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柜里的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柜里的人

  看着司机磕磕巴巴的越说越急,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几个距离较近的乘客也纷纷躲开,担心一会司机要是发飙再把他们当成了人质。

  “哥们儿,你先把家里人头的事情说明白吧......”孙德胜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其他的乘客说道:“行了,现在暂时证明你们和这起碎尸案没有直接的关系,最多也就是被人迷晕、催眠之后无意识帮着抛尸。你们先回家里休息,不过没有彻底落案之前,各位都不可以离开本市。还有,这起案件已经被列入了保密名单当中。一会会给你们保密文件,看明白签了字才能走。

  不是我说,如果这起案件日后经由在座各位的口传出去,可不是做个一两年大牢就完事的。还有就是你们要是心里有什么问题,去找个心理医生聊聊。毕竟这案子一般的敬察看了都受不了......老萧,还得麻烦你带他们下去。”

  这些乘客跟着萧易峰下了公交车,被带回大楼里面签署保密协议。只留下哭丧着脸的公交车司机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也不敢乱动,只是一个劲的向孙德胜解释,说道:“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打开冰箱看见一个人脑袋,当时也是吓得不轻。一屁股就坐地上了,您派人去我家瞅瞅,冰箱旁边的地砖都被坐碎了两块......”

  “哥们儿,你再回去想想,什么时候想到了是怎么杀人分尸的,什么时候我们再谈。”说到这里,孙德胜打了个哈欠,随后对着沈辣说道:“辣子,你把这哥们儿回去关起来。什么想明白什么时候再问他的话。”

  司机还想要争辩几句,却被白发男人抓住了胳膊。这一瞬间,司机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乖乖的跟着沈辣下了公交车,随后又被带回到了刚才关押他的地方。

  看着一车的司机、乘客都下了车,车前子这才开了口,冲着孙德胜说道:“胖子,你这三言两语的就算是审讯了?不行啊你这个......老虎凳辣椒水什么的都没上,谁和你说真话?要我是那个幕后黑手,我也说想不起来了,反正你也证实不了。再说了,谁那么缺心眼,杀个人分了尸,最后把脑袋仍自己家的冰箱里?两位郝主任,你们说说看那个司机像幕后黑手吗?”

  车前子说话的时候,郝家兄弟俩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孙德胜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小道士,说道:“兄弟,不是我说,你还是没明白哥哥我想干什么。按着我的推算,好像这次车内分尸的事情,不可能画几张画就完事了。现场一定有人看着,一旦出事的话还有可能补救。不过这个人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会是司机。因为这个人是空着手离开这辆车的......”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走到了车厢靠后的位置,伸手拉开了地板上暗门,露出来里面空空如也的一个小暗格。这里已经给法证人员检查过,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水味道。这里应该是存放工具的位置。只是不知道那些工具都哪去了。

  孙德胜比量了暗格的大小,随后对着车前子说道:“这个大小放人头正好......如果哥哥我是这个人的话,会把自己藏在其他的乘客当中。下车的时候也会带一份碎尸走,随便找个地方扔了。然后等到后半夜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再来这里带走人头,送到司机家里的冰箱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德胜看到已经有刚才的乘客从大楼里面走了出来。他笑嘻嘻的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除去司机还有十八个人,有十七个人在前面当着,还真不容易查到这个人......”

  知道了这车上发生了碎尸案之后,这些乘客出来都估计的避开这辆公交车。看着他们有所忌惮的样子,郝文明冲着孙德胜说道:“不是我说,大圣,现在分派一下吧。你放了十八个人,我们六个一人得看住三个。这个难度有点大......”

  “郝头,谁说要看十八个的?”孙德胜嘿嘿一笑,看着其中一个离开敬局大院的乘客背影,说道:“看住这一个就行了......”

  心有余悸的离开了敬局大院,李会计还是表现的有些不舒服。为了赶紧离开这里,给他的保密条例看都没看就签了字。随后他第一个离开了这里,原本敬局门口就有个公交车站,不过想到了昨天的事情,李会计还是奢侈了一把,叫了一辆出租车载着自己回了家。

  家里李会计的老婆也急的火烧火燎,自己男人被敬察带走之后,她就被吓坏了。去了敬局询问怎么回事,却没有人和女人说清楚。现在看着李会计回来,她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只不过不管她怎么询问出了什么事情,李会计都一言不发。也不说自己为了什么被敬察带走的......

  女人这就感觉到不对了,突然被敬察带走了,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不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放回来了?不用问,这一定是去瓢昌了,他找的小姐被敬察抓了,小姐把老李点了。这是交完了罚款之后,才给放出来了......

  李夫人脑补了老李瓢昌的画面之后,当下气的一股火直奔脑门。她二话不说,直接给了自己男人一个嘴巴。边打边说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平时抠的一分钱就不舍得花,结果钱攒下来你拿去瓢昌了......你说你对得起我吗?”

  这个巴掌把李会计打蒙了,反应过来之后,便将自己憋着的一肚子火撒在了女人的身上。平时有些怕老婆的李会计真急眼了,跳起来冲着自己的老婆一顿拳打脚踢。

  就在这两口子互相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有人按动了门铃。两口子这才算停止了争斗,还是李会计擦了擦脸上的血,气鼓鼓的去开门。不过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心里面那点火气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就见大门口站着的是刚才敬局公交车上的几个外地人,其中一个带头的胖子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是不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你们两口子玩的够大啊。这都见血了......不是我说你,你们这岁数别玩的这么极端。一旦孩子突然回来了,看到影响不好......”

  说着,也没等李会计相让,孙德胜已经走进了人家家里。冲着满脸是伤的女人说道:“嫂子吧?不用搭理我们......千万不要留饭,整八个盘子八个碗的就不好了......这边是你们两口子的卧室吗?我进来看看......”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推开了卧室门,带着五个人一起走了进来。他直接走到了璧柜之前,掏出来手枪对着柜门,说道:“放你出来了,不回家不说,还来人家干什么?”

  孙德胜的话刚刚说完,站在一边的沈辣突然动手,一把拉开了大柜门,就见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半大小子躲在柜子里面。正是公交车上第二个回答的初中生,他已经在大柜里面画了一副缺了人头的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