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十二章 惊动

第十二章 惊动

  看着下面市场很快恢复了平静,孙胖子对跟着自己的调查员继续说道:“看到欧阳主任了吗?他没起疑心吧?”

  调查员说道:“欧阳主任在第七十三号摊位,车前子是生面孔,面对面他也不认识。我找的也不是局里的人,最多他会以为是有人发现了阴司鬼差引发的骚动,不会引到孙句您的身上。”

  孙胖子笑嘻嘻的点了点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哥们儿我就说这小道士不一般,孔大龙真是不识货,就算没有高老大那俩钱,一辈子也能吃香喝辣的......”

  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负责监视鬼市的调查员再次开口说道:“孙句,欧阳主任带着他的人撤了。一共六个人,走的东出口......”

  孙胖子看了一眼手表,一边随后起身换上了工商局的制服,一边对着调查员说道:“不是我说,欧阳偏左他们得了什么宝贝没有?”

  “五室的调查员都空着手,欧阳主任在三号摊位买了一块旧手表,在二十一号摊位买了件夹克。然后一直在各种旧书摊转悠,不过并没有再买下什么东西。”

  听到欧阳偏左空了手,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抄起来桌子上的对讲机,说道:“二十分钟之后,东西两个口开始对冲。划重点——一家都不能拉下......”

  孙胖子说话的同时,还在旧书摊的车前子有些郁闷。自己应该是被孙胖子当枪使了,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这杆枪却一点都摸不到头绪。

  就在车前子犹豫着是不是先去找孙胖子的时候,市场却开始骚动了起来。从大街的东西出口分别冲进来百十来个税务、工商局的稽查人员,以及当地的派出所的协警。这些人出现之后,摆摊的小商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开始慌乱了起来。纷纷推着自己的小车,准备从另外一条出口离开。

  没有想到,对面也有大批的政府人员。也是这条大街缺德,只有东西两个出口,两侧都是居民楼的外墙,想找个地方逃走都找不到。

  要只是工商、税务的人那也没什么,那些巡捕还是惹不得的。不过这些小商贩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只是卖些不值钱的旧货,充其量就是扰乱市场秩序,连无照经营、偷税漏税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教育教育。

  看到这些稽查人员当中,有人和自己穿着一样的制服,车前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挤进人群当中,果然看到了身穿工商制服的孙德胜。此时正举着个喇叭在对着几个有些激动的小贩解释:“不是我说,你们这些人天天这么占道经营还有理了?买卖旧货是没多大罪过,可是你们坑害外国友人,把脸都丢到国外去了?

  上个月,有个老美在这里买了张唐伯虎的春宫。你们好意思撒尿作旧吗?人家捧着古画上了飞机,想在机舱里学习学习,结果一打开整个机舱都是尿骚味。现在这件事闹的太大了,有关部门专门下了文件要严肃处理。一天不找到卖假画的人,你们这个市场一天就别想再开。那个谁,登记所有小商贩的信息......”

  说到一半的时候,孙胖子在人群里发现了车前子。冲着小道士挤了挤眼,随后他将喇叭递给了身边的工作人员。随后走过来将车前子拉到了后边,笑嘻嘻的说道:“哥们儿我就知道你有能耐,等着事情结束回去的,我做东......”

  “不用客气,等着到你头七的时候,和解秽酒一起吃吧。”车前子紧紧抓住了孙胖子的胳膊,盯着他说道:“直接说,说不明白的话也让你住半年的医院......”

  看到孙胖子被车前子制住,跟着他来的调查员就要过来解围。却被孙德胜拦住,说道:“你们忙你们的去,这是我亲兄弟。闹着玩恼了,哥们儿我劝两句的事儿......你们该登记的登记,该没收的就没收......小兄弟,咱们车上说......”

  说着,孙胖子带着车前子上了前面一辆印着税务稽查的面包车。上车之后,他笑嘻嘻的对着车前子说道:“哥们儿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事情急又来不及和你说,只能委屈小兄弟你了。你先把手松开,我和你说......”

  说话的时候,孙胖子看了一眼手表,随后指着的市场说道:“看到这个鬼市了吗?当地人也叫做早市。别以为就是买卖几件旧货、破烂的,里面的水深着呢......别看规模不大,就这么一条大街,可是清末那会有九河的时候就有这个鬼市了。

  什么买卖旧货都是幌子,鬼市里面分着阴阳。多了不敢说,起码十分之一摆摊的都不能叫做‘人’。

  这里有卖冥器的,还有买卖一些法器和典籍的。不过因为从来没有干过出格的事情,高老大时期一直就是睁只眼、闭只眼,这里也算是民调局都插不进手的法外之地了。当初处理很多事件的线索还是在这里找到的......”

  孙德胜对鬼市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在来九河的路上,他通过电脑查找了当初老民调局时期留下来的资料。想不到这里的水深到了连高老大都不敢轻易动的程度,难怪杨枭会找到自己。换另外一个人(类似杨书籍),还真办不下来。

  听着孙德胜磨磨唧唧的诉说,车前子脸上流露出来不耐烦的神色,他直接打断了孙胖子的话,说道:“这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为什么把我带过来?问的是这个,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好好想想......”

  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包车外突然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孙句长,聊聊?”

  听这声音耳熟,车前子不由自主的转头向着窗外看去,就见那个有些驼背的馄饨摊主站在车门外。虽然话是冲着孙德胜说的,可是说话的时候驼背老板却不看车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闹哄哄的鬼市方向。

  “聊聊就聊聊......”孙胖子嘿嘿一笑,他也不开车门只是摇下了车窗。隔着车门继续说道:“距离天亮还早着呢,还以为你们再过个把小时才能来找我。赶紧聊吧.,我事儿多....”

  “你们这次闹得大了,高亮在世的时候可不敢这么搞。鬼市里面有大人物,闹僵了对谁都不好。”驼背继续盯着鬼市,顿了一下之后,缓和了语气继续说道:“我们和孙句长之前没打过交道,为了表示诚意。这是一点小意思.....”

  说话的时候,他手里变戏法一样出现了个小小的檀木盒子,将它交到了孙胖子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对孙句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最近下面出货,我们耽误不起。过了这几天,还有一份心意......”

  他的话还没说完,孙胖子已经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珠子,在黑漆漆的环境当中,竟然散发出来幽幽的光亮。

  车前子再没见识,也知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夜明珠了。心里正在惊诧的时候,就见孙胖子笑呵呵将珠子塞进了他的手里,说道:“拿回去给孩子玩,这玩意儿我那有的是。不是我说,要是觉得个头太小,找你嫂子换去......”

  这几句话说的,车前子再看孙德胜也没有那么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