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

返回首页白夜追凶 > 第二十章 白夜 · 8

第二十章 白夜 · 8

  关宏宇正好走到门外,看到周舒桐背对自己正在看着什么。他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到其中有一把带血的刀,立刻想到是吴征案的凶器。他犹豫了一下,没有走上去。

  周舒桐拍完照,抱着物证盒走回物证科门口,把东西还了,和负责的刑警进行简单的清点交接。

  关宏宇就站在二楼楼道的远端拐角处墙后,等周舒桐走后,他立刻跑了过去,对物证刑警说:“小刘,刚才小周把物证还过来了么?”

  刑警刘笑了笑:“你俩前后脚。”

  关宏宇皱眉:“你打开我看一下,她前脚走,刚才勘验物证的时候,写字台的胶水儿洒了。赶紧查下物证袋,胶水里有醋酸乙烯,物证袋要是没封严,会造成物证污染的。”

  刑警刘忙把物证盒拿出来,打开盒盖。关宏宇立刻凑过去,煞有其事地逐一检查每个物证袋。最后,他拿起裹着一根头发的物证袋,又拿过证据目录,看到上面写着:疑似犯罪嫌疑人掉落在现场的毛发(带毛囊)。

  关宏宇似乎恍然大悟,他把这些物证都收回箱子里:“还好都封严了,虚惊一场。”说完,他转身离开。

  凌晨,路旁的银色本田车内,叶方舟正焦急地对着电话说:“眼下这个状况,大哥还不满意么?”

  电话那边有人低声说:“大哥是想收拾烂摊子,没想搞出更多的手尾,你觉得呢?”叶方舟听完,一向成竹在胸的表情全然不见,面露惊恐之色。

  音素酒吧仓库内,关宏峰在酒吧仓库的一张躺椅上开着灯睡觉,突然被人拽了起来,推到了墙上。关宏峰惊疑之下,发现对面站着关宏宇。

  他刚要开口,见关宏宇面色阴沉,满脸杀气,似乎明白了什么,没再说话。

  关宏宇扯下围巾,往旁边一扔:“是你!是你干的!”

  关宏峰刚想开口,关宏宇上前拽着他的衣领大声喊道:“是你陷害的我!”

  关宏峰听罢,彻底沉默了。

  关宏宇见他不说话,恨恨地道:“我看过物证了,物证里有根头发!嫌疑人的头发。但那不是我的!二月份的时候,我头发没那么长。如果毛囊里的DNA和我的DNA吻合度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是你的!我终于明白了,我既不认识吴征,更不知道曙光四号院小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有我血指纹的凶器会出现在现场。能够在第一时间出入现场的,能够有专业知识制造伪证的,能够有机会拿到我指纹的——只有你!长丰刑侦支队支队长!我亲哥!”

  关宏峰冷冷地看着他。

  关宏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一年多来,我冒的险,包括脸上这道疤,想不到都是拜你所赐!是你,让我成为了通缉犯,然后假装一副救世主的样子,让我配合你在支队进进出出。关宏峰,你太自负了!你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一样耍,而且你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不错,我也知道有那个血迹指纹的凶器在,这根头发很难作为我翻案的证据。但我知道就是你干的!我现在几乎确定就是你干的!你口口声声亲人亲人亲人,我是你唯一的亲人。你真的拿我当亲人?为什么要诬陷我!关宏峰,你还是人么?!为什么?!”

  说到这儿,他一拳向关宏峰打了过去,擦着关宏峰的耳边打裂了他身后的墙板。他急急地喘息着,后退两步,脱下外套往地上一扔,惨笑道:“我现在算明白了,你晚上是不敢出门儿。不光是什么狗屁逆反应,你心里有鬼,你走不了夜路!知道么!关宏峰你心里有鬼!我虽然背着通缉犯的身份,但我敢堂堂正正跟所有人说,吴征一家不是我杀的。你敢么?!”

  见对方还是毫无反应,他气得直跺脚:“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你倒是说话啊!”

  关宏峰上前两步,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外套,掸了掸,穿在身上,冷冰冰地道:“我觉得你还是先冷静一下。再说了,假设——就算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想怎么样?”

  关宏宇一听,懵了。

  关宏峰走到仓库门口,有些不屑地瞟着他:“你能怎么样?”说完,他离开了仓库。

  关宏宇打砸发泄。

  清晨,支队的院落里,周舒桐边走边和赵茜闲聊。

  两个姑娘昨天都没睡好,但到底年轻,一早起来,还都是挺精神的:“对啦,一直想问,你怎么看关老师?”

  赵茜“哦”了一声,心不在焉地答:“学院派精英,人也挺和善,有些高冷……”

  周舒桐问:“你觉得关老师来队里做顾问,到底有什么目的?”

