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十七章 变节 · 5

第十七章 变节 · 5

  金山一见这人,忙低头小声说:“三哥,您这还大老远的……”

  “三哥”孟仲谋向前走了两步,拿眼睨着金山,叹了口气,说:“心气儿够高的啊,怎么?东南亚都容不下你了?”

  金山战战兢兢地想要开口,孟仲谋一摆手,缓缓道:“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你想把咱们压箱底儿的那批货一次性兜售掉,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来津港卖军火,是不是嫌我活得太长了?”

  金山哭丧着脸还要解释,孟仲谋已经反手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他脸上,把这身材魁梧的汉子打得一震。“混蛋!我打听过了,和你接头交易的那个女的,真名叫辛怡,她在中东促成过多笔交易,每一次货物的流向都会被国家安全部门盯死。咱们混这碗饭吃的,按说不用讲什么良心,但规矩总得有。把货出给这类人,无异于自取灭亡。他们不是为了去押个毒品或杀个仇家,那些都是小事,他们的所作所为,会招致警方、国家乃至整个东南亚的仇恨。而我们,就是为他们提供杀戮工具的!你觉得会有什么好下场?到时候偌大个东南亚不会再有咱们这伙兄弟的立锥之地。”说完,他扭头正眼看着体似筛糠的金山,叹了口气,“枉费我这些年苦心教你……”

  随即,他看了眼手下的人,两名手下上前一踹金山的膝窝,架着肩膀把他摁跪在地上,金山已经吓出了眼泪,不断地喊:“三哥……三哥……”

  孟仲谋上前从金山的腰里抽出手枪,走到林嘉茵身旁,说:“这位林小姐,放着好好的公安不做,上我们这条道,有今天没明天,又是何苦呢?”

  林嘉茵似乎开口想说什么,但明显也很是恐惧,说不出话来。

  孟仲谋叹道:“说句心里话,你还不如踏踏实实做你的卧底,把这个废物抓回去算了。至于关队长……”

  他说着转向关宏峰:“你来得实在不凑巧,这也让我很怀疑你的目的。不过都无所谓了。”

  关宏峰冷冷地看着他,平静地问道:“你打算把我们都杀了?”

  孟仲谋和蔼地笑了:“关队长哪里话。孟某就是个买卖人,杀人?我怎么能杀警察呢?坏警察也杀不得啊。”

  听完这话,林嘉茵偷偷瞄了眼关宏峰,只见孟仲谋又冲手下递了个眼色,两名手下一架关宏峰,把关宏峰也摁跪在地上。

  孟仲谋看着林嘉茵,从西装的上兜里拽出一块手绢,一边擦拭着手枪,一边对林嘉茵说:“女人嘛,总是弱者,得到优待,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说着他把擦干净的手枪垫着手绢反手拿住,递给林嘉茵,说:“清理掉他们俩,我走我的路,你过你的桥。想来手上再多了这两条人命,林小姐就算想再回头去做公安,恐怕也会三思了吧!”

  林嘉茵咬了咬牙道:“三哥,金山确实是一片好意,这一单的规模,是值得冒险的……况且再怎么说,金山也跟了你这么多年……”

  孟仲谋微笑着看着她,眼神却格外阴狠:“我自然是下不去手,所以才拜托你。杀人总比被杀好,你说呢?杀了他们。”

  林嘉茵眼泪都快掉出来了,颤抖着从孟仲谋手上接过枪,似乎觉得手上的枪有千斤之重,怎么努力也抬不起枪口,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

  孟仲谋在一旁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别想太多了,孩子,很快就能结束的……”

  没等他这句话说完,林嘉茵突然整个人都变了,身体也不抖了,眼神也变得异常凌厉,翻手举枪对着孟仲谋的双眉之间扣动扳机,把孟仲谋整个人向后打飞出去。

  不等在场所有的持枪者反应过来,林嘉茵把手上的枪往地上一扔,高举双手,大声喊道:“都别开枪!听我说!”所有的枪都指向林嘉茵,但大家面面相觑,都被这个猝不及防的变故骇住,奇迹般的,没有任何人开枪。三國機密小說

  林嘉茵仍然高举着双手,缓缓跪在地上,说:“你们要杀了我,为三哥报仇,随时都可以,但听我把话说完。现在姓孟的死了,还要不要按他的话办?你们该听谁的?”

