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车前子还没有睡醒,便被孙德胜拉了出去。等到两个人从民调局出来的时候,小道士才发现民调局的人几乎全员出动了。除了杨书籍等几个人留下来看家之外,剩下的调查员几乎全员出动了。

  别说小道士了,连很多干了多年的调查员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不知道的还在相互打听:“出什么大事了?这么大的动静,这是发现什么大妖了?不能啊,这那样的话有吴主任出马就够了,不需要咱们啊......”

  “你懂个屁,还什么大妖,这是要和地府开战了。听说前一阵子孙胖——句和地府斗过一次,他那兄弟——就是疯狗车抽了阎君俩大嘴巴,这就结上仇了。阎君现在调齐百万阴兵准备打过来了......”

  “闭嘴吧你,真和地府打仗,咱们这二三百好人够干什么的?你们都不知道,老孙和杨书籍闹掰了。刚才两个人都动手撕巴上了,疯狗车又踹杨书籍都裤裆了。老孙护兄弟直接不干了,他自己出来单干。把咱们主任都挖走了,一会就好挑明说了,是跟着他孙某人一起干,还是留在这里跟着杨书籍......那必须跟着老孙啊,没他就没有民调局。再说了,跟着老孙干多肥啊......”

  这边车前子跟着孙德胜上了一辆商务车,这时,杨枭和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已经等在车里里。小道士认得这人叫做杨军,也是六室的调查员之一。六室还有还有一个姓屠的,这次没有一起跟过来。

  见到孙德胜带着车前子过来,两个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杨军开口说道:“大圣,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吗?咱们几个人就能办到的事情,不用民调局倾巢出动吧?我手边的事情听多了,明天还要飞到大连去看船。”

  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这不是给辣子长脸吗?老杨没和你说?辣子找了个对象是个法医,正好遇到一点为难的案子,早上哥们儿我故意把案子退回给市局了。现在已经一塌糊涂了,这时候沈辣的人杀到解决了问题,人家小姑娘怎么看辣子?妥妥的等着收喜帖吧......”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二室主任熊万毅和西门链也走了过来,熊玩意儿听到了孙德胜的话之后,说道:“孙胖子,沈辣找对象你着的什么急?你小子也不地道,还想着......”

  听到熊万毅找孙德胜的麻烦,西门链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巴,随后陪着笑脸对孙德胜说道:“大圣,别跟他一般见识,老熊家里有点烦心事,他心里吧憋着一股火。不就是去机场给沈辣长脸吗?你怎么说,我们二室就怎么办......”

  没等孙德胜说话,一边的车前子替他开了口:“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高兴一下呗?怎么?他爹妈结婚他不高兴了......”

  一句话说出来,熊万毅就要过来和车前子动手,最后被杨军劝住。老熊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有些敬重,看在大杨的份上,被西门链拉上了二室的大巴车,算是不了了之。

  看着熊万毅上了车之后,杨军这才开口说道:“这熊孩子的事情我知道,熊万毅从小父母早亡,是被他叔叔养大的。前几天接到了电话,他叔叔在外地意外身亡了。他表弟赶过去处里了。准备把尸体运回老家办后事,不知道怎么尸体就丢了。熊万毅正在托关系查......”

  听了大杨的诉说,孙德胜的眉头挑动了一下,他表情古怪的看了已经上了对面大巴车的熊万毅一眼。随后竟然难得的叹了口气......

  杨军说话的时候,商务车已经开动,向着首都机场的位置行驶了过去。趁着这个时候,孙德胜对着车前子解释道:“兄弟,咱们是去机场劫人。根据老杨的说法,昨晚上死了的李广全,还有剩下六个人都是赶尸回乡的。如果哥哥我没有判断错的话,他们七个人都是死在了外乡,然后被赶尸高手聚在一起,然后一一送回老家......”

  没等孙德胜说完,车前子实在忍不住了,插嘴说道:“等一下,你说的就是那个一跳一跳的僵尸?昨晚的李广全就是那种僵尸?僵尸也能瓢昌?都这么刺激了吗?胖子你斗我玩呢.......”

  这时候,杨枭接了口说道:“那是你孤陋寡闻,赶尸一行分为金银铜铁四大等级。最下一等是铁,就是骗人的把戏。基本上是清末、泯国时期的障眼法,把死人头和手脚砍下来,由活人假扮成僵尸。后来上海黄金荣、杜月笙的三鑫公司还用假尸运过鸦片。

  银、铜就是正经的赶尸了,不过后来有了火车,方便运输加上现在流行火葬,人死在外地都要先火化再运走,这些有点本事的赶尸匠也就纷纷改行了。

  等级最高的金没几个人,他们就是真有些本事了。好像昨晚的李广全那样,用的是断舍离的诈尸法。人死之后将魂魄封在身体当中,然后做法使其尸体不腐。然后在施展法术哄骗死人以为自己还活着。最后让这些死人自己走回到家中,最厉害的是,让死人自己走进棺材。只要将特定的解法告诉家属,没有术法根基的人也可以控制这些活尸的生死。比如说一句话就行......”

  这时候,车前子也明白了过来,他接口说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就是这个切口,对吧?”

  “就是这个了。”孙德胜笑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李广全和另外六个人应该都是短期之内死在不同的地方。然后被高手施展了术法,让他们到首都集合,然后定在某个时间,在机场将这些人全部送走。可惜这个高手的本事实在是太高了,李广全不单以为自己是活人,甚至还保留了活着时候的嗜好。要不是他去瓢昌,谁也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车前子这才听明白了,他眨巴眨巴眼睛,替孙胖子说道:“李广全的尸体就是那个高手烧的,他以为市局那边已经查不到什么了,这就要继续把死人送走了,是这个意思吧?不过胖子,你怎么肯定就是现在?首都机场好几个航站楼呢?你怎么知道是哪一个?”

  孙德胜说道:“刚才兄弟你睡觉的时候,哥哥我办了几件事。办了个临时的航空管制,让民航那边发个声明,有外国元首的飞机要征用这一时段的机场跑道。早上九点左右的航班全部取消,然后全部替他们改签到了今天下午四点半之后。不是我说,两个小时之前,已经全部改签成功了。”

  孙德胜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用手机发信息。几句话说完,他的手机接收到了一条信息。看了一眼之后,孙胖子将手机倒转过来,给对面的几个人看了一眼。上面是一条机票等级信息,熊丰年,下午五点二十五分,zc9906次航班,飞往哈尔滨太平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