  赵茜想了想:“估计关队想借机会接近他弟弟的案子。这好像在队里也不算什么秘密吧。对他弟弟的案子,我不了解,但不管真相是什么,毕竟是亲兄弟……”

  周舒桐低声道:“在他身边工作的这段时间,我发现他异于常人的缜密、严谨、理智。现在想来,他当初因为被禁止调查关宏宇的案子,愤而辞职,很蹊跷。”

  赵茜:“怎么讲?”周舒桐笑道:“看我就明白了。就因为我是队里的现职刑警,再加上周队是嫌疑人,所以我爸的案子就被移送到海港支队了。如果当初关老师不辞职的话,他弟弟的案子恐怕也会被移送到其他分院局。这样一来,他再想去接触那个案子,岂不是更难了。”

  这时,赵茜捅了下周舒桐。只见关宏峰走了过来。

  周舒桐抢先开口,把手里的一张纸递了过去:“这是我们通过海港支队给出的毒物检测结果,找出了本市所有拥有这些毒物萃取原材料的化工企业。我们打算去其中几家进行排查。”

  关宏峰看着单子:“这么多家企业,就排查这几家么?”

  周舒桐道:“我先挑出在相同或相近的时间里,同时购买这几种萃取原材料的企业,再通过对萃取原材料用途和企业生产范围之间的比对,把排查范围缩小到了目前这三家。”

  关宏峰听完略感诧异:“一起去看看。”

  三人上车。

  临近中午。

  一辆警车停到路边,车上穿着警服的男人东张西望了一阵,叶方舟忽然钻进了后座。

  男人微微一惊:“你再吓死我。”

  叶方舟冷着声音道:“大哥现在什么意思?”

  男人没好气地道:“大哥现在一脑门子官司,到处给你擦屁股。他让我接到你之后,跟他联系。”

  叶方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瞟了眼张海腰上的枪,往前探了下身子,毫不犹豫地从后面用一个裸绞动作锁住了他的脖子。男人一边挣扎一边伸手去扳叶方舟的胳膊,叶方舟抬右脚一蹬前排座位中间的扶手箱,把他的上半身拽到了后排空间里。

  男人的手在空中挣扎挥舞,不一会儿不动了,但他放在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叶方舟喘息了片刻,接通电话。

  电话里头道:“海子,接上那小子了么?可别让他跑了。”

  叶方舟冷笑:“腿长在我身上,这事儿恐怕他说了不算了。”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小叶,你动动脑子,如果把你杀了,关宏峰肯定会意识到你是被灭了口,背后还有其他人。留你活着,大家反而更安全,而且你心里最清楚,眼下这个形势,只有大哥有能力送你安全离开,甚至出境,你跑什么呢?”

  叶方舟一点不买账:“只要你们保证我安全离开津港,我就能交出关宏宇。”

  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这个提议倒还有趣。不过,你最好先收拾掉手尾——化工厂的黄山,还有长春的朴瞎子。这两个人都是可以直接指证你的。我也不妨给你透个底,大哥已经派‘娃娃’去解决朴森,你只要把黄山料理好就行了。”

  说完,电话挂断。

  长春,红旗街医生诊所附近,一个娃娃脸的青年沿着路边慢悠悠地溜达着。

  路旁的一所房门开了。医生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朴森走了出来。

  “娃娃脸”眼睛一亮,一边把两只手蜷在嘴边哈着气,一边慢悠悠地继续向前走。

  这时,林嘉茵跟了出来,回身撞上门,走向医生和朴森。不经意间,林嘉茵和“娃娃脸”对视了一眼,“娃娃脸”立刻闪开目光,林嘉茵却一直盯着他,表情显得很戒备。

  手机响了,“娃娃脸”边接通电话,边继续装作很自然的样子沿着街道往前走,越过了马路对面朴森等人的位置。

  “娃娃脸”道:“刚找到,可能有点儿扎手……”

  电话里的人道:“不用了,马上回来。”

  “娃娃脸”怔了怔:“再给我半天时间,最多半天……”

  电话那头的人也不耐烦了:“大哥让你马上!”

  “娃娃脸”失望地叹了口气:“不需要替姓叶的那小子收拾残局了么?”

  电话里的人道:“你回来直接收拾掉他就好。”

  “娃娃脸”一脸无趣的表情,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龙嘉机场。”

  16点10分。关宏峰、周舒桐和赵茜三人走访完了两家工厂,关宏峰要过那页写着资料的纸,仔细看了看最后一家企业的信息:“跑了一天了,回去修整一下,我也得回家喂下鱼。”

  周舒桐刚想开口说什么,关宏峰又道:“准备好了,就给我打电话。记得从枪库领支枪。”

  17点10分,关宏峰回到了家。

  鱼缸里并没有鱼,他拿出一叠文件资料和一个U盘,塞进一个口袋里,封了起来。

  随后,他坐到桌旁,吃鱼。

  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好的,我就来。”

  18点45分。叶方舟持枪押着制毒师黄山,正往厂房深处走。

  黄山不停地告饶:“叶哥,你说的我都做了,这什么意思?”