  众人面面相觑地想了想,似乎都逐渐被点醒,一直架着金山的两人也悄悄地松开了手,其中一人甚至伸手把金山搀了起来。金山惊魂未定地站起身,走到孟仲谋的尸体旁,低头看着孟仲谋头上的弹孔,脸上浮现出慌乱和喜悦的混合表情。

  金山一扭头,看着林嘉茵,冲周围的所有人摆了一下手,众人都垂下了枪口,金山笑道:“真有你的。”

  他有些得意地环顾周围,高声道:“三哥既然不在了,我金山向弟兄们承诺,第一,今后跟着我,人人有肉吃。第二,杀三哥的凶手,我绝不会放过的。”

  说完,他从地上捡起林嘉茵扔下的那支枪。关宏峰猛地扭头,惊恐地看着金山和林嘉茵。林嘉茵此时也正好望向关宏峰,同样缓缓地眨了一下眼,代替点头。

  金山回身看了一眼林嘉茵,抬手一枪,将刚才摁着自己的其中一名手下击毙,另一名刚才摁着他的手下吓得立刻跪在地上,不住求饶。金山掂了掂手里的枪,冲摁着关宏峰的手下一摆手,两人松手扶起关宏峰。

  金山走到林嘉茵身旁,把林嘉茵搀起来,冲周围的手下问道:“谁杀的三哥?”

  手下人的目光先是看着林嘉茵,注意到金山阴沉的脸色,便都聚焦在刚被金山击毙的那人身上,再看金山,依旧是沉着脸。这时,一名显得似乎聪明些的手下站出来,一枪把那名正在求饶的手下击毙了,然后指着两具尸体说:“他俩!”其他人纷纷应声附和。

  金山闻言,一把搂住林嘉茵,放肆地笑了起来。

  清晨。青山区某金属加工厂。林嘉茵背靠着防护铁栅栏,坐在地上,身后不远处,酸洗池喷发着刺鼻的化学蒸汽。

  她呆呆地望着手里的手枪,这把枪刚刚杀了一个人,但这不是她杀死的第一个人——三天前,她在那场交易中,借金山的手弄死了那个线人纪杰,这个时候,他的尸体也应该已经被发现了吧?她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关宏峰走到她身旁,盯着她看了会儿,低声说:“你既没有戳穿负责跟踪的高亚楠,又冒着生命危险杀了孟仲谋,救下我。我不明白……”

  林嘉茵盯着他:“杀了孟仲谋,是我和金山早就想做的事情,至于高亚楠,要不是看在她怀了孩子的份上,你真以为我会放过她?”

  说完,她绕开关宏峰走开了,走出没两步,她又停下来,回过头道:“我倒是很奇怪……像你这种人,怎么还能活到今天?”

  这时,不远处,金山走过来,看了眼林嘉茵的背影,斟酌着对关宏峰说:“关队长,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也暂时再陪陪我。走完这单买卖,我就撤。今后嘉茵会留在津港和你交接。而且就依你说的,你这边来的货,我绝对不在本地撒。大家一起发财嘛!”

  关宏峰看着他:“这地儿安全么?”

  金山笑道:“这你放心,这方面我比你谨慎。”

  关宏峰沉声道:“陪着你倒是无所谓,不过你很快会发现,让我出去对你才更有利。”

  金山好奇地皱了皱眉。关宏峰接着道:“你要明白,辛怡被你吃了这笔定金,绝不会忍气吞声。”

  金山咧嘴一乐:“我又不是没打算和他们正常交易。再说了,真要硬碰硬,谁赢谁输还不好说呢。”

  关宏峰严肃地看着他:“不要光想着交易,这是个立场问题。”

  金山不屑地一笑:“你们这些当差的,张嘴闭嘴就谈什么原则立场……”

  关宏峰摇摇头:“你好好想想,如果一个恐怖组织能随便被倒卖枪支的欺负,今后还有谁会追随他们?不错,他们可能需要这批武器,甚至不排除会继续和你交易,但在这之前,他们会先实施某种报复行动。”

  金山听完之后舔了下嘴唇,说:“那——依关队长之见呢?”

