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十四章 私人的生死薄

第二十四章 私人的生死薄

  黑衣人的大衣领子竖了起来,头上带着一定黑色的帽子,人又站在黑影当中,完全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老头子见到黑衣人出现之后,急忙走过去,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孙德胜正打算客气两句的时候,鬼市当中又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其他的人。

  现在刚刚过了十二点,原本还要再过几个小时才会有摆摊的过来。不过就在黑衣男人出现之后,顺着街道的上下出口,不断的有推着小车,用油灯照明的摊贩走了过来。

  这些人好像看不到孙德胜他们一样,各自低着头开始在黑衣人的附近摆下摊位。与此同时,又出现了不少来逛鬼市的人。买卖加在一起也有百八十号人了,这些人人手一盏油灯,装模作样的在讨价还价,不过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来他们都是保护面前这个黑衣人来的......

  孙德胜看不清黑衣人的相貌,他手里也没有鬼市进场时必须的油灯。当下只能打开手机的照明灯,对着黑衣人照了过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黑衣人身上好像有什么可惜吸走光源的物质一样。光线到了他的面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等孙德胜说话,一边的车前子忍不住先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真觉得丢人的话回去自杀,转世投个胎再回来。我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不敢见人的......”

  这两句话说出来,聚拢在黑衣人身边的‘人’也不装了。他们纷纷转过头来,目光凶狠的盯着满脸不在乎的车前子。

  “你这孩子咋说话呢?人家不懂礼貌,你也不懂?你就不能学点好的?”孙胖子笑嘻嘻的‘骂’了车前子一句,随后他冲着黑衣人说道:“哥们儿我这兄弟刚刚从乡下出来,没见过什么市面,有什么都看我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黑衣人扭头看了一眼,随后对着那些买卖双方的人说道:“都回去......我很安全,不需要你们在这里显眼......”

  听到黑衣人要赶走这些人,一旁的老头子急忙说道:“这是上面的意思,他们如果私自回去的话。那一定会加以严惩的,您看在......”

  “好了,他们想待在这里就待着吧,啰嗦......”黑衣人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之后,又转头对着孙德胜说道:“我和你一样,别看地位高,也是身不由己。没办法,他们还要靠着我,我倒了,他们也就完了......”

  黑衣人说话的时候,老头子指示着让人搬过来了一套四人桌椅。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手下人说道:“这里不需要我的座位,留两张椅子就好......”

  “三张椅子,给我兄弟留一张。”孙德胜笑呵呵的打断了老头子的话,随后拉着车前子坐在了椅子上。对着黑衣人说道:“不是我说,既然你肯出来。那就坐好被哥们儿我认出来的打算,何必又藏头露尾的?是吧?”

  “说的有道理,不过这是我们冥府之人外出的规矩。规矩就是规矩......”黑衣人坐在了孙胖子的对面,坐好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孙句长你是为什么来的。那咱们可以谈谈正事了......”

  说到这里,黑衣人对着老头子做了个手势,随后老头子转身走到了一个摊位前,从里面捧出来一口大箱子,随后亲自放在了三个人面前的桌子上。在黑衣人的示意之下,他将箱子打开,把里面的宝贝拿出来,摆在了孙大圣和车前子的面前......

  箱子里面是两件物品,第一件是一柄石头打造的长剑,这柄石头剑的剑身上都是伤痕,脏乎乎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神兵利器。第二件是一个小小的卷轴,车前子和孙德胜都在照片当中看到广元明鉴,这件卷轴肯定不是明鉴,不过能摆在他们面前的,也不会是一般的货色。

  见到宝物都拿了出来,黑衣人亲自介绍道:“这算是下面两件旷世之宝了,石剑是当年大方师划定阴阳两届用的法器。上斩阳下斩阴,阴阳两届当中也是顶级的法器了。至于这本生死簿嘛......”

  说话的时候,黑衣人又亲手打开了卷轴。老头子随机举着油灯,让孙德胜看到上面写的内容——孙德胜,男,丁已年壬子月丙午日未时生人。父孙甲武母何彩华......

  看到孙德胜看到了生死簿上自己的名字之后,黑衣人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是孙句长您的生死簿,现在交由您自己处置。自从冥府开府以来,从古至今自己保管生死薄的,您是第一人......”

  黑衣人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已经收好了卷轴,随后揣在了自己的衣服里。可能觉得东西也太贵重,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又将卷轴塞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随后哈哈一笑,对着黑衣人说道:“你不给我定世笔,不给转轮墨,把这玩意儿给哥们儿我,还不就是一件摆设吗?怎么?你让我看着上面的寿数,天天在家里等死?”

  “和孙句长说话就是痛快,不用绕圈子。”黑衣人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杨枭,你把他给我,我就给你定世笔和转轮墨,生死簿任凭你修改,天罚自然有冥府来顶上。怎么样?孙句长,一个杨枭可以换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寿数......”

  “老杨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不是我说,你们给的价高了。他也就值个五十年......”孙德胜笑了一阵,随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过哥们儿我没有把他交出去的打算,我家姑娘和他老婆是拜把子姊妹。他老婆来我家闹,我姑娘再跟着又哭又闹的。你是不知道女人有多麻烦......那什么,这石头剑还给你,我的生死薄就带走了。上面写着哥们儿我的大名,一直让你们保管也不好意思......”

  孙德胜的反应,黑衣人并不吃惊。他也没有阻拦的意思,一直微笑着看孙胖子把话说完,这才开口说道:“那就有点麻烦了,原本想着孙句长你能把杨枭交出来。现在看起来是不大可能了,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你们两位留下,让民调局把杨枭交出来,换你们二位。”

  这句话说出来,在老头子的带领下,身后百十来个人全部压了过来。车前子见状不好,先发制人站了起来,回身抄起来自己的椅子,对着黑衣人砸了下去。他干架的经验丰富,现在对方人多,那就擒贼先擒王,制住了这个带头的,不怕其他人不投鼠忌器不放他们俩走。

  没有这一下砸下去的同时,黑衣人已经伸手抓住了椅子腿。随后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中爆发,“轰!”的一声直接将椅子炸成了粉末。车前子被这股力量掀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吐了口鲜血之后,这才掉在了地上。

  看到黑衣人的护卫一哄而上,要对车前子不利,孙德胜急忙对着黑衣人说道:“我这兄弟的后台你惹不起,你的后台也惹不起。不是我说,他在这里掉了根头发,下面都要天翻地覆。不信你就试试......民调局几百个人,偏偏我就带了一个车前子,你猜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