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咒画

第一百四十八章 咒画

  听到杨枭的话说得急,孙德胜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老杨,你好好说话。怎么就藏尸了?不就是一张画吗?”

  “孙德胜你也在?那就好了......”杨枭喘了口粗气之后,耐着性子继续说道:“我看照片是在公交车上拍的,是吧?赶紧找到那辆车,擦掉那张咒......要不然的话,还会有人遇害的。你们先去想办法擦了画,我这边再给你们慢慢解释......”

  杨枭少有这么着急的,众人感觉到事情不对。当下直接离开旅馆,前往小北监狱的方向。孙德胜还动用自己的关系,扣下了那辆公交车,不许人再上去。

  郝家哥俩开了一辆面包车过来,正好可以坐下这几个人。车子开动之后,杨枭那边也开始说起来这涂鸦的来历。

  这个分尸法是元朝贞古道观蒋箴,韩光师徒俩斗法的产物。当时的观主蒋箴收了个叫做韩光的弟子,这个弟子的天赋极高,学习了十年道法之后,已经有了超越师父蒋箴的苗头。

  蒋箴有些嫉贤妒能,察觉到弟子要超过自己之后,便不再教授韩光道法。只是派他下山云游,美其名曰要在世俗当中修炼道法。韩光一走就是十三年,当中从来没有回来过,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时间一久,蒋箴便以为他死在了外地。

  就在蒋箴刚刚过了七十大寿之后不久,一位经常给道观捐赠金银的财主身故。财主家里人来道观报丧,顺便请蒋箴主持道家法会,渡化财主的亡灵。

  看在这些年道观依仗着财主的份上,蒋箴亲自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下山。财主家摆了七天的法会,蒋观主年事已高,不能像壮年那样的主持法会。和主家商量了一下,只是第一天意思了一下,然后就被请到书房休息。剩下的几天他一早一晚露个面就行,白天由他另外一位弟子主持法会。

  一转眼,几天便到。到了七天头上,蒋箴要主持财主的下葬意识。他天不亮就带着弟子们过来准备,就在他在徒弟们的搀扶之下,准备最后送送老财主的时候,才发现棺材里面空空如也,里面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这一下把蒋箴吓得够呛,第一天过来的时候,他明明看到财主就在棺材里面躺着的,怎么自己几天没有照顾到,尸体就消失不见了?

  这几天,就是他们贞古观的道士守着尸首,现在死人不见了,财主家指定要向他们兴师问罪。

  蒋箴冷静下来之后,吩咐徒弟们不要声张,他先查看了一番棺材。果然在棺材的四周发现了几幅奇怪的画,画的都是一个意思,一个肢体残缺的人正在奔跑。这几幅画的内容细节不一样,有的没有脑袋,有的没有手、脚,有的上下半身少了一截。

  一开始蒋箴也没有将这几幅好像孩子画的画放在心上,不过后来一名弟子提醒了他:“师父,这几天来吊唁的人不少。当中真有几个嚎啕大哭的,趴在棺材上哭个没完,最后还是本家来人架走的。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么有感情的,不是本家至亲,就是在那拜的把兄弟。后来问了一下,才知道哭灵的是他们家的邻居,去年还打了一场,实在不像有这个交情的......”

  听了弟子的话,蒋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过他自己又说不清楚。最后趁着天还没量,本家还没起来,蒋箴让他一个弟子躺在棺材里,随后让那个提醒他的弟子学着邻居的模样,扒在棺材上哭灵。

  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就在这名弟子趴在棺材上的时候,他的表情突然变了,随后不由自主的掏出来自己的匕首,去割棺材里面弟子的脑袋。其他的弟子见状急忙过来制止,没有想到的是,那几个弟子也变了模样。不制止不说,竟然开始纷纷帮着自己的师兄,去割棺材里面那个人的脑袋。

  蒋箴见状大惊,急忙过去拉开了弟子,同时吩咐棺材里面的弟子离开,这才算结束了一场闹剧。

  这一下蒋箴明白了过来,这是有人在施法作乱,他已经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在棺材上面画了几幅咒画。等到有人来吊唁的时候,分批的带走财主的尸首。

  这个蒋箴也是有本事的人,他施法利用财主的魂魄,在一间破草屋里发现了尸体。除了尸体之外,还有当年自己亲手给韩光制作的一枚辟邪铜钱。这一下子他什么都明白了,这是弟子在记恨自己,走了十几年在外面学到了本事,回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当初蒋箴也是留了一手的,他还留了韩光的毛发和生辰八字。蒋观主先忍了这口气,将财主的尸身放回到了棺材之后,他立即施法引来天雷,将躲在暗处的韩光劈死了。

  韩光死后,他留下里的东西便被蒋箴发现了,里面详细写着咒画的原理和画法。可惜自以为名门正派的蒋箴不屑去学,便将它藏在了观中。后来蒋箴死后,那咒画便消失了。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出现在公交车上了。杨枭早年间看过咒画的残本,这次算是见到真迹了。

  听杨枭说完之后,车前子忍不住说道:“老杨,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公交车上被分尸了?车上的人每一站都有上下,怎么可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一个大活人分了之后带走了?”

  杨军在电话里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在车门上做手脚。只要上车的人都会着道,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为我所用了。不过事情只要一结束,我就会抹掉一切痕迹。包括车门上和座位上的咒画。”

  这时候,郝文明也开了口,说道:“那我再问问,这些人真的分尸,为什么公交车上一点痕迹都没有?那可是杀个人大活人,那么多的鲜血又怎么处理的?”

  杨枭似乎想到了要问这个问题,他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想要不出血,我最少有二十种方法。我能做到的,一定还会有人知道。”

  老杨的话刚刚说完,萧易峰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他皱着眉头接了电话,随后电话里的声音说道:“是萧领导吗?找到高艳莲的尸体了。不过她被人分尸了。尸体分散在全市的各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