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麻杆打狼

第一百一十五章 麻杆打狼

  对面的居民楼里,民调局的几位高层人员已经忙乎的不可开交了。整理好正面的墙壁上面都挂满了照片,对应的都是黑名单上出现在一安大厦的人物。为了把照片弄过来,民调局众人也是费了一点脑筋的。好在之前刘知友试探过之后,那些人也不再警惕这边。任嵘让人送来了一台传真机算是解决了问题。

  “现在证实了,楼下小卖铺里面坐镇的是贺钟锣,他是第一批人的联络者。已知聚集了六十三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八零八动手。”郝文明指着墙上小卖店老板的照片说完之后,又指向旁边相貌有几分相似的爷俩,继续说道:“何欢、何塞叔侄俩已经进入到了大厦当中,具体位置不详,不过应该是在八零八附近。何塞是和贺钟锣齐名的人物,做事风格狡诈。传说这个人曾经救过贺钟锣等人的性命,可惜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郝文明一边说话,一边用铅笔在墙上画出来一安大厦外部的大概情况。一边画,一边继续说道:“刚刚查到的消息,当初和贺钟锣有过交情的双楠集团融资了一安大厦的物业。现在里面大半的物业人员都变成了名单上的人......

  外面有小卖店,大厦一楼的文具店,以及对面的京味快餐厅都被贺钟锣他们控制住了。因为刘知友能认出来民调局的人,我们现在还不能进入到里面侦查。而且更加麻烦的事情是新来的两拨人马......

  第一波出现的是俞枚仁,他原本已经被二室的人劝走了。不过这小子在机场耍了个花招没有登机,又回来了。这个人也有点人缘,自己到了邶京。绕过了我们的监控之后,一路上开始联络其他各路人马。现在已经是二十二个人了......

  最难缠的是第三波赶过来的朱楠,他和俞枚仁正好相反,进京之前便联络好了几十个人。不过一到邶京之后便立即分开,这些人一路上多次更换车辆。甩开了我们民调局的追踪,然后在一安大厦附近聚合。”

  说到这里,郝文明顿了一下,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这还不是最后的排面。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又有不少黑名单上面的人物出现在邶京了。加上之前劝退的漏网之鱼,还有两百多人在赶过来......”

  说完之后,郝文明分别在何塞、贺钟锣、俞枚仁和朱楠的照片上画了个圈。随后继续说道:“想要解除这个局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只要快速解决掉这四个最大的。其他的就是小喽啰了,还没有赶到的也不会过来了......”

  听完了郝文明的话之后,任嵘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后他走到了几张照片前,挨个的看了一眼之后,这才说道:“现场超过一百个人了......现在我们也要改变一下策略了,召回三、四室的调查员。让二室的人继续在外面劝退,我们要做好作战的准备了......郝主任,还是联络不到六室的人吗?”

  郝文明苦笑了一声,说道:“非但联络不到六室的人,我还刚刚得到消息,孙德胜给他们一家三口都买好了去外地的机票。半个小时之后飞机就起飞了......不是我说,任句,你得做好没有六室参与的准备了......”

  这是算准了会大乱,那个孙子拖家带口的逃跑了。任嵘心里骂了一句,随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面前的郝文明、欧阳偏左等几个人说道:“我们不能这么被动了,不能眼看着他们的人越来越多.......郝主任,有贺钟锣的联系方式吗?我要给他电话......”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屋子里的几个人都很意外的看向这位新任的民调局句长。任嵘也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再次说道:“我要给他们一点压力,把电话给我......”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对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将对面最大那人的电话给了任句长。任嵘直接拨通了电话,随后按了免提等着对方接通。片刻之后,一个有些沉闷的声音说道:“是孙句长吗?我算到你差不多该找我了。怎么还换电话......”

  任嵘说道:“看来你是误会了,我不是孙德胜,我是民调局新任的句长任嵘。孙德胜前句长已经高升了,现在开始民调局所有的事物将由我来负责......贺先生,你还在听吗?”

  听到民调局新换了句长,贺钟锣也有些发蒙。怎么这样的单位也敢换一.把.手?孙德胜不干了?这是什么情况......听到了对方再叫自己,他才反应过来,说道:“这不是孙句长使得什么计策吧?那个谁,麻烦你转告他,我们回来不是找麻烦的,事情办完之后我们这些人一个不留,马上就走......”

  贺钟锣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任嵘深吸了口气,说道:“贺先生,这个电话我是代表六室的吴仁荻主任打的。他让我状告你一声,吴主任准备去一安大厦看你们了。让你们做好准备......”

  为了接手民调局,任嵘也是做好了准备的,他甚至都摸清了六室几个白发男人的脾气,编的瞎话都带着吴仁荻说话的口气。

  果然,搬出来吴主任这座大神之后,对方的态度马上不一样了。贺钟锣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缓和了语气,说道:“一点小事情,就不要麻烦吴主任他老人家了。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半个同门了,他老人家辈分比我们高出太多,应该也不会和我们小孩子一般见识。那个谁,刘句长,我们办完事情马上就走......”

  “我姓任......”任嵘见到自己狐假虎威的计策起效,立即继续说道:“你的话我会转告,不过吴主任听不听就是我的事了。等着他到了之后,亲自和你们说吧。”

  电话里面马上传来了贺钟锣的声音:“别、别、别......钱句长,你和吴主任说一下,两个小时,我们两个小时之后就走。绝对不给他老人家添麻烦,也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我姓任,任务的任——任嵘......”任句长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贵姓大名之后,继续说道:“你亲自和吴主任讨价还价吧,吴主任,麻烦您接一下电话。是贺金锣的......”说完之后,没等电话里面的人回话,任嵘自己已经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任嵘长出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之后,对着面前几个人说道:“我是不是玩的太大了......”

  对面的小卖店里,一身大汗的贺钟锣怔怔看着手里的电话,随后对着面前几个人说道:“完了......吴仁荻挂了我的电话,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了......”

  第二波赶过来的俞枚仁说道:“那还用说吗?趁着他老人家没到之前,咱们赶紧走......”

  没等他说完,最后赶过来的朱楠开了口,说道:“吴主任还要多久赶到?不要等其他人了,我们赶紧下手吧。吴主任不是要害,八零八的孔大龙才是。杀了他,我们就是方士正统。和吴仁荻同门,他还会找同门的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