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三章 渡劫的孔大龙

第三章 渡劫的孔大龙

  清晨,一阵鸡叫声让迷迷糊糊的年轻人睁开了眼睛。时隔与高亮的第一次见面过去了十年,车前子已经成年。他虽说是个小老道,却剃了个寸头,穿上宽大的道袍怎么看都像是个和尚。

  现在的车前子中等偏上的身材,原本还算清秀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刀疤,伤口留在左眼眼眶上,只要再深一分这只眼睛便要废掉了。因为这道刀疤,让这个年轻人看上去有些不好招惹的味道......

  带着起床气爬起来的车前子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句,说道:“死瘟鸡!天不亮就瞎叫......等着——今晚就把你炖了蘑菇......”

  一边嘟囔着,车前子一边晃晃悠悠的套上了道袍。原本他是要去茅房方便的,可是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对面师父孔大龙的道房大门开着。

  “老登儿醒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车前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老道士的屋里走去。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对着里面说了一句:“那个谁,小卖铺的李老蒯让你赶紧清帐。瞎子都知道你们俩明铺夜盖的交情,别紧着她一家薅羊毛。拢共就四百来块......”

  说到一半的时候,车前子察觉到屋子里面有些异样。当下他直接走进了屋子,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柜子、箱子大开,里面孔大龙的俗家衣服已经消失不见。除了那几件衣物之外,所有值钱的物件和身份证件也跟着一起失踪了。

  “又他么跑路了,老登儿这次又输了多少......”站在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车前子也是一阵的郁闷。这已经不是孔大龙第一次消失了,老道士有耍钱的毛病。只要一输钱他就会消失一阵子,可是过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他总能带着一大笔回来将赌债还清。问他哪来的钱,老登儿都是笑嘻嘻的说是赢回来的。

  车前子虽然不信这种鬼话,不过问了几次都没有问出实话,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现在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老登儿竟然连自己的身份证件都带走了,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就在车前子准备打电话找孔大龙的狐朋狗友,问问老登儿到底输了多少钱的时候,突然在凌乱的桌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爱徒车前子亲启的字样......

  “老登儿这是让我给他擦屁股......”车前子不看也能猜到信里面写着什么,八成就是让自己看好道观,他去想办法化缘还债。

  不过怎么也要知道自己这位老恩师在外面欠了多少钱,躲在哪里了。就在车前子准备拆开信封看一眼的时候,道观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姓孔的你给我出来!说好昨天还钱的,结果老子等了你一晚上!”

  “x你xx的别装死!出来......今天你就算死也要先还钱再咽气......”

  “孔老道你xxx!赶紧滚出来还钱!再不还钱的话,今天开始你这个王八窝就改姓了......”

  道观门口停了七八辆轿车,从里面下来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走在最前面的三个人光着膀子,露出来上半身描龙画凤的纹身。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到了道观门口,一个小混混正要上前踹门的时候,道观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留着寸头的车前子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还没等小混混反应过来,道士手里多了一柄铁锨。对着他的脑袋平拍了下来。

  小混混没想到这个道士敢直接动手,他连躲避的意识都没有,铁锨已经拍在了脸上。“嘭!”的一声,这人哼都没有哼一声,被打晕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见到自己的同伴挨打,其余的混混都不干了。一边咋咋唬唬的叫骂,一边抄出来出来砍刀、铁棒之类的家伙要过来和车前子拼命。

  眼看着车前子就要被围殴的时候,这些混混身后响起来一个被烟酒毁掉的声音来:“你们都给老子住手!临出门的时候老子怎么和你们说的?咱们正大光明来讨债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别动手......”

  说话的功夫,一个皮肤黝黑的光头从众人身后走了出来。见到这个人出现,混混们纷纷让出道来。有了光头刚才这几句话,这些人并不敢造次。

  斜着眼看了看走出来的光头,车前子坐在了大门门槛上。他也不理会对面这些混混,一言不发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磨着那柄铁锨边缘。

  光头明显认得车前子,看得出来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有些忌惮。走到了门前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小兄弟,今天这事不是冲你来的。你也知道你师父那德行,赌鬼托生的。......”说话的时候,光头掏出来一摞欠条来放在了车前子的面前。

  欠条上面是孔老道的笔记,光头一张一张在车前子面前走了一遍,嘴里同时说道:“从过年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我这里拿钱。三千五千的帐我就不要了,过万的一共是十五笔帐。最大一笔二十万,最小的也有四万八。加在一起一共是一百八十八万,看在当初你们师徒俩帮过我的份上,我这个放高利贷的都没敢算利息......老四、三哥你们过来,让这位小师父也看看孔老道欠了你们多少钱。”

  听说老登儿这一家就欠了小两百万,车前子很是有些意想不到。这老家伙怎么欠了怎么多钱?往常顶天了也就输个十万八万,这小两百万,把孔大龙他卖了都还不上。

  这时候,后面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也都走了过来。两个人分别掏出来七八张欠条,上面都是孔大龙的笔记,一个欠了八十九万,另外一个欠了正好五十万。

  看着车前子还是不表态,光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按理说,你对我有恩。前年要不是小师父你,我那个被狐狸迷了的老姑娘差一点就废了。可是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手下的兄弟都等着钱开响,人家也得养老婆孩子,孔大龙也太不像话了......”

  说话的时候,光头又掏出来一张土地证明来和抵押文书。车前子扫了一眼,这个竟然是他所在道观的土地证明,老登儿竟然背着自己把道观抵押了出去。

  看着车前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光头跟着叹了口气,说道:“他从我们手里拿钱太多,拿了还不还,按着规矩我是不肯借的。最后你师父把道观的土地抵给我们了,说好了大上个月还钱,结果一拖就拖到现在......”

  难怪老登儿这些日子一直魂不守舍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车前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当下心里一阵发狠,自己和自己起誓,等着找到老登儿的,让他想到耍钱就哆嗦。

  车前子也不理会这些人,当着他们的面。将孔大龙留给自己信封拆了,掏出来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上面写着:吾徒车前子,为师受原始元尊托梦,准备前往终南山渡劫成仙。现将道观衣统传与你,望你将道统发扬光大,为师我就算渡劫失败,碎尸万段也算无憾了。如遇钱财等俗物烦恼,可去名片所在之地,寻名唤高亮之人解惑。

  最后写着孔大龙的落款,看完之后,车前子气的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老登儿你还有脸说去渡劫成仙,你这样的赌鬼,天雷能把你打成骰子......

  心里骂着,车前子忍着心中怒气将信封里面的一张发了黄的名片倒了出来,那个叫做高亮的男人,正是十年前他跟着师父降妖时遇到的那个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