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四十章 线人

第一百四十章 线人

  杨枭到底还是有些手段的,不到十分钟他便出现在了病房里。见到了孙德胜之后,这个娃娃脸的白发男人开口说道:“怎么回事?我听那群小鬼说又出来一只鬼魅?还想要弄死老任,我先把话说明白,这事和我没关系啊......”

  “没说和你有关系,老杨你和任局长又没有私仇。”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三言两语的将太平间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说完之后,抄起来一张画着符咒的纸递给了杨枭,继续说道:“这个是辣子在鬼魅身上发现的,辣子,你自己和老杨说吧。”

  沈辣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也是鬼魅的身体里面发现的,具体的我画不出来,左右就是这个意思。开始还寻思可能是老杨你的手笔,毕竟论起来纵神弄鬼这一套,当今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不用客气,我自己多大本事自己明白,我能排进前五就知足了。”说话的时候,杨枭已经端详起来符咒。不过看了半晌之后,老杨还是摇了摇头。随后他掏出来一柄自带着朱砂墨的灌水毛笔来,就在icu的墙上,龙飞凤舞的画了一道符咒来。

  沈辣见到符咒之后,立即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和我看到的一摸一样。”

  听了沈辣的话,杨枭的眉头反而皱了起来。看到孙德胜和车前子都是一脸茫然,他这才指着符咒解释道:“邪门了,这是我自创的控尸咒。出世以来也没有当着别人的面施展过......这不可能啊,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人会摆弄这个符咒。”

  看着杨枭眉头紧锁的样子,沈辣开口说道:“老杨,你自己回忆一下。你以前不是什么鬼道教的教主吗?是不是教给那个副教主或者教众了。”

  “这是我离开鬼道教之后自创的,从来没有留下来什么文字,也没有当着别人的面卖弄过。”杨枭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沈辣说道:“你再详细说说那鬼魅最后是怎么自爆的?”

  沈辣将自己抓住鬼魅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听了他的话之后,杨枭眉头反而拧的更紧了。他低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对着孙德胜说道:“符咒是我的符咒,不过不是我下的手......我也想不通了,这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啊。”

  看着一眼杨枭,孙德胜笑了一下,说道:“老杨,看你这话说的,我别人信不过,还能信不过你吗?不管那么人是谁,怎么弄到你这符咒的,早晚都会知道。虽然细节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是冲着任嵘去的,想要抓住幕后那个人不难......”

  孙德胜的话沈辣和杨枭还没有听明白,车前子先开了口,说道:“胖子,你这是打算把姓任的卖了,用他来作饵的,是吧?别那么看我,我又没说这个主意缺德......”

  孙德胜有些意外的看了车前子一眼之后,笑着说道:“还是兄弟你知道哥哥,不过这个不重要,又不是冲着我来的。老任受点苦遭点罪我还巴不得,先让他留在民调局里休息休息,不着急......”

  说到这里,孙德胜看了一眼杨枭,说道:“老杨,你先去办吴主任交代的事情。我可不敢耽误他的大事,等着事情办完之后立即回来。咱们商量商量任句长的事情......”

  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沈辣的电话响了起来。辣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直接将电话给了孙德胜,说道:“是任嵘的电话,百分之百是找你的。大圣你自己接吧。”

  孙德胜笑眯眯的接过了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我是孙德胜,不是沈辣......任句长你.......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除了这个线人之外呢?当初专案组的其他成员怎么样了?你等一下......”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打开了免提,电话里面传出来任嵘颤抖的声音:“我刚才给他们挨个打了电话,专案组的同志们都没事。连负责抓捕的武敬支队长也询问过了。除了我和横死的线人之外,其他人都没事。不过我已经让他们小心了,如果有什么异常的事情要及时通知我,我会派民调局的调查员前去保护——我这边来了电话,先挂了......”

  说完之后,任嵘已经先挂了电话。孙德胜将手机还给了沈辣的同时,说道:“就在任句长刚刚出事的同时,当年抓捕任氏兄弟的线人死在了监狱里。死因是突然发狂,明目张胆的想要越狱,最后被狱警开枪打死了。七点六二毫米的步枪子弹中了十一枪才死......”

  “七点六二毫米的子弹中了十一枪才死?”沈辣是军人出身,他知道步枪子弹的威力。他睁大了眼睛,继续说道:“搞错了吧?真中了那么多抢,身子就被打成两截了,怎么可能挨了这么久。”

  孙德胜回答道:“听任局长的意思,这个线人突然反常,先是冲击电网。身上被电光打得火星子乱串都没死,看守监狱的战士不干了,按着程序鸣枪示警之后开枪。都怕出事还是一枪一枪点的,之后那个人身中了十一枪之后才死。现在尸体拉去做尸检了,中了十一枪内脏估计都打飞了,也检验不出来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德胜突然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面前几个人说道:“听到了吗?任嵘的声音发颤了。事情一天没有解决,他就一天不敢回家。”

  看到没有自己什么事了,杨枭转身离开了病房,去给吴仁荻办事去了。老杨离开之后,车前子开始觉得劳乏起来,他也不管孙德胜和沈辣了,回到自己的病床上睡了起来。

  一直睡到了后半夜,车前子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车前子......醒醒吧,我过来看你了......你醒醒啊,起来看看我.......”

  这声音听着耳熟,怎么那么像家里的那个老登儿?车前子立即睁开了眼睛,见过浑身上下都是血的孔大龙站在了自己的病床前,一脸的血泪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