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人

  接通了电话之后,却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孙德胜句长是吧?不好意思牵连到了您的家人了。这件事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为了表示歉意,我已经退了对任嵘的行动。对您也有一份心意,稍后您就会收到......”

  这人的声音经过了处理,孙德胜只能听出来这是个男人,却无法分辨出来说话这人的年纪和语调。

  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都退了,那就再干脆点自首得了,也算争取个好态度。要不然的话,被哥们儿我找到那就是两回事了。不是我说,你这操控鬼神暗杀的本事有点意思,在暗夜挂名了没有?这个得排前五了吧......”

  “孙句长您不用试探我了,暗夜的林怀布和您有约定,他们不参与国内的事情。”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您在气头上,我说什么您都听不进去。稍后,您看到了我的心意之后,自然就会相信我了。您贵人事忙,我就不打扰您了......”说罢,这个人已经抢先挂了电话。

  孙德胜看了一眼手机的通话记录之后,低头思索了片刻。随后让杨枭、郝家兄弟一起将何家兄妹倆送到民调局审讯。剩下的沈辣和车前子继续进入医院当中。

  他们几个人还没等进入医院,二室的熊万毅带着几个调查员走了出来。见到了孙胖子之后,熊玩意儿凑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胖子,你交个实底。刚才那一处大戏是不是你安排的?闹的太大了啊,还差一点伤到你老婆......弄走老任办法有的是,你说你这是何苦......”

  “老熊,你这是想调哥们儿我的话吧?”孙德胜冲着熊万毅笑了一下,说道:“不和你扯淡了,老任现在怎么样了?没吓的尿裤子吧?”

  “别提了,他把自己关在上面院长室里,忙着写调职报告呢。”熊万毅看了孙德胜一眼之后,带着他们向医院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刚才你是不知道啊,部里的大领导和几个副部轮流打电话,给老任骂了个狗血淋头......他接你的班才几天,一安大厦死了那么多人,现在又是市中心的大医院。好家伙,刚才几个行尸闹事的时候,周围好几百个病人,还有人拿手机拍下来直接就发网上了。自打民调局成立以来,还没这么招摇过。刚才我表姐老公的妹妹的姨夫的小舅子还打电话问我,说在网上看见我在打僵尸......”

  “刚才老任在电话里挨骂了?”孙德胜笑眯眯的打断了熊万毅的话,随后他继续说道:“是打得他手机吗?还是直接打到医院的座机了?”

  “手机啊,电话直接说没电了。”熊万毅不明白孙德胜说这个干什么,随后他继续说道:“刚才电视台和敬察都到了,打听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我还是按着你那时候的老办法,说是有人假扮丧尸医.闹,不过视频都发网上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混过去。这点上电梯,老任在十一楼的院长室......”

  不用赶到院长室,刚刚出了电梯就见到了愁容满目的任句长。他亲自出来迎接孙德胜,见到他们一行人从电梯出来之后,唉声叹气的说道:“德胜,我想好了,民调局的句长还是你......”

  任句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德胜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任句长,我电话没电了,得给老婆孩子报个平安,麻烦手机借我用一下。”

  任嵘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孙德胜会问自己借手机。他身边好几个人手机都没电了?虽然不明白孙胖子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掏出来自己的电话,解锁之后递给了孙德胜。

  当着任嵘的面,孙德胜笑眯眯的打开了通话页面,果然最后一个电话号码显示的是自己,时间就是几分钟之前......

  孙德胜将手机页面转到了任嵘面前,说道:“任句,四分钟之前,手机在哪里?”

  任嵘不是笨人,他马上就明白了孙德胜的意思。他急忙回头对着二室的众人说道:“赶紧封锁医院,调取刚才院长室外的监控摄像。只有四分钟他还在医院里......”

  孙德胜没有搭理任嵘,他带着沈辣、车前子坐在电梯口旁边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忙碌起来的任句长,随后对着身边的两个兄弟说道:“有点意思了,这个人明明有机会当面干掉老任的,可是就用他的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电话的这会功夫,老任已经死了十几个来回了。”

  沈辣说道:“大圣,这个也算是个高手了。比起来一安大厦八零八里面那个人也差不了多少,你可不能大意了......”

  车前子也跟着说道:“辣子说的对,胖子,不是我说你。最近你可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可别牵着牵着习惯了......他们都说你以前怎么怎么了不起的,怎么现在一路被人压着?还有脸说杨枭一直被翻盘,你现在不也差不多吗?你这样可不行,得支棱起来啊......”

  “要不是看在咱们是兄弟的份上,哥哥我现在让你翻翻盘......”孙德胜冲着车前子坏笑了一声,随后看着忙忙呼呼的任嵘,继续说道:“老任还是慌了,四分钟之前了,那个人要是有点法术的话,这时候都离开邶上京了......看起来那个人真是要讲和,可惜了——晚了......”

  任嵘忙乎完之后,坐在了孙德胜的身边,唉声叹气的说道:“德胜啊,这次我是认栽了。我二十一岁进了敬察队伍,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灰头土脸的。我想好了,民调局句长不是我能承受了的,我已经打了调职申请,回部里忍到退休就得了。不过做事要有始有终,我要抓住这个人之后,在离开民调局......”

  “老任,你可不能走,民调局还指望着你呢......”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对着一脸不以为然的任嵘继续说道:“哥们儿都想好了,我也打算回民调局继续做副句长。我去镁国之前就是副句长,句长一直就是杨书籍兼着的。现在我们三个人搭班子挺好......”

  任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就是来取代孙德胜位置的。民调局之前一直风雨不透,连部里的人都插不进来。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把他派过来接手。想不到做了句长当天就闹出一安大厦这么大的事件。最后还是孙德胜带着人解决的......

  一安大厦的事件还没有彻底完结,又闹出来有人操控鬼神暗杀自己的事情,也是靠着孙德胜的人才让自己化险为夷。现在医院闹鬼的视频都发网上了,上面还有自己被行尸追着到处跑的画面。一查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刚才部里的大领导骂得没错,敬察的脸都被自己丢尽了......

  原本想着灰头土脸的回去,找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忍到退休就得了。没有想到孙德胜会对自己说出来他回民调局做副句长,句长竟然让了出来。

  看着任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样子,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老任,这几天哥们儿我想的也不少。还是民调局适合我,平时工作上的事情我来。生活上的事情让给杨书籍,上面的雷......”

  这时候还有啥说的,任嵘一把抓住了孙德胜的手,说道:“有雷我给你们顶着,德胜——大圣啊,你放心,我在你头顶上,天塌下来先压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