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十五章 功亏一篑

第十五章 功亏一篑

  “那就看你们要什么了。你自己开价......”孙胖子掏出来香烟,分给了车前子一根,自己也点上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既然知道我是孙德胜,那也该知道天底下孙德胜弄不到的东西,不多......”

  老头子也知道孙德胜的能量有多大,他现在虽然不是民调局的句长,可依旧是民调局的老大。更何况这个胖子背后的靠山,那可是连阎君都不敢得罪的人物。而且那件宝贝在自己手里存放的越久,危险就越大。加上孙德胜这么一闹,如果不尽快将它出手的话,会许会给自己带来塌天的大祸。

  犹豫再三之后,老头子对着孙德胜说道:“好,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石龙血三滴,冥府前辈钟判的生死谏,加上一万两黄金,孙句长,这个价钱真是良心了......”

  孙胖子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价钱是不是良心,哥们儿我真不知道。不过这些宝贝我是一件都没有——别着急翻脸,你先听我说,石龙血和生死谏哥们儿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至于那一万两黄金,你知道现在金子多少钱一克吗?一万两那就是五十万克,两亿多人民的币。好嘛,哥们儿一个月才挣八千......”

  听着孙德胜开始胡搅蛮缠,老头子气的开始哆嗦了起来。好不容易克制住弄死这个胖子的想法,他压着怒气说道:“孙句长打得一手好算盘啊,这也没有,那也没有的。你们俗世的黄金都拿不出来,那还要我开什么价?大不了我把广元冥鉴送还回去,不卖了——骆驼,送客......”

  听到了老头子的召唤,一直守在门口的驼背走了进来。对着孙德胜和车前子说道:“两位,时间不早了,请回吧.....”

  “着什么急?哥们儿我不像你们,有的是时间。”孙胖子不理会驼背,笑呵呵的对着老头子说道:“不是我说你,你们这样是做买卖吗?许哥们我漫天还钱,就许你们就地要价。石龙血和生死谏真没有,回去哥们儿把民调局的大楼卖了,兴许能凑齐一二千的金子。你再想想别的宝贝,比石龙血和生死谏更值钱的。放胆子说,只要民调局有的,哥们儿我绝对不还价......”

  孙胖子说的也有些道理,兴许民调局真没有那两件宝贝。老头子犹豫了一下,说道:“一百根凤凰翎和玄武壳......”

  “没有,再换一个。”

  “......万里江山图的内谏,加上佛陀抄写的法楞经。”

  “哥们儿都没有听说过,再换一个。”

  “点苍石胆......”

  “这什么玩意儿?和牛黄是一样的东西吗?要不你再换一个?”

  老头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气的满脸通红。抄起来手边的水桶,对着孙德胜砸了过去。嘴里骂道:“换你奶奶个攥!滚蛋!孙子你再敢在我面前喘气,我就让你这个混蛋魂飞魄......”

  他还没有骂完,刚刚扔出去的水桶按着原路线又飞了回来。老头子做梦也想不到孙德胜敢还手,没有防备之下,水桶正好砸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砸的他鼻血直流......

  老头子是冥府的一个大人物,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这次是借了一个活人的皮囊上来的。本事大大的打了折扣,不过就是这样,也不应该是这个结果啊。他抹了一把鼻血,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扔水桶过来的是孙德胜身边的年轻人。

  “小畜生你敢动手?”老头子大怒,正要掐法诀将这个年轻人形神诛灭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一手攥住了老头子的手指,随后一巴掌扇在了老头子的脸上,骂道:“老畜生你敢还手?谁教你的臭毛病......”

  老头子什么时候遭过这样的罪?一巴掌打的他顺着嘴角流血。自己的手指被年轻人死死攥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竟然都挣脱不出来。

  挨了一个嘴巴之后,老头子反倒清醒了不少。打自己的不是一般人,说不定这是孙胖子背后那个靠山假扮的。不过挨了打,总要说几句狠话。他盯着车前子说道:“有本事你把名字说出来,敢不敢说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说话的时候,车前子一拳打在了老头子的鼻梁上。随后没等他反应过来,又用膝盖顶在了老头子的挡上。老头子再叫已经不是人动静了,他一只手扶着档,身子哆嗦个不停。

  就是这样,车前子也不算完。一只手揪住了老头子的‘档’,随后大头朝下将他砸在了地上。随着一声闷响,老头子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身子止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两个人动手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孙德胜和驼背反应过来要拉架的时候。胜负已分,车前子完胜这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

  “知道你们惹了多大的祸吗?你们俩等着......”驼背趴在了老头子的身前,带着哭腔抹撒着他的前心后背,嘴里不停的说道:“老人家醒来......老人家醒来......”

  这时候,棚子外面再次响起来鸡叫的声音,随后外面开始慢慢出现的亮光。棚子里面的老头子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张嘴大哭了起来:“疼死我了......我这是在哪啊......疼啊......救命啊,送我上医院......”

  老头子在说话的时候,语气、语调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驼背见状,急忙背起来他跑到了棚子外面,看样子是要送到医院急救去了。

  孙德胜也没心思去管老头子了,他一把拉住了车前子,说道:“兄弟,我知道你是为了替哥哥我出气。可是刚才那一下也没打着我啊,你再忍一口气,咱们就得手了......鸡叫之前他们肯定慌乱,不是我说,到时候哥们儿让他倒贴着把广元冥鉴送过来......”

  “我就受不了这样的老登儿,有没有你,我都要掂他一顿。”车前子冲着老头子刚才所在的位置啐了一口,随后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继续说道:“看见没有?五岁的时候被这样的老登儿大的。他孙子欺负我,我还手了。老登儿就用马扎来了一下,再深一点我这只眼睛就瞎了。从此之后我见到这样的老登儿,见一次掂一次......”

  “反了他了!兄弟这事不算完啊,回去的,哥哥我给你出气。”孙德胜这次明白车前子怎么突然发飙了,广元冥鉴没到手虽然有点可惜,不过面前这个小道士可比冥鉴金贵多了。这可是高亮留下来的宝贝。

  “我师父替我报仇了,当天晚上他就点了老登儿家的房子。”车前子回了一句之后,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孙德胜,当下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是我耽误你的大事,咱们今晚再过来......”

  “晚了......”这时候,棚子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一头白发的杨枭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地的狼藉之后,老杨冲着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让给欧阳偏左。大圣,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等一下!我记起来了,你在医院打我来着。让我生不如死的,是你吧......”

  听到小道士回忆了起来,杨枭二话不说,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鲜血在了面前形成了一道血雾,随后整个人扎进了血雾当中,在车前子的面前,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