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九十六章 不干了

第九十六章 不干了

  沈辣冲出去之后,假扮成总经理的来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过沈辣到底是沈辣,很快便发现了那个人的气息,顺着气息追过去,终于在楼下大厅抓到了假装正在调解冲突的‘总经理’......

  听到了沈辣的报告之后,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辣子,你抓到的八成是真的总经理。算了,不管他是不是真的......”

  孙德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接到了杨书籍的电话。接通了电话之后,听到杨书籍沙哑的声音:“孙德胜......你那里怎么还有六氯环已烷?现在事情闹大了,已经惊动海里的大领导了。你听着啊......一会卫戍部队过去接管你在机场的指挥......你再说一遍?六氯环已烷是假的?”

  “是,就是一个空壳......”孙德胜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看起来让幕后黑手全身而退,对他来说有很大的挫败感。叹了口气之后,孙胖子继续说道:“我给你拍照,这次哥们儿被人耍了......”

  说完之后,孙德胜挂了电话,将手机递给了车前子,说道:“你给杨书籍拍个照片,就拍这个空壳......这里的指挥权我交出去了,让杨书籍去查剩下的六具尸体,还有那个叫做孙碧云的人吧,哥们儿我什么都不管了......”说着,孙胖子站了起来,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随后有些沉重的向着总控室门外走了过去。

  “胖子,你没事吧?”车前子看到孙德胜好像失了魂一样,有些担心的继续说道:“要不你等等沈辣吧,你现在出去小心刚才那个人打你闷棍。算了吧,还是我受累陪着你走吧......”

  说话的时候,车前子跟着孙德胜一起走出了在总控室。看着孙胖子的精神有些不对头,小道士没话找话的和他说着:“胖子,这个六氯环已烷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没上过几天学,这是什么生化武器?”

  孙德胜的状态虽然不对,不过对车前子却没有不耐烦。他深吸了口气之后,慢悠悠的说道:“这个六氯环已烷是已知威力最大的炸药,不同于一般的炸药,它是化学材料调制出来的实验室产物。刚才那么一块大小的六氯环已烷能炸掉大半个这样的机场......

  去年哥哥我还在镁国的时候,特意被叫回来参加了一场内部的反恐会议,会统领六氯环已烷的制作原料定为严重管控物资。当时几个部的大佬都与会了,这次哥哥心里真是慌了,竟然翻了把照片发给上面人看的低级错误。这边刚刚发了照片,那边就知道错了。”

  他们俩一边说话,一边走下来的时候,正看到一脸尴尬的沈辣迎面走了过来。见到了孙德胜之后,他开口说道:“大圣,是我弄错了,我抓到是真的机场总经理......那个人估计把气息留在......”

  “不说了......”孙德胜冲着沈辣摆了摆手,这一瞬间,他又变回了那个嬉皮笑脸的孙胖子。呲牙笑了一下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件事和咱哥们儿没关系了,不是我说,哥们儿我刚刚想起来,我早就不是民调局句长了,何苦操这个心......”

  说着,孙胖子一手搂着沈辣,另外一只手抓着车前子,继续说道:“哥们儿我难得输一次,晚上找个地方庆祝一下......辣子,你叫上小赵,兄弟你也去,晚上就在我家......”

  孙德胜的话还没有说完,杨书籍的话又打了过来,电话里他直接冲着孙胖子去了:“孙德胜你搞什么?现在都成笑话了。你要负责......”

  “负责,哥们儿我不干了......”孙德胜冲着电话里的杨书籍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哥们儿我辞职了,从现在开始,我孙德胜退出民调局......杨书籍,这一摊以后就麻烦你了。”

  说完之后,孙胖子直接将电话扔进了垃圾桶里。虽然没有打免提,不过也能听到杨书籍在电话里扯着嗓子大喊的声音:“什么就不干了?孙德胜你别闹情绪啊......这个责任你不想负就不负嘛,大不了还是老样子,咱们变个瞎话,就说是地府闹的。要不妖山也行,妖山的白老大不是你朋友嘛......小孙、孙句长,你回来......咱们再商量嘛......”

  孙德胜完全没有拿回电话的意思,车前子拿不住这个胖子是什么意思,当下和沈辣对了一下眼神。白头发的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样子孙胖子是真上火了。别人生气上火都是骂天骂地的,而孙德胜上火好像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笑的越发的灿烂了......

  一路上有其他的调查员赶过来,向孙德胜征询下一步该怎么做。孙胖子冲着他们笑嘻嘻的,却一言不发,带着沈辣和车前子离开了机场。

  三个人上了沈辣的车,按着孙德胜的要求,向着他家行驶了过去。路上孙胖子还不忘给自己的老婆打了个电话:“一一,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昨晚剩的就行。辣子和咱兄弟都不是外人,一会我们回家喝酒去。补上昨晚那一顿......行,你在买点水果也行。我们一会就到......”

  挂了电话之后,孙德胜笑着对沈辣说道:“辣子,不是我说,还记得咱们倆十年前,第一次在云南见面的样子吗?你说当年要是没遇到哪件事,你还做你的特警,哥们儿留在缉毒处,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你差不多也能混上了大队长,我也能坐上缉毒处的一把手......”

  看着孙德胜反常的举动,沈辣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朋友,说道:“大圣,你别胡思乱想啊,这有什么的,那个孙子指不定算计你多少时间了。他在暗我们在明,这就更加吃亏了.......”

  “不干就不干了吧,我看着挺好......”没等沈辣说完,车前子突然插了话。看着孙德胜脸上的笑容,小道士继续说道:“胖子,要不你就自己干。不是说你以前就自己干过一段时间吗?这次我帮衬着你,加上沈辣。要是人手不够再拉上黄然那个胖子,你们以前就在一起干过,都是老朋友了嘛。”

  听着车前子也赞同孙德胜离开民调局,沈辣皱了皱眉头,说道:“车前子你不要胡说八道,你一个毛头小子知道什么?大圣和民调局什么关系?他可是第二次缔造民调局的功臣,大圣,你要是真不干了,对得起高句长的在天之灵吗?”

  “还在天之灵呐?梁高都上小学了......”孙德胜哈哈一笑之后,对着沈辣继续说道:“辣子,知道你是为了哥们儿我好,刚才我真的想通了,哥们儿对得起当年的高老大。该做的都做了,现在也该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咱兄弟说的对,不干就不干了,哥们儿我是谁?在哪干都不会吃亏的。”

  沈辣还想要说什么,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是杨书籍的号码,还没等他接,电话便被孙德胜抢了过去。孙胖子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笑着对白发男人说道:“哥们儿辞职这么大的喜事,不能被扫了兴致。今晚是家宴,说好了,除了小赵我弟妹之外,不许再带无关紧要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