  关宏峰似乎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林嘉茵走开的方向,道:“给我百分之五,我就告诉你。”

  此刻,小区内外停着好几辆车,有警车,也有民用牌照的。十几名便衣刑警正在进进出出地下室。市局孙警官领着周巡来到一辆黑色切诺基越野车前,车门打开,施广陵在里面沉着脸看着他。周巡上了车,孙警官从外面关上车门。

  周巡还没坐定,施广陵就严厉地问道:“人呢?”

  周巡左右看了看:“大概是觉察到了什么风吹草动,溜了。”

  施广陵立刻又问:“去哪儿了?”周巡摇摇头。

  施广陵明显有些不悦:“车牌呢?”

  周巡皱着眉假装想了一下:“光线太暗,没看清。”

  施广陵深呼吸,压抑住怒火:“那你怎么没跟着他们?”

  周巡一摊手:“还不是为了等你们?”

  施广陵压制住怒气,盯着周巡的眼睛,沉声道:“周巡,我破例允许你们参与这次行动,不是为了让你们彻底搞砸它。”

  周巡叹了口气,脸上一副很遗憾的表情。

  施广陵语速放慢:“在我决定向你追责之前,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两人对视了一眼,过了好一会儿,周巡才开口:“林嘉茵是否变节我拿不准,但老关坚信她没有,而我相信老关。既然如此,如果老关认为现在不是收网的时机,我们就应该再等一等。”

  施广陵冷哼一声:“关宏峰当初还一直嚷嚷着他弟弟是被冤枉的,你也相信?”

  周巡表情有些复杂,未置可否,转开了目光。

  施广陵则向前探了探身子,气势逼人:“而且你最好搞清楚,专案行动的总指挥是我,不是他关宏峰!”

  周巡硬着头皮挨了一顿训,一回到自己的车里,就拨通了高亚楠的电话。高亚楠的声音从那头传来,略微有些抱歉:“对不起,我跟丢了。那个时间路上的车太少,他们肯定是注意到了我,而且下车一直在盯着我,我只能硬着头皮直接开过去。”

  周巡沉吟了一会儿:“金山有这么聪明么?”

  高亚楠沉默了一小会儿:“可能是林嘉茵。她站在最外围一直监视我,身上似乎还携带着武器。”

  周巡“嗤”了一声:“就这还叫没变节呢?”高智商犯罪小說

  高亚楠语速略微放慢了些:“这部分……说来也有古怪——我开车经过的时候,林嘉茵看到我,但却没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周巡思索了会儿,点了根烟:“也许是没认出你。不怕你伤心,你比原来可胖了不少。”

  高亚楠冷冷道:“谢谢你这会儿还不忘戳我痛处,不过林嘉茵是关队调·教出来的精英,就算我胖成一头猪,她也能一眼认出来。”

  周巡也无奈:“那我真琢磨不透了。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高亚楠低声道:“瞎猜也没用。我是在港成高速方向跟丢他们的,可以沿着这个方向继续找一找。专案组那边你怎么交代?”

  周巡叹气:“怎么交代都没用。施广陵刚把我批了一顿。他要我尽快和老关取得联系,确认金山和林嘉茵的位置,实施抓捕行动,否则的话,老关和林嘉茵会被一同视为变节。我给他打过很多次了,都是直接转到语音信箱,三角定位定不到,老关手机改装过。”

  高亚楠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语气讽刺地道:“呦,调查得很细致嘛……”

  周巡自知失言,不耐烦地转移话题说:“好了,先别管这些,大家都尽力而为吧。”

  车停在路边,高亚楠手机平摊在手上,开着免提,听到周巡挂上电话后,她合上手机,扭头看着副驾驶席上的关宏宇。

  关宏宇摸了摸她的脸颊:“都熬了一宿了,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找人就行。”

  高亚楠轻轻地拢了拢额头的碎发,说:“没关系,在支队干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关宏宇苦笑着搂了下她肩膀:“哪像个要当妈的人……听话,回去休息,我让崔虎提供技术支持,会找到他的。”

  高亚楠在关宏宇的怀里靠了一会儿,抬头说:“那我把车留给你。”

  关宏宇道:“不用,你的车太显眼,何况虽然现在大家是一致对外,但周巡难保不会还打着其他算盘,万一他定位你的车就糟了。”说完,他吻了一下高亚楠的额头,迅速戴上了口罩和帽子,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