的,没法拿大道理对你说教。我更不敢说如果当时换做我,能不能比你更理智。但事已至此,就算你刚才闯出去了,又能怎样?”

  赵馨诚道:“我肯定要把他找出……”

  关宏峰毫不客气地打断他:“整个专案小组都在找他,你跑出去两眼一抹黑,又得不到总队的支持,你就能找得着?”

  赵馨诚被关宏峰说愣了,没话了。

  关宏峰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道:“这样,专案小组对你不稳定的情绪还是不放心,这禁闭,还是得关。”

  赵馨诚想说什么,张开嘴又闭上了,他点点头,等着关宏峰继续往下说。

  关宏峰道:“但同时,他们和你一样,希望找到这名失去联系的卧底探员。哪怕仅仅是为了让卧底行动重新回到正轨。我和施广陵谈妥了,你不要再闹了,老老实实呆着,我和周巡会协同专案小组去寻找这名卧底探员,让整个行动恢复正常。只要我们做到了,你的担心自然也就不存在了,而对你的强制措施也会解除,后续的处罚,一笔勾销。”

  赵馨诚听完倒抽了一口凉气,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脑袋:“关队,我本没想到会……”

  周巡轻轻地拍了下桌子:“得啦,你已经把我们都拖下水了。再说,你信不过施广陵,总还能信得过我们吧?而且我可以跟你拍胸脯,老关都找不到的人,总队派多少人都甭想找得到。”

  赵馨诚听完之后,垂下目光,缓缓地点了下头。

  两个人安抚完赵馨诚,从市局出来,关宏峰就先把自己的想法交了底。

  周巡边开车边叫了起来:“你去卧底?开什么国际玩笑?”

  关宏峰平静地看着周巡:“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小說

  周巡上下打量着关宏峰:“老关,还真不是我瞧不起你。这种渗透行动跟你破案是两码事儿,那个卧底探员,代号叫什么来着?”

  关宏峰答:“叫‘编辑’。”

  周巡一拍大腿:“对对对,那个代号叫‘编辑’的,能渗透到孟仲谋的军火贩卖组织,肯定是花了很长的时间,而且背景身份也再造得天衣无缝。但你可是堂堂长丰刑侦支队的前支队长,黑白道上都是挂了号的。”

  关宏峰字字有力,显得很有把握:“对,但不要忘了我是为了自己重案在逃的弟弟被踢出咱们公安队伍,怀恨在心也很正常。”

  周巡有些不屑地笑了笑:“好好好,就当你可以用肥皂剧情节去忽悠他们,问题是,从哪儿下手啊?现在孟仲谋组织上下全都销声匿迹了,你怎么找?”

  关宏峰说:“这个我会想办法。但你也得配合我演这出戏。而且从前天晚上突发的状况来看,那伙人千里迢迢从缅甸来,谨慎得很,对反侦察也有经验。定位和监听恐怕都不可行。”

  周巡仍旧不以为然:“那敢情好,就算你渗透进去了,跟失踪不也没两样?我的工作就变成找你们俩了。”

  他说得其实有道理,关宏峰低头想了想,道:“但不管怎么样,两百多支枪,还是值得冒险的——再说了,从目前掌握的情报分析,这很可能是当年安廷监守自盗的那批报废枪支。”

  周巡琢磨了一下,还是不情愿地摇着头:“要这么说的话,安廷的线索刚有了进展,这还不算那具从长兴路拉回来的尸体……你一甩手把这些都扔给我,我很难兼顾所有的工作,同时还保障你的安全。”

  关宏峰道:“放心,我的安全不是问题。”

  周巡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摇了摇头:“你这是西伯利亚吹来的自信啊……”

  崔虎、关宏宇和刘音三人围在电脑桌前监听,听见这句,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音上下打量着崔虎,“咯咯”地笑不停:“他要真打算这么干,自信的资本估计就只有你这两百来斤了。西伯利亚的风来了也吹不走,牢靠得很,哈哈哈。”

  崔虎明显对这夸奖很受用,但还是谦虚地挥了挥手:“嗨,大家群策群力嘛……看样子关队长也,也不,不光是想找人,主要还是想调查安廷那把枪,咱们这么做,不都是为了帮宏,宏宇证,证明清白么,不过这个叫孟什么的……”

  关宏宇掏出手机,说:“孟仲谋是云南人,偷渡到缅甸之后,就做起了军火买卖,是东南亚一带著名的军火商,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因为在云南一带以贩养吸,被缉毒武警打成了筛子。二姐因为经营偷渡生意判了无期,据说现在已经从监狱转去精神病院了。”

  他短暂地停顿,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接着说:“相比之下,孟仲谋应该算是最‘出息’的一个,在道上混的,但凡涉枪涉爆,都听过‘三哥’的名号。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跑北京来的。”

  崔虎听得心惊肉跳:“我去啊……这种人怎么能接近?”一路繁花相送小說

  关宏宇拨通电话,放在耳边,道:“想找东海龙王借金箍棒,先找虾兵蟹将开始打听呗。”

  周舒桐和赵茜两人各自抱着案卷材料,正从楼道里往会议室走。

  会议室的门忽然开了,关宏峰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周巡紧跟在后面喊道:“老关,兄弟做到这份上,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弟的案子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是原则性问题!”

  关宏峰扭头,恶狠狠地盯着他:“周巡,你升官发财的路我不拦着,可你以为我图什么?这都多长时间了,案卷呢?”

  周巡试图安抚他,上前一步:“老关,你别激动……”

  关宏峰打断他:“甭废话!从现在开始,没我弟的案卷,什么都免谈!”

  周巡似乎也来气了:“我说你也差不多点儿,真当全支队没你就破不了案?”

  关宏峰嗓门越来越大:“你撒泡尿照照自己,没我姓关的,你周巡今年的结案率会是倒数第几?”

  周巡被他的恶语相向骂得一愣,脸色变得很难看:“老关,你这话可就坏交情了……”

  关宏峰冷冷地说:“周队长,咱俩本来就没什么交情。”

  他说完拂袖而去,从周舒桐身边走过的时候,周舒桐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关老师……”

  关宏峰理都没理她,直接下楼了。楼道里,众多刑警纷纷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看,其中自然包括刘长永。

  刘长永小心翼翼地走到周巡身旁,看着关宏峰愤而离去的背影,试探性地问周巡:“周队,怎么搞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