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孙德胜的怒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孙德胜的怒气

  车前子打断了女人的话,说道:“等一下吧,你们俩到底是兄妹呢?还是两口子?怎么呢一会兄妹一会夫妻的?这俩要是怼一起了犯法啊......”

  女人瞪了车前子一眼,说道:“我和何昆即是兄妹也是夫妻,这是我们鬼道的规矩。如果生了兄弟姊妹的话,年长的不论男女都要驻颜养生,终生以孩童的模样视人。年轻的则要与之结为夫妇......”

  何素兰说的是印泥鬼道的古怪传统,为的就是从小培养出来家族的咒杀高手,毕竟谁也不会在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样一来此人不可能在像正常人一样娶妻生子,为了延续香火只能从至亲当中找人与这人结为夫妇,生的孩子也和他们一样。如果生了独生子就是上天垂怜,但凡第二子降生,长子噩梦一样的人生就算是开始了。

  何素兰说到鬼道的时候,杨枭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这时候他终于听不下去了,打断了女人的话,开口说道:“鬼道教没有这样的规矩,你们是何佑昌的后世子孙吧?我就是鬼道教的杨枭了。早知道你是佑昌的后代,刚才我会客气一点的......”

  女人有些疑惑的看了杨枭一眼,说道:“我们是印泥鬼道何家,不是什么鬼道教,也不认识谁叫杨枭。何佑昌的确是我的先祖,不过他是清朝时期的人了,已经作古一百多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看起来佑昌还是记仇......”杨枭没有再理会何素兰,他转头对着孙德胜几个人说道:“何佑昌当年是我鬼道教的左护法,他算是我的徒弟。不过后来因为他与其亲姐成亲,还生下来孩子。当时就是我们鬼道教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丑事,后来我便将他逐出了教门。听说佑昌带着妻姐、孩子下了南洋,后来这么样就不得而知了。想不到他会在南洋创立鬼道......”

  解释了自己和何家的关系之后,杨枭转头冲着女人继续说道:“那么说的话就明白了,控尸咒就是你们先祖传下来的,对吧?你们用这个咒法操控鬼魅杀人......”

  “什么控尸咒?”女人满脸茫然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们什么时候操控鬼魅杀人了?有人花钱十五亿印泥盾的定金找到我们,要我们杀两个人,说好了事成之后还有五十亿印泥盾的酬劳,不过怎么杀要听老板的安排。先是操控一个叫做高艳莲的女人去小北监狱,让她将疯魔降传到江挚(线人)的身上。造成江挚越狱被打死的假象,我们在杀了高艳莲灭口......

  不过这次老板十分苛刻,要求我们严格遵守他设定好的剧本行事,本来一下子就可以解决掉高艳莲的,偏偏要麻烦在车上施展咒画杀人分尸。因为他给的价钱高,我们也只能听他的,假扮成外地过来的母子......”

  “等一下,你说前后两次要杀掉任嵘的人不是你们姐弟......”孙德胜突然明白了过来,他急忙掏出来电话,给民调局的老莫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孙德胜抢先说道:“老莫,你听着,现在开始你们任句长哪里都不许去......你再说一遍?他老婆早上出车祸了。现在老任带着你们二室的人一起去了医院......”

  听到这里,孙德胜直接打开了免提,让身边所有人都可以听到老莫说的是什么:“大圣,你也不同担心,老任去一趟医院,差一点把我们二室搬空了。熊玩意儿和大官人带着六十多号人,配齐了装备保着他......再说了,现在青天白日的,又不是晚上害怕再有人用鬼魅杀他啊......”

  “老莫,哥们儿我不和你废话了。记得,赶紧给大官人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不行,你还的派人去迎一下......哥们儿我他么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来不及和你解释,等着我回去再细说......”孙德胜说到这里的时候,抢先挂了电话。

  和老莫说完之后,孙德胜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哥们儿我又被人耍了,现在老任百分之百被人埋伏了。对这样的高手大官人和熊玩意儿白给,吴主任和杨军,还有老杨你又不在邶京。剩了一个屠黯又被吴主任打发过来保着我老婆孩子了......”

  听了孙德胜的话,其他的人也都明白了过来。当下萧易峰先开口说道:“从这里回邶京,最快也要三个小时。大圣,要不然的话,你让屠黯去一下吧。吴主任不在邶京,也只有你可以指使动他了......”

  麻烦自己老婆的保镖去保护任嵘,孙德胜心里多少有些不情愿。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大事为重,他站了起来给邵一一打过去了电话。

  过了好一阵子,他老婆那边才接了电话:“胖子,你找我什么事?我现在在医院呢......今天是小五接种疫苗的时间,保健院的疫苗打完了,让我直接来医院打疫苗。什么事情你快点说,快轮到小五了.......”

  邵一一的电话里都是嘈杂的声音,听着就知道是在医院。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话筒里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弟妹,怎么你也在医院?别提了,我老婆刚才出了车祸,我赶紧过来看看......德胜那边的事情你帮着我说说,都是组织上的安排......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要好好感谢他。这样,找一天你们两口子都有时间的,我请你们吃饭......”

  好死不死的这是任嵘的声音,他老婆竟然在这家医院里。孙德胜听到了这个声音,记的脑袋都快炸了,当下也不顾身边还有人了,冲着电话大声喊道:“一一!不能待在医院里......让屠黯带着你回家去!赶紧的!越快越好.......”

  孙德胜的话还没有说完,听筒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随后是大人、小孩的惨叫声,孙胖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不停的对着电话喊道:“一一!你怎么样了......一一,听到回一下......一一,你怎么样了.......一一......”

  无论孙胖子怎么呼喊,始终听不到邵一一的回应,只有现场的惨叫声和哭喊声......

  饶是聪明如孙德胜,沾上至亲之人出事,他自己先麻爪了。平时那些心眼都没有了,只知道抓着手机不停的喊自己老婆的名字。

  沈辣见到不对,走过来从孙德胜手里抢过了手机。随后他掏出来自己的电话,给屠黯打了过去。电话接通之后,沈辣将手机递给了孙德胜,说道:“你自己问......”

  没等孙德胜说话,电话里面却传来了邵一一带着哭腔的声音:“辣子,你把电话给我们家胖子......胖子,吓死我了......刚刚看见任嵘了,我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几个快死了的人突然扑过来了,还炸了个氧气罐......吓死我了,好像有人伤亡了......胖子、胖子你在吗?”

  听到自己老婆没事,孙德胜这次才算是松了口气,他安慰了自己老婆几句,然后让屠黯保着她们娘俩回家。一直听到邵一一上车的声音之后,孙胖子这才关了电话。随后用自己的电话拨了个号码打了出去,电话接通之后,孙胖子不苟言笑的说道:“老任,你没死就好,听着,现在开始按着我说的办。这件事不止是冲着你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