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零三章 火山

第一百零三章 火山

  进了馄饨馆,沈辣便一直紧紧盯着火山,他一只手按在腰后,只要红发男人有什么不对的,沈辣便会直接催动罪与罚两柄短剑。就算被火山说破,他也没有将手挪开短剑的意思。

  “火山大方师你是大人物,自然不会对我们这样的小孩子动手。”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我这个小兄弟,要是真的知道他的底细,我还会把他留在民调局吗?就是因为不知道,怕以后得罪人,这才留在我身边亲自照顾呢。”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馄饨店老板将三碗馄饨都端了过来。孙胖子不想他留在这里偷听,孙胖子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老板说道:“老板,再来二十碗馄饨分成五波下,我们的人一会就到......”

  看着老板回到厨房忙碌起来,孙德胜这才继续说道:“大方师,你老人家千里迢迢的过来,不会就是为了打听我兄弟的底细吧?我斗胆猜猜看,如果那个侯仨不是昨晚死在了里面,现在应该已经在你的手里了。你是为了他来的,对吧?

  不过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事态在你的意料之外,有人先下手了。不过来了也来了,倒不如索性给点可有可无的情报,毕竟侯仨的事情你不说,一半天的我们也会知道。还不如做做好人,用这个来换我兄弟的底细。不是我说,我猜的不一定准......哎呀,这馄饨汤太上头了,我怎么管不住这张嘴。什么都敢往外说......”

  说着,孙德胜冲着红发男人嘿嘿的傻笑起来。原本火山脸上淡定自若的表情,被孙胖子这一笑,变得多少有点尴尬。

  不过火山毕竟是做过大方师的男人,瞬间便恢复了正常。他轻轻的拍了拍巴掌,对着孙胖子说道:“到底是孙德胜,你这七窍玲珑心千百年也就出这么一个......”

  “大方师你捧过了......”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昨儿我刚刚走了麦城,带着民调局的大队人马倾巢而出,结果走了麦城。要不是人家放了我一把,今儿个就等着看新闻吧,某在京孙姓干部猝死于机场。到时候就看新闻怎么说了......”

  随后,孙德胜将昨天机场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对着火山说了一遍。这件事红发男人还真的不知道,听着孙胖子说完之后,他古怪的看了孙德胜一眼,说道:“有人斗智赢了你,你还输的心服口服......”

  火山都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事情,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怕你笑话,我这次被打蒙了......都向民调局提出辞呈了,原本今天应该带着老婆、孩子出去旅行的,不过早上听说了这里可能有那个人的下落,这才过来碰碰运气。要是万里有个一,那个人真露出来什么马脚的话,兄弟我还有翻身的可能......”

  “你和我论不到兄弟......”火山轻轻的打断了他的话,纠正了辈分上的错误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的话是真是假,我会查清楚的。不过我还是不大相信,你说的那个人会真实存在。孙德胜,这不会是你对我和广仁大方师下的什么圈套把?”

  “圈套?我总不能把自己当饵吧......”孙德胜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机场的事情闹的那么大,你总会查到的。要是方便的话,再麻烦去查查幕后那个人是谁.......”

  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勘查完现场的萧易峰走了过来,说道:“大圣,我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已经让这边市局的人把尸体带走——火、大方师......”说到一半的时候,萧副主任突然反应过来面前这个红发男人是谁。不由自主的做了个摸枪的动作。

  “我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用不着这样。”火山微微一笑,掏出来一百块钱的纸币仍在了桌子上,随后转身离开了馄饨馆。临走之前,对着孙德胜说道:“你说的对,机场的事情我会查清楚......他的事情,我也会查清楚的......”说完之后,他已经离开了馄饨馆。在红发男人一步迈出小饭铺的一刹那,他的身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半句话是冲着车前子说的,进来之前,孙德胜已经让他闭上嘴巴,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小道士都不许乱说话。要不然刚才只要他开口怼一下火山,兴许就能把红发男人的火逗起来,到时候火山动了真气,他们这几个人困在一起,也不是红发男人的对手。

  这时候,车前子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他冲着孙德胜说道:“胖子,这里面怎么还有我的事儿?这个红头发的也对我的底细感兴趣?你叫他大方师,大方师又是个什么东西?你还有什么瞒住我的?”

  “你是我亲兄弟,哥哥我怎么可能瞒着你?”孙德胜一脸正色的继续说道:“这不是掏火山的话吗?我想着他的本事大,多少能知道一点。想不到啊,指望不上他......老板,后面的馄饨不要再下了,你自己留着吃吧......”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掏出来五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随后带着几个人离开了这里。老板出来收拾残局,看到了桌子上面的钱之后,一张一张的查验好,这才收了起来。看着远去几个人的背影,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车前子的身上。

  “老儿子,有点大人的意思了。想不到等火山,还等到意外收获了......”老板笑了一下之后,端着几个盛满了馄饨的大碗走回到了厨房里。一边走一边神神叨叨的说道:“介尼玛似糟蹋粮食啊,都介样了,还怎么给别人吃......我这大的岁数了,也吃不了这么多......”

  老人回到厨房的同时,孙德胜突然回头望了老人的背影一眼。不过他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有叹了口气,回身继续向着警戒线内走去。

  萧易峰留在天津,他要等着这边的验尸报告出来才能回去。这次事件虽然没有被民调局正式接管,不过还是在孙德胜的要求之下,所有的资料都要整理一份副本送到民调局保存。安排好一起之后,孙德胜带着沈辣和车前子乘坐商务车回到了邶京。

  商务车上了高速公路的时候,孙德胜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老郑啊,再帮哥们儿个忙......不要六氯环已烷,我要那个干什么?说点正经的事情......查查六氯环已烷的外壳怎么泄露出去的,那玩意儿应该都有编号,要和机场对应的那一个......”

  电话挂了之后,孙德胜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沈辣、车前子扯着闲篇。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孙胖子接通了电话:“老郑,这么快就查出来了?你这效......真的假的?归不归的泛大西洋实验室里流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