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车前子的过去

第一百三十三章 车前子的过去

  车前子认定了孙胖子占自己的便宜,也不管那些大夫了,他冲着孙德胜的屁股来了一脚。不过看在邵一一的份上,这一下并没有下死手,只能算意思一下。就在他准备在来几下的时候,邵一一抱着女儿回来了。

  别看车前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疯狗脾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些怕邵一一。孙德胜这位夫人一瞪眼睛,小道士就算是疯狗脾气上来,也能被她拉回来。然后一顿数略:“兄弟,你不能怎么对你大哥。你真把他踹死了,是打算让我变寡妇吗?要不你受受累,再给我一脚得了。小五你过来,以后你就跟着你三叔了......兄弟你什么意思?怎么回去躺着了?我还没说完......”

  孙德胜身体恢复的速度让这几个医生大跌眼镜,这还是前两天那个已经宣布死亡,送到太平间的胖子吗?这才几天的功夫,竟然恢复的跟好人一样了。

  倒是同病房的车前子,看着生龙活虎的样子,可是经过一番检查之后,身体还是很虚弱。明明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怎么身体虚弱的好像六七十岁的老头?回光返照的踹了孙德胜一脚之后,他便回到了病床上躺着。虽然一动不动的,还是浑身往外冒虚汗。

  不过就是这样,这个病人还是动不动就找事儿。只要看不顺眼的,怎么也要呛几句,怎么也要把对邵一一的火撒到别人身上。

  “护士,今天都几个吊瓶了?你们这么大的医院是不是就指着我活着了?这是把快过期的吊瓶都用我身上了吧?这是葡萄糖水?怎么看着像福尔马林......你管我见没见过福尔马林......”

  “大夫,你是兽医学校毕业的吧?是不是给人看病不习惯?照你这么给大牲口的检查法,我得死你手上......怎么又不使劲了?要不也给你找个大夫看看吧,你比我虚多了......我问一下你都给我开了什么药?刚才我还好好的,怎么吃了你开的药,心开始难受了......你特么踩我氧气管了......故意的吧?你别走,我要给自己报仇......”

  “兄弟,是不是身体动不了特难受?”孙德胜躺在病床上,笑眯眯的看了车前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以前没发现你还有这嘴碎的毛病,看起来不能让你闲着。一一,柜子上有刚刚切好的苹果,你拿过去给兄弟磨磨牙。

  邵一一这才注意到车前子的床头柜上摆着一碟子刚刚切好的苹果,她转头看了一眼,没注意到自己男人在对自己使眼色,直接开口说道:“对了,咱兄弟的师父呢?他都来照顾好几天了。怎么兄弟醒了,他人却看不到了?这小老头有意思,天天都在夸你......胖子,你眼睛怎么了?”

  从邵一一嘴里听到了孔大龙的消息,那就不会是假的了。车前子忍不住再次翻身坐在病床上,对着孙德胜说道:“我们家老登儿真来了......胖子,你就实话实说吧,他管你借了多少钱?我老家农村他都欠了几百万的亏空,你这家大业大的,怎么也有个百八十万的吧?”

  “钱都是身外之物,哥哥我还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过你师父还真是把你交给我了......不是抵押,就是让哥哥我照顾你。他在外面认识了个有钱的寡妇,一不小心还弄出孩子了,准备过了年就结婚,到时候再给你添个小师弟......”

  “胖子你别瞎说,咱兄弟他师父都七十好几了吧?那还能生孩子了?”邵一一都听不下去了,将果盘放在了车前子的身边之后,继续说道:“兄弟你别听你哥哥瞎说,你师父我见到了。挺慈眉善目的一个小老头。哪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

  “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那兄弟俩异口同声的说了一遍,随后两个人又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车前子躺到了床上,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之后,说道:“那老登儿要是真能找个女人,收收心过日子那就好了。这么多年他一直不着调,别看我是他徒弟,干的却是他爸爸的活儿。挣钱伺候他不说,还得操心老登儿别出去惹祸。今天在老张家打麻将输钱了,明天泡在李寡妇家里,让人家老公公堵被窝了。我还得拿钱去赎人......你们都说我的脾气像疯狗,可是谁摊上这么个老登儿,谁的脾气能好了?

  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拿着观里的钱去赎人。那些王八蛋欺负我小,连打带吓唬的。给了钱还要给俩嘴巴,后来我长大一点了,一次被他们欺负的急眼了,炒起来菜刀就要和他们拼命。当时我也是不想活了,就想着砍死一个够本。没想到结果我一个半大小子,追着七八个老爷们儿满村子跑。

  那一次之后我就明白了,人善被人欺啊。从此之后我就越来越横,老登儿不是去耍钱吗?我去了直接就掀桌子,举着铁锨去拍拉他耍钱的人。他去那个老娘们儿家瞎泡,我直接就把人家房子点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整个村子都开始怕我了......”

  邵一一心软听不得这样的话,听着听着眼睛又红了起来。随后拉着孙德胜一起,对着车前子说道:“胖子,兄弟的命太苦了......你想办法劝劝那个老登——老人家,一大把年纪了,就别折腾孩子了......兄弟你放心,你哥是你亲哥,你嫂子就是你亲嫂子。有我们俩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再次被打开。白头发的沈辣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捧着一大包的东西,遮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孙德胜已经苏醒了过来。

  “一一,我在这里守着就行了,你带着孩子回去吧。大夫说大圣还得再昏迷个把月......”说到一半的时候,沈辣终于见到了正冲着他笑眯眯的孙德胜。

  “大圣,就知道你没事,好人才短命,你这样的怎么也得活二百......”沈辣见到孙德胜醒了过来,手里的东西也不要了,直接扔在了地上。

  邵一一见惯了这哥俩的交情,任由沈辣拉着孙德胜又说又笑的。等着沈辣折腾完,她这才说道:“行吧,辣子你来了就好。那我们家胖子,还有咱们兄弟就交给你了。我带着小五回去,这孩子来了就一个劲的瞎折腾。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说着,邵一一带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了病房,只留下三个老爷们儿还在嘻嘻哈哈的。外面的人看见,怎么也不会相信这里是医院的icu病房。

  看着邵一一离开,孙德胜这才对着沈辣说道:“辣子,一安大厦的事情最后怎么解决的?”

  沈辣说话之前,先看了一眼车前子,随后才开口说道:“一共死了一百九十八个人,这些人也没有亲属记录,分散到了几处火葬场的停尸间,等着过了时效期就去火化。我们抓到了三十六个人,现在都暂时扣押在重新建成的小北监狱里。你去镁国的时候,欧阳偏左去改造了监狱,设计了可以关押修士的监仓......”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辣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孙德胜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麻烦事,牵扯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