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三十九章 机关

第三十九章 机关

  眼看着人影就在眼前,车前子怎么肯让他跑掉。当下小道士一跃而起,从背后将人影扑倒。随后举起来手里的短剑,对着他的面前猛扎了下去。这一下要是镦上了,能把人影的脑袋钉在地上。

  就在车前子下手的前一刻,突然看到了人影的相貌,竟然是失踪了的熊万毅。再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只能将剑尖稍微的错开了一点,剑刃贴着熊玩意儿的脸皮,钉在了地面上。还是将他的脸色划开了一道口子......

  也是车前子这一下用力过猛,短剑钉在地面小半截。他正要将短剑拔出来的时候,熊万毅已经将小道士掀了起来。正准备对他下手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了一声枪响,这才将熊主任惊走。

  “胖子!是熊玩意儿。他被什么冲体了,古怪古怪,按道理说冲体的玩意儿应该怕老子我啊......”车前子爬起来,一边将短剑从地上拔出来,一边对着雾气当中的孙德胜继续喊道:“这个不像是假的,你自己小心一点。”

  听到了车前子的声音,背着西门链的孙德胜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二人在迷雾当中相遇之后,孙胖子问清楚了刚才的情形之后,说道:“老熊真是被什么东西冲了体,他也是民调局的老人了,还能吃这个亏......不是我说,兄弟你要小心一点了。那个冲体的是让咱们投鼠忌器,知道是老熊了,咱们不敢下死手......”

  “不敢下死手的那是你,我和熊玩意儿又不熟。”车前子故意的调大了嗓门,对着空气继续说道:“老子在民调局里就敢往死里揍他,有一就有二。要是姓熊的命不好就这么走了。这笔帐也只能算在冲他体的那个王八蛋身上。胖子,我真失手那啥了熊玩意儿,你会帮我处理后事吧?”

  “那可不?实在不行就挖个坑把他埋在这里,就说人失踪了......”孙德胜顺着车前子的话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二室的人也快到了,还有六室的帮手。吴仁荻吴主任——吴勉也会到!到时候看看是谁在幕后搞鬼。”

  说到吴勉两个字的时候,孙德胜故意的加大了调门。这是吴主任曾经用过的名字,如果对头有点来历,十有八九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和他预想的不大一样,报出了吴主任的字号之后,却没有等到什么回应,看起来幕后这个人不是没有听到过吴主任的大名,就是不把他当回事。

  见到对方没有回应,车前子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姓吴的也吓不住人啊。现在想办法出去吧,这雾气昭昭的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啊,你有招出去吗?”

  “你就跟着哥哥我走吧,兄弟,你的运气好。要是赶上吴主任的话,他连左右都分不清楚,更别说从这里走出去了。”说话的时候,孙胖子拉着车前子的手,在浓厚的雾气当中径直的向前走去。如果小道士能看到孙德胜现在样子的话,会看到这个胖子已经闭上了眼睛,就靠着感觉往前走。

  也不知道孙胖子凭着什么手段,一直往前走了十几分钟之后,雾气就开始慢慢变淡。等到可以分辨出来周围的景物之后,车前子发现在他们走在一条宽大的通道当中。通道两侧的墙壁上都描绘着壁画,可惜因为湿气的缘故,壁画已经模糊到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

  又向前走了五六分钟,雾气差不多完全消散干净,前方出现了两面巨大的石门。石头大门已经被人打开,露出来一道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缝隙来。看在门口滴滴答答的血迹,看样子这道门就是熊万毅刚刚打开的。

  已经到了这里,更加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当下,孙德胜、车前子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门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之下,他们俩这才顺着缝隙走进了门内。

  大门里面则是个好像藏书阁一样的所在,里面差不多一个篮球场大小,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书架子。上面摆放着各个年代的典籍,有一卷一卷的木简竹简,还有写在动物皮上的皮书。还有很想像地府生死薄的卷轴。最多的是纸张编写的典籍,加在一起足有上万套。

  外面的壁画都模糊了,可是这些典籍却没有一点毁坏的样子。孙德胜随手翻看了几本典籍,他到不是看里面的内容,只是查看了里面字迹的保存程度。看样子这都是要进民调局的宝贝,不能有什么差错。

  车前子也学着孙德胜的样子,翻看了几本典籍,里面的字他根本就看不懂。当他又把典籍重新放回到了书架上,说道:“这就不是人看的东西,胖子,上面说的什么?”

  “哥哥我要是看得懂,早就得道成仙了。”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将还昏迷不行的西门链放在了地上。随后一边举着手电筒到处查看了一番,一边对着车前子说道:“大概就是叫人成仙得道,或者长生不老的办法。可惜哥们儿我没有那个慧根,这个得五室的欧阳偏左。或者六室的人才看的明白。”

  这两句话鼠说完的同时,孙德胜也找到了‘藏经阁’的出口。在一个铸铁的书架后面,藏着一扇黑色的暗门。要不是暗门前的血迹,还真不容易找到。

  车前子也看到了暗门,正要过去开门的时候,冷不防孙德胜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太顺利了,兄弟,你伤了老熊的脸,被伤他的手吧?只要是扇门,他就要留点记号?你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回身在西门链的身上摸索了起来。最后找到了一小节香,他将香点燃之后,看着淼淼青烟飘了起来。围着书架子绕了一圈之后,开始慢慢的渗入到了那扇暗门当中。

  看到这个场面之后,孙胖子对着车前子说道:“这个叫做测术香,如果有人用法术摆了机关的话,香气就会渗进去。你看这个渗法,估计一开门咱们哥俩谁都跑不了。”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转头,举着手电筒照向青烟完全‘不感兴趣’的位置。

  最后在几个装有竹简的麻包傍边,发现了地上铺的青砖有些古怪。青砖和青砖之间的缝隙有点过于干净了......

  车前子也发现了这里,他和孙德胜商量了一下之后,小道士用短剑的剑尖撬开了一块青砖,想不到这块砖头连了周围七八块,竟然是一个暗道的暗门。

  随即,孙德胜举着左轮对着暗道入口,车前子用力将青砖伪装的暗门掀开。下面果然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就在洞口被打开的一瞬间,下面再次传来了那个金属一样的声音:“我真是对你们俩刮目相看了,别急,慢慢来,我在下面等着......”

  孙德胜没等这个人把话说完,对着暗道里面就是两枪:“啪啪......”枪声过后,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说道:“真是好手段啊,把这么法器和火器打造在了一起。用的还是上好的法器,真是奢侈......不过里面的枪丸子有数吧?你都打光了,法器是不是就变成废铁了......”

  孙德胜说道:“子弹哥们儿我有的是,不管是不是打光了,指定给你留一颗。不是我说,我不怕你拖时间,拖的越久,吃亏的越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