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六十九章 蜈蚣

第六十九章 蜈蚣

  脸皮被撕落下来的男人并没有马上丧命,张牙舞爪的在身边乱抓,抓住了身边一个被吓傻的疤脸同伴。那团黑影瞬间又跳到了这个疤脸的脸上,此人被吓的呆住了,竟然都没有做出来反抗的动作......

  眼看着刚才一幕就要重演的时候,一起抬棺材盖的大胡子艾登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黑影,将它从疤脸男人的脸上拽了下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疤脸的大鼻子被整齐的‘割’掉,面部中心只剩下一个不停流血的窟窿......

  这时候已经没人去理会疤脸男人,十几道手电照射过来,众人这才看到艾登手上是一只卷曲起来的蜈蚣。

  这只蜈蚣差不多有一尺多长,乌黑油亮,被手电光芒照射之后散发出来妖冶的光芒,两侧的手足竟然好像刀刃一样,薄且锋利。看样子第一个着道的人就是被这好似刀锋一样的手足旋掉了整个面皮和骨头......

  艾登手上带着金属编织的手套,蜈蚣虽然拼命的扭动挣扎,刀刃一样的手足甚至打出来一道一道的火花,无奈还是伤不了这个大胡子。可是艾登想要弄死这只蜈蚣也不容易,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将它掐死。没有黄然没有开口,艾登不敢尝试类似能不能烧死这只蜈蚣......

  见到大胡子死死的攥住了蜈蚣,其他的外国人这才敢凑过来。

  “这是当年合欢道掌教亲自炼制的五毒,死后也要它合葬。艾登你要小心不要被它咬到,这条地龙身上带着毒腺......”见到艾登控制住了场面之后,黄然这才带着蒙棋棋走了过来。他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蜈蚣,随后又走到了被打开的棺椁前。

  看到了棺椁前面摆放的灵位之后,黄然继续说道:“到底是合欢道第三位掌教鲁禹州,炼制出来的五毒非同小可,可以休眠几百年而不死,苏醒之后马上就有这么大的力量......要是它没有休眠百年,我们想要制住它,还要再费不小的力气。”

  “老黄,再有这么样陪葬的玩意儿,麻烦你提前说一下......”这时候,孙德胜拉着车前子也走了过来。孙胖子不敢太靠前,只是远远望了一眼蜈蚣的样子之后。便对着黄然继续说道:“不是我说,这棺材里面还有没有了?还有其他的棺材呢?每口棺材里面都蹦出来一条蜈蚣可受不了。”

  黄然解释道:“我也没有想到棺椁里面会有这样的东西,之前虽然听说过合欢道炼制五毒,掌教与五毒合葬的事情。不过当时以为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和毒物一起合葬。你们要小心了,或许其他的棺椁里面还有类似这样的毒物......”

  黄胖子一边说话,一边来到了被打开的棺椁旁边,小心翼翼向里面看了几眼。确定了再没有这样的大蜈蚣之后,才再次开口说道:“这样的毒物难以炼制,经常是数位掌教合炼一只。我们的运气不好,第一口棺材就遇到了......”

  说话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受伤的两个人。脸皮被削掉的男人已经断了气,掉了鼻子的疤脸男人虽然保住了命,不过也无法将鼻子接回去了。而且他流血过多,不赶紧送上去救治的话,恐怕这个疤脸也活不了多久。只是已经见到了黄金,没了鼻子的疤脸说什么也不上去,担心在他上去接受救治的档口,这些人会把十几万两的黄金台运走。疤脸强撑着靠着黄金台休息,等着黄然找到了圣物之后,大家伙开始分黄金。

  这时,其他的外国人也纷纷凑到了这口打开的棺材旁边,见到里面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中年道士。这道士看着也就四十来岁,脸色红扑扑的。说是死了几百年的尸体,倒不如说像是睡着了,只要有人喊一声,这道士便会从睡梦当中醒过来......

  黄然从身上抽出来匕首作为工具,在棺材里面的死尸身上翻找起来。找了老半天之后,将陪葬的宝剑、法器等物一一取了出来。见到里面并没有什么稀世珍宝,凑过来看热闹的外国人也冷淡了下来。

  “这句棺椁里面没有,开启下一个......”黄然一边说话,一边带着蒙棋棋退回到了金台中心,等着这些外国手下撬开第二个棺材盖。

  “boss,这只五毒怎么办?你要养的话,最好准备了准用的容器装它。”见到黄然‘忘了’自己手上这只蜈蚣,艾登急忙提醒了一句。

  “我把它忘了......”黄然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装有黄色粉末的试管来。将试管扔给了艾登之后,他继续说道:“里面是黄色火药,唯一一个可以克制合欢五毒的东西。你把火药倒在地上摆个圈,把五毒仍在当中就好。它不敢从火药圈里出来。”

  要是换第二个人,绝对不敢轻易将蜈蚣松开。不过这个大胡子最听黄然的湖,当下他将黄色火药撒成了个圈,随后小心翼翼的将手里还在不停折腾的蜈蚣扔在了火药圈当中。说来也是邪了,这只蜈蚣落地之后,迅速的卷缩成了一团,老老实实一动不动,不敢触碰到外面的黄色火药。

  这些外国人是专业的,虽然刚刚遭遇了这场事故。不过是听到了黄然的话之后,便收拾心情。准备工具去撬另外一个棺椁,他们也不敢同时撬开几具棺椁,只能一个一个来了。再动手的时候,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第二具棺椁里面在窜出来一只类似蜈蚣的东西。

  好在打开第二具棺椁无惊无险,里面并没有窜出来什么怪物,经黄然在里面查看之后,并没有发现圣物的下落。当下,这些外国人又开始撬动第三具棺椁。

  当一个黑人将撬棍插进棺材盖缝隙,正准备发力撬动的时候。这具棺材里面突然发出一阵“扑棱、扑棱......”的声音,让原本高度紧张的黑人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随后他连滚带爬的退到了后面。

  看着没人再敢去碰这口棺椁,艾登和黄然对了一下眼神。见到自己的老板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他便走到了棺椁旁边,亲自动手开始撬动棺材盖。

  艾登慢慢发力,一点一点的将棺材盖撬动了个缝隙。随后举着手里对着缝隙照了过去,见到里面有个黑影一扫而过。虽然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不过看体型并不像是刚才那只蜈蚣。这一下,大胡子也有些害怕,不敢轻易的动这个棺椁。

  就在艾登迟疑的时候,刚才吓退了的黑人突然大喊了一声。众人转头看他的时候,就见这黑哥们儿一脸惊恐的指着面皮被旋掉的死尸,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要是车前子能听懂英语的话,会听到他在说道:“上帝......刚才乔治动了一下......我亲眼看到的,他的手指动了......”

  脸皮和头骨被旋掉的男人叫做乔治,刚才被蜈蚣一起削掉的,还有他的半个脑子,怎么看这个人都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就在这些人以为黑人看花眼的时候,倒在地上的无脸死尸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吓得这些外国人连连惊叫,随后这些人想要从这里逃出去。这时候才发现,巨石大门已经无声无息的闭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