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十章 饵

第二十章 饵

  “鸦什么鸦?孙胖子你再大点声,把周围的阴司鬼差都招来。”这个叫做鸦的男人,有些心虚的捂住了孙德胜的嘴巴。看了一眼车前子之后,继续说道:“还亲兄弟,就算真有兄弟,也被你克死在你妈的肚子里了......”

  看着鸦小心翼翼的样子,孙德胜笑着说道:“我兄弟的事情以后在你和详细说,不是我说,你就把他当成哥们儿我。”

  “两个孙德胜?那谁受得了?别逗了你......”鸦打了个哈哈之后,压低了声音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不是说他也来吗?孙德胜,那个人哪去了?你不会是用他的名字,把我旷出来的吧?”

  “真不是,郝主任晚上临时有点事情,来不了,请我代表了。他好着呢,今天我们聊天的时候还聊到你了。”孙德胜抄起来茶壶,给鸦斟满一杯茶水之后,继续说道:“他还说你之前不会说话,会在下面被欺负。哪能想到哥们儿你现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开头话匣子就止不住。不是我说,上次在无边......”

  “别说那四个字......”刚刚听到孙德胜说出来无边两个字,鸦就变得紧张了起来。他也顾不上那个姓郝的男人了,直接打算了孙胖子的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次你们走了之后,我就被流放了。那里没有时间、空间概念,在白茫茫的世界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走了都不知道多少年,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怕发疯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后来和自己说相声,给自己捧哏......”

  看起来鸦和孙德胜还一起经历过其他的事情,只是那次经历对鸦来说并不愉快。孙胖子听了之后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难为你了,早知道这样,哥们儿我就请吴主任下去捞你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从无——那里出来的?”

  “下面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大批的往上调阴司。最后阴司不够用了,就把我这样的阴司从流放地召回了。”鸦说到这里的时候,正赶上服务员上菜。他闭上了嘴巴,一直等到酒菜上齐之后,这才再次说道:“不过我现在不受待见,机密的事情也没人告诉我。”

  “不说这个了,先干一个......哥们儿你尝尝这个老燕京佛跳墙里面的酸菜、冻豆腐,不正宗归不正宗,味道正经没得说。”孙胖子一边给鸦布菜,一边继续说道:“那你在下面就没听到有关九河的事情?”

  “九河?九河鬼市?”鸦立即反应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倒是听过几耳朵,不过提到九河鬼市的阴司,见到我之后便不再说这个。好像是有意的在隐瞒我......孙大圣,看在那个人的份上,九河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不插手,不插手......”孙大圣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亲自给鸦倒了一杯茅台之后,继续说多袄:“再说说广元冥鉴,这个宝贝当年是怎么失踪的?”

  “什么广元冥鉴?新出世的宝贝?怎么还失踪了?”鸦皱起了眉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继续说道:“孙德胜,这不是你耍的什么花招吧?这要是不成功的话,可千万不要连累到那个人......”

  “放心,就算哥们儿我这次真搞砸了,也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孙胖子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笑嘻嘻的应付了鸦几句。随后悄无声息的掏出来的手机,藏在桌子下面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鸦吃了一口菜,又喝了一杯酒之后,站起来告辞说道:“行了,多谢你的款待了。什么时候孙德胜你好日子到了,在下面我请你......我不能在上面停留太长时间,和那个人说一下,我在下面很好,他不用担心......”

  说完之后,他紧紧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随后低头从包间里面走了出去。孙胖子也不相送,和车前子目送着鸦离开了包间。

  看着鸦走后,车前子开口对着孙德胜说道:“这个鸦也是个有故事的?他说的那个人是谁?不会是郝文明主任吧?”

  “这个也是以后再和你详说,九河鬼市的事情还没完,咱们先办正事。你嫂子收了哥哥我的卡,得先找个人来买单......”孙德胜说完之后,也不避讳车前子,掏出来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对方接通了电话之后,孙胖子笑着说道:“老黄,好久不见了。哥们儿刚从镁国回来。想着找以前的老兄弟聚聚,来老燕京海鲜城啊。我做东,咱们吃点正宗的老燕京海鲜......怎么?你不在国内?那张之言和大棋棋呢?和你在一起啊......”

  车前子看出来,孙胖子这是在找人过来结账。干架的事情他干的多了,可是等着叫人来结账还是第一次。就在车前子犹豫自己是不是先从窗户跳下去的时候,包房大门再次打开,白头发的杨枭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到车前子之后,他急忙解释道:“不要动手,医院的事情是个误会。再说如果不是我的话,你还得在病床上躺半年......孙大圣你帮我拉住他,现在不是那天晚上了,真动手的话你知道谁吃亏......”

  杨枭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车前子面前,说道:“兄弟,你别着急动手。是不是想不起来他弄伤你之后的事情了?不是我说,现在的你真不是老杨的对手。让他先说,那句话说的不好,咱们哥俩一起上......”

  当初让杨枭躺在医院icu病房里的是车前子身体里的神,如果只是对上车前子的话,那绝对不是杨枭的对手。不过那次对老杨的冲击太大,杨枭还是不敢轻易的对着这个小道士。

  和孙大圣说的一样,车前子的确记不清杨枭让自己生不如死之后的事情了,好像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虽然干架不要命,却不傻。见识过老杨一猛子扎进血雾里消失的本事,真动手的话,自己或许真不是对手。当下勉强忍下了这口气......

  看到车前子被孙大圣压了下去,杨枭这才松了口气,站在桌子对面,对着孙德胜说道:“听说你还在调查九河的事情?出货的是回去了,广元冥鉴也没有露出来。大圣你有办法把它调出来?”

  “老杨,你想的简单了。”孙德胜冲着杨枭笑了一下,随后指着满桌的菜肴说道:“看到这桌子菜了吗?写的是老燕京海鲜,可是哪有一道菜能和老燕京沾上边?这和九河的事情一样,民调局的几个主任都听说了九河推广元冥鉴。可是真能这件事真能和广元冥鉴沾边吗?”

  杨枭沉默了片刻,品了品孙德胜的话,再次说道:“什么意思,你直接说......”说话的时候,老杨掏出来自己的钱包,扔在了孙德胜的面前,继续说道:“我听到你找黄燃了,他就算能到,也是个把月之后的事情。我替他买单,你直接说吧......”

  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其实吧,老杨你是个聪明人,八成也猜到了。压根就没有什么广元冥鉴,那就是个饵,用来钓大鱼的香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