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三十六章 朋友与兄弟

第三十六章 朋友与兄弟

  车前子下来的时候,熊万毅那边便有些不对劲了。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一直不停的向下面纵深处张望。随后嘴里开始叨叨念念起来。

  熊万毅也是民调局的老人了,从最基层的调查员一路做到了二室主任的位置。没有理由会犯被冲体这样的低级错误,而且他本来办事就有点神神叨叨的,孙德胜他们俩的注意力都在慢慢下落的车前子身上,并没有留意熊主任的变化。

  在车前子到达下面之前,熊万毅开始向着纵深处走去。孙德胜和西门链发现了他的不对头,不管怎么召唤,熊玩意儿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范围。

  看到下面不对头,孙德胜急忙命人要将车前子拽上来。可惜晚了一步,武敬战士拉绳子的时候,小道士已经落地了。此时的车前子也开始有了怪异的样子,他好像看不到头顶上的人一样,大喊大叫了几声,便跟着熊万毅离开的方向走了下去。

  见到不好,中队长立即让手下的战士多接了几股绳索,他们几个人一起到了下面。一路上发现了几个晕倒的武敬战士,看样子中毒不深,中队长急忙让人将他们抬了上去。下面只有一条路,一直走下去很快便发现了车前子的人影。

  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人收拾了一下,举着手电筒一路向前寻找熊万毅的线索。面前是一条土甬路,也看不到其他的岔路,只要一直往前走,总会找到熊玩意儿的。

  一边往前走,西门链一边对着车前子说道:“小兄弟,你是怎么发现老熊是假的?你们才认识几天?就算换我们二室的调查员,也未必能发现什么破绽。”

  车前子有些卖弄的说道:“你们当我傻啊,那个假的说什么里面有巫妖王。别以为我们出家人就不玩游戏了,魔兽世界我也是满级的萨满。还巫妖王呢,带上霜之哀伤了吗?”

  听了车前子的话,西门链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他和孙德胜对了一下眼神之后,低声对着面前的胖子说道:“你兄弟真不知道楼兰巫妖王的事情吗?你没和他说......”

  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不过毕竟是在这么安静的环境当中,车前子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他吐了吐舌头,说道:“还真有巫妖王这个东西?我还以为是魔兽世界里瞎编的。那什么——姓熊的运气好......”

  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前子的身上已经出了冷汗,下面的气温寒凉,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放心吧,之前大和尚给老熊算过命,虽然没说能活多久,不过也说明白他是被自己家孩子气死的。不会死在这里的......”孙德胜笑呵呵的岔开了话题,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准头笑着对车前子说道:“不是我说,兄弟,要是刚才那个假的装扮成哥哥我,你还会和对老熊一样下手吗?”

  “那不能啊,咱们俩是哥们......”说到这里,车前子顿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的冲着孙德胜说道:“我怎么也会少捅你两刀......”

  听到了车前子的话,西门链忍不住笑了起来。孙德胜一脸无所谓的对着他说道:”大官人,你以为是个人都能少挨两刀?那也就是哥们儿我了......好兄弟,哥哥没白疼你。回去之后哥哥请你吃鱼翅席,再介绍几个外地朋友给你认识。”

  听着孙德胜说的这么热乎,车前子也给他出了道难题:“鱼刺不鱼刺的,以后再说。我也有件事要问问你,胖子你说咱们是兄弟了,那刚才你弟弟我真把熊万毅那啥了,你会不会到笆篱子里面看我?指望我们家老登儿是指望不上了。”

  孙德胜转头看着车前子,没有丝毫的犹豫,说道:“你说的啥话?哥们儿我是当哥哥的,怎么能亲眼看着你进去?你真那啥了老熊的话,我帮着你把他埋了......大官人你不要这样看我,大家伙都一样,不是我说,就算是你弄死了熊玩意儿,哥们儿我一样帮你把他埋了......”

  “大圣,你一点都不紧张吗?”西门链没接孙德胜的话,他用手电筒照射了周围的情况之后,继续说道:“老熊现在生死未卜,前面是什么也不知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吗?我说句实话,这不是我们二室接的活。弄不好我们三个谁也回不去。”

  “大官人,你这就不如我们家辣子了。前些年我们哥俩什么没遇到?比这里严重多的也遇到过......”孙德胜说话的时候,面前的视野突然开阔了起来。面前出现了一个好像广场一样的所在。

  广场中心的位置堆积了好像小山一样的碎石块,对面应该有个出口,不过已经被坍塌的石头堵住了。看样子这里就是报告当中坍塌的位置了,没有了出口,那熊万毅哪去了?

  因为之前假熊万毅的事件,孙德胜、西门链和车前子三个人不敢轻易分开。当下,他们三个在广场当中转了一圈,想要发现暗门、密道什么所在。可是这里都是一层厚厚的尘土,真有什么暗门、密道的,从尘土的变化当中一眼就能看出来。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哪里有暗门和密道。

  “别走了,老熊来进来过......”说话的时候,孙德胜用手电筒照射了一圈地面,随后继续说道:“就说这么尘土都是坍塌之后堆积的,老熊进来总要留下脚印把?你们看看哪有什么脚印?

  西门链看了一眼,果然和孙德胜说的一样。不过他很快又发现了新的问题,说道:“大圣,那也不对......没有老熊的脚印,怎么也没有那些救援人员的脚印?不是说下来两次吗?还救走了好几个人,那就说不通了......”

  “这里有古怪......”孙德胜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过来的方向,随后对着西门链说道:“大官人,你给你们家老熊打个电话。他要是就在附近的话,手机应该会响......”

  车前子听到之后,又看到西门链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小道士一脸的不以为然,说道:“胖哥哥,你又在胡说了,咱们现在地下一百多米,这样的地方会有信号?这么明白的事情,三岁小孩儿......”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被石块封堵住的位置响起来了一阵手机铃声。在空旷的位置显得更加清晰......

  “我的亲兄弟,局里的好东西不少,回去之后哥哥我给你弄一套。”孙德胜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手机铃声响起的位置,他嘴里一边继续向车前子解释,民调局电话还有对讲机的功能,最要对方在附近,没有手机信号一样可以通话。一边对着西门链做了个手势,随后举着手枪和大官人一起,向着对面走了过去。

  他们俩有所行动的同时,孙德胜失忆车前子就等在这里,不要跟上来。不过小道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紧紧握着短剑,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小心翼翼的向着乱石堆走去。

  孙德胜走到了距离乱石堆十来米的位置,便停下了脚步,随后对着车前子低声说道:“大官人你上,哥们儿掩护......”

  西门链早就习惯了孙德胜这一套,他回头瞪了孙胖子一眼之后,慢慢的走到了乱石堆前。这时,里面的手机铃声突然停止,随后乱石堆好像开水一样,不停的从里面冒出来大小不一的石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