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意思的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有意思的人

  虽然只看到了这一句话,萧易峰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书简的灰烬吹了口气,一阵狂风刮过将灰烬吹散。看着漫天的灰烬,萧副主任这才算松了口气。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本应该已经离开大厦的孔大龙竟然不知不觉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这个小老头什么时候发现的,萧易峰竟然一点察觉的都没有。就在他极度惊愕的时候,孔大龙先笑眯眯的开了口:“萧副主任是吧?我们之前见过面的,在一安大厦的时候,你一直没怎么说话......”

  “我们见过面,是在医院icu病房里。”萧易峰立即平复住了心态,他决口不提一安大厦的事情,只是对着孔大龙说道:“我去看望车前子和孙德胜,你还让我带了个榨汁机。说好只是垫付的,可是现在也没把钱给我......”

  “小气鬼......”孔大龙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是监视我这个老头子,一路从医院跟到这里来的吧?不对......出来的时候,我是仔细检查过的。没有人跟踪我啊——那就是跟踪两位大方师来的......也不对,那两位的术法远在我这个老头子之上,不会没有发现的,那就说你是跟着他们俩来的。民调局的副主任通这两位大方师?还是不对......”

  听到孔大龙说到三个不对,萧易峰的心里翻腾成了一锅粥。这个老头子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能看穿自己的底细......自己在民调局这么多年都没有翻车,想不到刚刚见过这个小老头几面,竟然就快查到自己的底牌了......

  没等看到了的话说完,萧易峰也开了口:“那孔老先生你呢?刚才烧的书简是给两位大方师看过的吧?故意烧毁又不散掉,怎么那么巧......又被我看到了最重要的一句话,是不是等着我把看到的那句话传出去——吾子托付于你,望护全其生......哪个吾?姓赵姓钱姓孙姓李——还是姓徐?真的姓徐吗......”

  孔大龙有些意外的看了萧易峰一眼,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小看你了,小伙子你比我想象的有意思......行啦,老头子我不碍你的事,就当你没来过,你也不要挡我的路。看在你的聪明劲上,老头子我和你说几句交心的话,广仁、火山都是百万挑一的人精。你脚踏几条船,一个不小心,大船把他拖水里淹死。”

  “我听不懂孔老先生的意思......”萧易峰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没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你知道的,我们民调局换了新句长,现在正是烧三把火的时候,不好侍候。”

  “走你的吧......”说话的时候,孔大龙侧过了身子,让出来一条路来。看着萧易峰从自己身边走过,他忍不住继续说道:“小伙子,有朝一日如果车前子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你能搭把手的话,还是搭把手吧......就当我孔大龙欠你一个人情,只要你肯答应,日后你有麻烦,我也会尽力帮助。怎么样?”

  萧易峰停下了脚步,看了一眼孔大龙之后,说道:“孔老先生你哪里看出来我有搭把手的本事?六室那么多的白头发,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在我之上。这话你应该对着杨军、杨枭和屠暗说吧?”

  “他们只是有把子粗力气,远不如你有意思。”孔大龙笑了一下之后,从身上摸出来一张包小姐的卡片来。这是他住小旅馆的时候,从门缝里接到的。孔大龙没舍得扔一直待在身上,想不到这时候用上了。当下他又摸出来一支原子笔,在小卡片背后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总有你们民调局办不了的事情,到时候就打这个电话。记住了,只要一次我出手帮你的机会。别浪费了......”说着,孔大龙将小卡片塞到了萧易峰的口袋里,随后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只要求到老头子我了,那车前子你就要多多费心了。”

  就是眼前这个老头子,设局差点将孙德胜整的抑郁了。日后或许正有用到他的机会,萧易峰也没客气。收下了小卡片之后,对着孔大龙说道:“老先生放心,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萧易峰必定舍命去保车前子。

  说完之后,萧易峰一鞠躬,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天台。孔大龙再次一个人待在天台上,看着萧副主任的背影说道:“小小的民调局还真是藏龙卧虎,想不到除了孙德胜之外,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人。但愿你也那么早就翻了船......”

  说完之后,孔大龙走到了天台边缘,随后他猛的向前一跃,从天台上面跳了下来。就在老头子高速下落到了一半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孙德胜苏醒过来的消息马上便传开了,第二天傍晚,还坐着轮椅的杨书籍亲自到了医院,看望孙德胜和车前子。见到孙胖子没什么大碍之后,杨书籍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回到了肚子里。他拉着孙德胜的手说道:“德胜啊,你是不知道把我吓成什么样子了,没事就好......你是不知道啊,任嵘把一安大厦的功劳都抢过去了,还把黑锅都扣在你身上了。不止是你,这孙子还打我的小报告,说之所以民调局一开始没有控制住局面,完全就是我这段时间办事不利,对手下的调查员疏于管理......”

  说到这里,杨书籍看了一眼身边的沈辣和车前子,随后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当年你整治我的时候,可是挺狠的......天黑之后我都不敢待在民调局里,速效救心丸一瓶一瓶往嘴里倒。这些手段你可不能指着我一个人坑......”

  “杨书籍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孙德胜笑眯眯的看了杨书籍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当年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不能把什么事情都扣在我身上。再说了,我看任句长挺顺眼的啊。想扣啥黑锅就扣吧,反正哥们儿我也不是民调局的人了。”

  杨书籍还想说几句的时候,穿了一身正装的任嵘打开病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孙德胜的夫人不在病房里,他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笑着说道:“杨书籍你也在啊.....孙德胜,我代表民调局全体工作人员看你来了......”

  任句长正在和孙德胜说话的时候,icu病房大门外面出现了一个娃娃脸的白发男人,看到病房里多了两个人之后,他并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回头冲着空气说道:“看准了,就是那个站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