  叶方舟抬了抬枪口:“走你的,哪儿这么多废话。”

  19点05分。周舒桐驾车停在化工厂门口,厂区门口,停着一辆银色本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关宏峰强忍着不适,虚弱地指着那辆车:“叶……叶方舟……”

  周舒桐一听,精神一振,立刻拔出腰间的手枪,推门下车进了厂区。随着车门打开,车内的顶灯亮了,关宏峰的症状略有缓解。

  赵茜一时两头难顾:“关队,你这到底是……哎,舒桐!你等等!别……”她想了想,还是下车去追周舒桐了。

  19点07分。叶方舟把黄山按跪在地上。黄山咬牙切齿地骂道:“姓叶的,你卸磨杀驴是吧?!咱不说之前白粉儿的生意让你赚了多少钱,你为了杀警察让我给你配的毒药,我也配了,你也得手了!有种咱们让大哥来评评这个理!”

  叶方舟冷笑:“你怎么就不相信‘杀驴’就是大哥的意思呢?”

  黄山叫道:“不可能,我有手艺!你小子除了一天到晚四处惹事儿还会个屁!大哥就算就有想法,也一定先除掉你这个麻烦!”

  叶方舟一把顶住他后颈,狞笑:“我最近是有点儿麻烦,所以才需要你来顶包——你就认了吧!”

  他的手上继续用力,却听后面有个人冷冷道:“叶方舟,谁也顶不了你的罪!”

  周舒桐举着枪出现在他身后,她的眼睛发红,声音嘶哑:“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叶方舟看着她,也觉得无力辩解,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吼道:“我没想到你爸会喝!不错,当初是你爸害我被支队开除的,但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可能去害他!”

  周舒桐一样冷冷地望着他:“你以为如果害死的是支队其他人,我的态度会有什么不同吗?”

  她脸上神色不动,朝天鸣枪:“都闭嘴!把枪放下!”随即又用枪晃了下想逃跑的黄山:“你也别动!”

  赵茜赶到,呆住了。

  19点08分。关宏峰听到枪响,咬紧牙关,走了出去。

  19点10分。周舒桐和叶方舟举枪对峙着,她瞟了眼黄山,对赵茜道:“茜姐,先过去把他铐上。”

  赵茜刚要有所动作,叶方舟突然调转枪口,指向她,低声道:“舒桐,我说过绝对不会伤害你。别人我可无所谓。”

  黄山见状,忙挣脱了他,仓皇逃跑。

  周舒桐举枪步步紧逼:“叶方舟,你敢!”

  叶方舟身后响起滞重的脚步声,他刚要转身,就被关宏峰扑倒在地,枪也脱了手。叶方舟踹开关宏峰,起身就跑。

  周舒桐推开赵茜:“快拿台子叫增援!”紫川小說

  她冲上去扶起关宏峰:“关老师,你受伤了吗?”

  关宏峰神智混乱,身体虚弱,念叨着:“追……快追……”

  周舒桐也着急了:“你呆在这儿别动,增援马上就到。”她猛地站起来,快步朝叶方舟逃跑的方向追去。

  关宏峰在抽搐和晕眩中看着周舒桐的背影,脑海中充斥着黑暗里伍玲玲凄惨的叫声——他伸手摸到叶方舟的手枪,站起了身。

  19点12分。周舒桐追了出去,外面一片漆黑。她正举枪四顾,叶方舟突然从一台设备后杀出,放倒她,夺下了枪。

  周舒桐爬起身,半跪在地上,倔强地昂头看着对方。

  叶方舟用枪指着她,绝望地说:“我处处容让你!为什么非把我往死路上逼?!”

  周舒桐毫不示弱:“你好好想想自己做过的事儿,你还有脸说这种话!”

  叶方舟拿着枪戳戳点点:“舒桐,你难道还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么?!不错,我可能不是好人,但你真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一样单纯?就像你崇拜的那个关老师,他……”

  这时,厂房中传出一声枪响,叶方舟中枪倒地。

  周舒桐愣了一秒,立刻上前夺回他手里的枪,指着枪响的方向:“谁!赵茜?关老师?”

  无人回应。

  她愕然,举枪后退两步,蹲下身去看叶方舟。发现他背后中枪,子弹从胸口穿过,不停地向外冒血。她举枪保持警戒的姿势,单手脱下外套,捂住叶方舟的伤口,看着他濒死的样子,神情有些茫然。

  叶方舟缓缓抬起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语气温柔地说:“别……别做警察了……”

  一句话没说完,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19点15分。已经昏厥的关宏峰被一个人背在背上,离开了厂区。

  不远处的公路旁,停着一辆白色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