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外援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外援

  让郝正义没有想到的是,任嵘竟然冲在最前面。这位新句长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一把民调局的制式手枪,不顾自己的安危,冲着对面的人就是四五枪。他射击极准,几枪下来对面已经倒了三四个人。放眼整个民调局,也只有沈辣能在枪法上压着他一头了。

  不过出头鸟也是危险的,对面一个大胡子见到任嵘连伤了己方多人。当下掏出来一张火符,手一甩符纸冲着任句长飞了过去。

  任句长见到一团黑影冲着自己飞过来,条件反射的对着黑影就是一枪。子弹正好击中了符纸,随着一声巨响,火符当即爆炸。爆炸产生的冲击力直接将最前面的任嵘等三四名调查员掀翻在地,这还不算完,符纸爆炸之后,变成数十枚火球向着民调局众人飞射了过去。

  前面的调查员包括任嵘在内,身上都被火球打着,这几个人身上瞬间着起了大火。好在这只是一般的火,这几个人在身边其他调查员的帮助下,脱掉了身上着火的衣服。随后带到后面去上药。

  趁着民调局这边手忙脚乱,对面黑名单上的人再次施法。当中有个小胡子将自己调制的药水泼在了几个已经死亡的同伴身上,随着他念动咒语,几具尸体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摇摇晃晃的向着民调局这边冲了过来......

  民调局这边连开数枪,打在这些尸体身上。原本特制的子弹当中就有除魔驱邪的作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子弹打在尸体身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这些人就用尸体当作盾牌,向着民调局这边扑了过来。

  看到场面对民调局不利,郝正义果断的掏出自己的左轮手枪,一枪放倒了控尸的小胡子。随后又打倒了几个为首的,民调局的调查员见状,立即开枪,一顿乱枪之后,又打倒了四五个人......

  别看郝正义只有一个人,却牵制住对方大半的火力。一击得手之后,他立即翻身躲在了楼梯后面。抽空换好了子弹之后,又对着黑名单上的人开了几枪。

  眼看着这些人受不住前后夹击,就要被打崩溃的时候。从三楼的位置又跳下来一个女人,女人冲着郝正义来的。落在了郝主任上半层的楼梯上,手里一柄长剑冲着郝正义甩了出去。

  长剑离手之后,竟然好像一条灵蛇一样,在空中游走向着郝正义这边窜了过来。郝主任急忙抽出来自己的蛇形匕首格挡,匕首与长剑击打之后,竟然发出来铜钟一样的声音来。郝正义被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匕首失手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顺着刚才郝正义的路线,从上面的楼梯上跳了下来。这人三十来岁的年纪,中等偏下的身材。脸色白的和民调局的白头发有一拼,虽然是个男人,不过一举一动透着一股阴气。

  看到了男人的相貌之后,民调局几位主任脸色都是一沉,随后在欧阳偏左的示意下,按住了手下的调查员,算是双方暂时的喘息一下。

  稳稳的站在黑名单众人的身后,男人看也不看受了重伤的郝正义,对着身前的众人说道:“我让你们守着这里,我们俩去找孔大龙。你们就是这么守的吗?我再晚下来一分钟,你们差不多就要死光了吧......”

  这时,刚刚摸好了伤药的任嵘见到有便宜,对着来人的脑袋举手就是一枪。欧阳偏左等人想拦却还是晚了一步......

  “啪!”的一声枪响,任嵘以为男人就要被爆头的时候,这人手指头已经停在了自己脑门前,迎着弹道轻轻的一弹。随着另外一声脆响,他竟然将弹头原路反弹了回来。打在了任句长的肩头......

  “都莫动手!”见到民调局的调查员纷纷举枪对男人,欧阳偏左急忙大吼了一声,叫住了众调查员之后,他这才对着面前这带着阴气的男人说道:“毕先生,好久不见咧.....听额一句,你也不是他们的仍,莫要趟这里的浑水。”

  来人叫做毕彦,和身边那些人不一样,他并不是黑名单上面的人,本事也比那些人大的多。当初还帮着民调局处理过几次时间,和杨枭的关系也不错。当年设定不许进京的黑名单时,也是老杨说了他不少的好话,这才将毕彦排除在黑名单之外。只是这个人一直和民调局的关系都不错,为什么这次要趟这个浑水......

  毕彦看了欧阳偏左一眼,说道:“欧阳主任,看在杨枭的份上,我不计较刚才开枪那个人。不过麻烦你们撤出这座大厦两个小时,两小时之后,我们离开。大厦还给你们,至于大厦损坏要多少赔偿,你们开个价,他们绝对不敢还价。至于那些死在你们民调局手里的人嘛......我替他们做主了,死了也就死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来找民调局的麻烦......”

  “毕彦,别给脸不要脸啊,我们六室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见到这个人不给欧阳偏左面子,熊万毅站了出来,对着这个阴气很重的男人说道:“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都闹成这个程度了,你以为杨枭还敢保你吗?”

  “呱噪......”毕彦根本不把熊万毅放在眼里,冲着他喷出来一口浓痰。这口痰竟然不亚于刚才反弹的子弹,直接打穿了熊主任的胸口。看着他倒在了血泊之中,毕彦多少的有些后悔,说道:“你们都看到了,是他不尊重我。还有,你们是不是还不知道?中午的时候,你们的孙德胜句长,便把六室的白头发全部带走了。他们上了高速一路往南走,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到......”

  “毕彦,费什么话!要么把他们都赶走,要么就超度了他们!”这时候,刚刚伤了郝正义的女人顺着楼梯走了下来。郝主任没有支撑住,这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了。

  看到女人下来,毕彦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陪着笑脸说道:“你怎么还下来了,回去歇着嘛......这里我来就行,你别动了胎气......好不容易才怀上了孩子,我就指望他延续我们毕氏一门的香火了......”

  “还没找到孔大龙,我才会急的动胎气......”女人瞪了毕彦一眼,随后对着身后的人说道:“这里交给我们夫妻管了,你们去找孔大龙的下落。多问问朱楠,或许只有他能找到那个人......还等什么?去啊......”

  那些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起身想要冲上楼梯。民调局众人想要开枪阻拦,却被毕彦和女人挡住。没有几位主人的话,谁也不敢对着那些人开枪。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影钻进了大厦,因为两边对峙的缘故,加上这里看不到大门口的景象,并没有谁注意到了大堂里面多了这几个人......

  熊万毅忍不了,他对着手下的调查员说道:“开枪!毕彦他只有一个人,我看他能挡住几发子弹,你们听着!谁敢上楼就等着挨枪子吧......”

  还没等毕彦有所动作,民调局调查员身后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句:“不是我说,这是大制作啊,太他么真实了......怎么你们选的拍摄地点和哥们儿我选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