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九十八章 挨打

第九十八章 挨打

  孙德胜家里,杨书籍已经喝多了,抱着茅台酒瓶子对孙德胜说道:“老弟,你说怎么多年都是咱们老哥老弟搭班子,就说你现在不是句长了,可是民调局上上下下谁敢不把你当句长看?

  凭良心说,老哥哥对你怎么样?就说你去镁国那段时间,上面多少次说要找人顶了句长的位置。都是老哥哥我冲在前面替你扛着,到现在也没说你的句长被免了......就是暂停几天领导工作,老哥哥我已经和部里说好了,明天就恢复你句长职务。可没想到这个时候老弟你撂挑子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书籍眼睛一红竟然还挤出来几滴眼泪来。先是自己偷偷摸摸的掉眼泪,不过见到没人搭理自己之后,他一把拉住了孙德胜的胳膊,嚎啕大哭了起来:“老弟啊,我杨某人不容易啊......我一个文职,在民调局苦熬苦业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现在你走了,让我一个人怎么办?”

  听到杨书籍后面说的不是人话,邵一一不干了,她皱了皱眉头说道:“杨书籍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走了?我们家胖子能活八十六,现在还不到一半......”

  “弟妹,我喝多了,你别和我一般见识。”杨书籍知道邵一一的后台是谁,不过他还是不打算这样就完了。当下杨书籍对着孙德胜继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老弟啊,当初老哥来民调局的时候,就是靠着你的帮衬,现在你不干了,那我也不打算做这个书籍了。明天、明天一早就去打辞职报告。老哥哥我早就到退休年纪了,正好回家抱孙子去......”

  “差不多行了,就看不惯你们这闹酒的,喝二两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车前子愁了杨书籍一眼,随后不咸不淡的继续说道:“你说你们这些闹酒的,喝多了就又哭又笑的,回家打打老婆孩子不好吗?非得旁边的人跟着受罪。”

  车前子一边说话,一边绕过了鱼头汤,夹了一筷子酱牛肉塞进嘴里。一边嚼着牛肉一边继续说道:“杨书籍你也是墙头草,哪里的风硬往哪里到。你这样的人啊......”

  小道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对面的杨书籍突然跳了起来。对着他就是一个嘴巴。“啪!”的一声,打得小道士都没有反应过来。动手之前,杨书籍心里已经盘算半天了,就算自己装着撒酒疯,这一桌子人里面,能惹得起的也就是这个半大小子了。惹不起孙德胜、沈辣两口子,我还惹不起你小兔崽子......

  车前子没有想到杨书籍借酒撒疯敢对自己下手,加上他也有点喝多了,头脑也跟着慢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打回去。

  等到车前子明白过来之后,疯狗的脾气起来,也顾不得这是在孙德胜家里,揪过来杨书籍的衣服领子,反手就是一巴掌。将他达到之后,小道士跳起来又是几脚。打得杨书籍嗷嗷的学狗叫。

  见到开打了,酒桌上的人反应各自不同。赵庆虽然见惯了死人,可以遇到这样打架斗殴的也害怕。她紧紧的抓住了沈辣的衣服,怯生生的说道:“你们俩别打了......沈辣,你过去劝劝吧,把他们俩拉开......你自己别受伤......”

  邵一一这个家庭主妇到好像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她一把拉过了正在看热闹的女儿,说道:“什么好事啊,你看的什么热闹?走,回屋睡觉去。胖子,家里打坏了什么东西,记得让杨书籍赔啊,也不知道谁给他咱们家的地址......”

  孙德胜笑眯眯的看着稳稳站了上风的车前子,下面挨揍的杨书籍夹着双腿,两条肩膀护住了眼睛和脖子,喝了那么多酒,竟然还能死死的护着了要害。孙胖子嘴里说道:“别打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啊......你们可不能再打了,都看我的面子了......可千万不能出人命——辣子你赶紧把老三拉开,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看着杨书籍被打得满脸鲜血,孙德胜这才让沈辣将车前子拉开。好在杨书籍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是鼻梁骨断了,还断了几根肋骨......

  饭吃了一半,只能先送杨书籍去医院了。上了救护车的时候,孙德胜凑在已经苏醒过来的杨书籍耳边说道:“不是我说你,杨书籍以后可不敢再喝这么多酒了。看看,下楼梯的时候没站稳,滚下来了吧?你这上了年纪的,以后可千万要小心......”

  “孙德胜,你弟弟没把我打失忆......”杨书籍躺在救护车上,对着孙德胜说道:“你回去和他说,这件事不算晚。我杨某人还挂着部里的副部长,你让他等着......”

  孙德胜笑吟吟的盯着赌咒发誓要车前子吃牢饭的杨书籍,趁着他换气的功夫,才开口说道:“你这也太下本了,老杨,你来我们家之前就想好这么干了吧?哥们儿我有点好奇啊,要是车前子不在我家,那你怎么办?”

  听到孙德胜说出了自己的算计,杨书籍闭上了嘴巴。看了一眼面前的胖子,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回来吧,大圣......民调局不姓杨,我是在替你看摊子。为了你这个摊子,我都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你自己想想,你不干了我也走了,上面再空降两个领导下来,不出三五年,你打下来的根基就全毁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这回轮到孙德胜沉默了,他看着救护车外的景象,叹了口气之后,对着杨书籍说道:“知道了,哥们儿说起来还有点对不起你。不过老杨你还的容我几天的功夫,不是我说,机场那一关哥们儿我输了,我孙德胜从来没有这么输过......你得容我赢回来。民调局的位子留着,算我请几天假。什么时候扳回来这一局,哥们儿我什么时候再回民调局.....”

  不管怎么样,孙德胜总算是松了口,杨书籍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心态放松下来,伤口的疼痛反而加剧了起来。他疼的到抽了一口凉气,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得劝劝你弟弟了。别一上来就下死手,要不是我早有准备,提前护住了要害,现在已经废掉了......”

  孙德胜笑了一下,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心里多了一个念头,那个假扮机场总经理的人是怎么躲开车前子那一脚的?

  与此同时,天津郊区的房子里,一个黑影站在死去孙碧云的身边。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晚了一步,又让孔大龙逃跑了......我的孔师兄,你还能跑到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倒在地上的孙碧云的死尸突然抬起了手,掌心对着人影射出来一道电弧。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人影的嘴里,一瞬间,人影的体内冒出来一道火光,在一阵惨叫当中,这个人的身体从里到外冒出了火焰,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被烧成了焦尸......

  这时,‘孙碧云’从地上爬了起来。两只手在脸上按了几下,随后他的容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便成了一个小老头,正是欠下了赌债之后消失无影无踪的孔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