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涂鸦

第一百四十七章 涂鸦

  寂静的车厢里,虽然没用免提,不过邵一一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孙德胜的两个兄弟都听的清清楚楚。车前子还没有什么,沈辣的眉毛动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通过后视镜看了孙胖子一眼。

  孙德胜尴尴尬尬的挂了电话,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什么我说梦话的时候,被我们家一一听到了。不是我说,就是你们三个人知道了。天地良心,除了哥们儿我和你们俩,还有我老婆之外,再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到了来电显示之后,孙德胜先是对着沈辣和车前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小心翼翼的接起了电话:“吴主任,您老人家怎么还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指示......”

  听到是吴仁荻的电话,沈辣和车前子都来了兴致,竖起来耳朵听这位吴主任电话里面说的什么。随后,那特有的刻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指示不敢当......听一一说,五室姓萧的被你连累死了?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什么时候也连累连累我......没事少看点乱七八糟的电影,学着人家玩无间道......行了,一一问起来,记得说我已经安慰过你了......”说完,也不管孙德胜怎么样,吴仁荻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孙德胜别说还嘴了,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到那边挂了电话,孙胖子这才一脸纠结的说道:“好吧,除了哥们儿我,你们哥俩、我老婆和吴主任之外,再没有第五个人知道......”

  孙德胜三人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这里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死伤的人员已经送到了医院。交警取证之后,将受损的车辆拖到了一边,确保高速公路可以继续运行。

  孙胖子找到了当地交警负责的大队长,报了老郑的字号之后,便开始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搞得差点封了高速公路。

  这位交敬大队长也是一脸无奈,说道:“领导,我干交敬也二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看到那辆箱卡了吗?踩着油门逆向行车直接撞到那辆沃尔沃了,幸好沃尔沃的司机反应快,及时跳车逃生了。不过后面那几辆车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当场就死了两个。听说其他的伤员送到医院路上又死了好几个......”

  顺着大队长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辆擎天柱式的大型集装箱卡车横在路边,旁边是被它撞毁的几辆轿车。其中一辆沃尔沃损坏的最为严重,已经被完全压瘪,好在车厢里面看不到血迹。这辆车应该就是萧易峰的座驾了。后面还有几辆车损坏的也很严重,而且车上都有血迹,足见刚才车祸现场的灿烈了。

  听着大队长介绍完了当时的状况之后,孙德胜说道:“都撞成这样了......大卡车的司机呢?抓到了没有?”

  “抓是抓到了,不过他也闹的厉害,说自己被鬼迷了。是鬼操控的卡车......”大队长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时给他测了酒驾,不过什么也没测出来。领导,估计这人是个抽白面的,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做毒瘾测试了。一旦证实了是毒驾的话,情节特别巨大,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再加上认罪态度不好,这小子等着挨枪子吧......”

  孙德胜点了点头,和大队长商量了一下,让沈辣到大货车上寻找线索。白发男人围着大箱卡里里外外转悠了几圈之后,回到了孙胖子身边,冲着他使了个眼色,示意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孙德胜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最后和大队长客气了几句之后,便乘车离开了这里。行驶了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小旅馆前,三个人下车直奔了三楼的三零三号房间。

  在高速公路上捡回来一条命的萧易峰就藏在这里,孙德胜叫开了门之后,这才看到除了萧副主任之外,郝文明、郝正义哥俩也在这里,保护着萧易峰......

  两拨人相见之后,车前子先开了口,对着萧易峰说道:“老萧,你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小旅馆藏着?还在公路边上,这人多眼杂的不怕幕后的人杀过来?”

  挨着孙德胜的关系,萧易峰也不挑车前子的礼。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里我之前处理事件的时候来过,老板认识我,不需要用身份证登记。我刚刚离开小北监狱,回来的路上就有人算计我。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能不用身份登记的,还是尽量避免的好。我也是胆子小,又请了两位郝主任来帮忙。”

  “小萧你客气什么?不是我说,就算你不找我们哥俩,我们在民调局也呆不住了。”郝文明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你是不知道现在局里成了什么样子,昨晚老任回来之后,就把值班的人都叫起来了。还用句长的特权开了五室的库房,把大小家伙都取了出来。现在他——原先你的办公室都成了军火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干什么......”

  没等郝文明说完,另外一位郝主任也开了口,说道:“老任在局里的事情一会再说,大圣,现在能肯定是针对他吗?还是说幕后那个人还有什么企图......”

  孙德胜冲着两位郝主任笑了一下,说道:”“现在还看不出来什么,不过既然有人想要灭老萧的口。那就说明他在小北监狱发现什么了,不是我说,可能老萧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要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着急灭口了。”

  萧易峰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能查到的东西,都是狱警和当地敬察提供给我的。单单为了这个就要灭口的话,小北监狱哪里最少还得灭五十个人的口。我能查到的线索,在那里都是有记录可寻——等一下,别说还真有点东西是我自己查到的......”

  说到一半的时候,萧易峰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他从电话里面调出来一张照片,随后将电话递给了孙德胜,说道:“这个是我去找公交车司机问话的时候,无意之间看到的。觉得有意思就拍了下来......”

  萧易峰说话的时候,几个人都将脑袋凑了过来,看到了照片上的内容。是在公交车最后一排的座位上,被人用红色的笔画的涂鸦。画的是一个没有脑袋的人正在拼命的奔跑,因为画的实在太烂,加上又不是什么符咒,就是郝家兄弟看了,也并不以为这是什么线索。

  孙德胜更加看不出来什么,不过他还是有话要问萧易峰:“老萧,公交车你也查过了。车上没有录像吗......你把照片发给杨枭,看看他认不认得......”

  萧易峰一边给杨枭发照片,一边回答孙德胜的话,说道:“录像是有,不过只有前门的,后门的录像坏掉了。显示的确在小北监狱那一站上了个女人,至于她什么时候下的车,就不得而知了。”

  这边照片刚刚发出去,杨枭的电话就到了。萧易峰直接开了免提,接通之后,听到老杨有些着急的声音:“萧易峰,这照片在哪看到的?什么都别说,赶紧的,直接擦了照片,有人再用这个藏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