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杜倩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杜倩

  “咋就长生不老了?”车前子虽然在民调局经历了不少,不过还是对长生不老这样对事情不以为然。他坐在邵一一的身边,替女人抱着孩子。嘴里继续说道:“大家伙马上就一块吃饭了,就别假装神仙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宇宙飞船都上天多少艘了,外星人都快见着了,谁见过神仙?老屠,神仙不吃香了,下次再吹牛逼,说说降维打击什么的......”

  屠黯看了车前子一眼,说道:“你不信我是长生不老之人?不止是我,杨枭、杨军,还有你们这边的沈辣都是长生不老的身体......”

  “拉倒吧......”车前子撇了撇嘴,继续说道:“想让我信你是长生不老的人,就一种办法,一枪打在脑门上,不死我就信......”

  小道士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车外响起来一声枪响。随后屠黯身边的车窗玻璃被子弹打碎,这颗子弹继续往前冲,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屠黯的眉心......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这几个人一跳。孙德胜不敢就地停车,一踩油门汽车直接冲过了街道。在他脚踩油门的一瞬间,沈辣已经拉开了车门,一瞬间从车上跳了下去。随后白发男人向着对面举枪的男人冲了过去。

  邵一一有些被吓着了,只不过孙夫人害怕的点和车前子想的不一样。她一把抱过来自己爹女儿,在她脸上查看了起来。确定没有被碎玻璃茬子划伤,邵一一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她竟然完全不顾屠黯的死活,好像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面,现在已经麻木了一样。

  这时,另外一件让车前子愕然的事情发生了。中枪之后的屠黯只是擦了擦额头上的鲜血,随后竟然伸出来两伸手指,将镶嵌在自己眉心上的弹头抠了出来。随后他眉心的伤口以肉眼可以见到的速度快速的愈合起来。

  “现在相信了吗?”说话的时候,屠黯一把拉过来车前子的左手,将手里的弹头按在了他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日后你有机会长生不老的话,你要考虑清楚......”

  车里的其他人都习以为常,除了错愕的车前子之外,孙德胜的宝贝女儿冲着突然咯咯笑了一下,好像这个中了一枪没死的人多么可笑一样。

  这时候,孙胖子找到了隐蔽的位置,听好了车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孩子。这时候的孙德胜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对着自己的老婆说道:“看起来这顿饭吃不成了,一会我让老屠送你们回家。”

  邵一一也是民调局出身,见过大场面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用枪的,那就不是什么大事。你自己小心点,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孙德胜笑了一下,说道:“你老公我又不是杨枭,哪有那么容易翻船.....”

  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沈辣抓着一个男人的头发,生生的将他拖到了车前。将男人扔在了孙德胜面前之后,白发男人说道:“刚才开枪的就是他了,你自己说,谁派你来的......”男人明显是被吓坏了,顺着裤管溜出来屎尿。他的身体哆嗦个不停,别说回答了,他现在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孙德胜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孙胖子接起了电话,说道:“郝头,嗯、嗯,什么时候的事?我这边也是,刚刚有个枪手对着我们的车开枪。估计是冲着我来的,没事......打在老屠脑门上了。你们那边怎么样?六个人全部抓住了啊......”

  说了几句之后,孙德胜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让沈辣将吓懵了的男人扔到了车里。随后也不让邵一一回家了,换做沈辣做司机,商务车向着民调局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汽车开起来之后,孙德胜这才说道:“刚才六个枪手创民调局,在大门口就被尹白拿下了。现在正在审讯,已经有人招供了。他们是冲着任嵘去的,估计这个孙子也是和他们一伙的。八成是冲着我来的......”

  “孙德胜,你猜错了。这次是冲着你夫人来的......”没等孙德胜说完,屠黯开了口。他继续说道:“下午在医院遇险之后,我便在你夫人身上下了祸引。只要针对她的伤害,都会引到我身上来。刚才枪手瞄准开枪的就是你的夫人......”

  原本依着屠黯,就要在车上审讯枪手。可是又怕吓着邵一一、邵舞母女俩,只能忍到民调局,那就要使点手段了。

  听到枪手是冲着邵一一去的,孙德胜脸上的笑容变得阴森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趴在脚下的枪手,慢悠悠的说道:“这里到民调局还要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之内你说,到了民调局之后,那可就是我说了。白头发的本事你看到了,进了民调局让你看看他是怎么拔了你的皮的......”

  孙德胜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前子觉得脖子后面一个劲的掼凉风。还是那个小不点小五子,拍着巴掌哈哈大笑了起来,对着男人一个劲的做鬼脸,嘴里不清不楚的说道:“扒皮......进了民调局就扒皮......”

  枪手再也受不了,缓过来之后,说道:“我说......我跟着杜倩混的,本来下午跟着她请来的高人一起,去刺杀任嵘的。不过事情进行到一半,高人突然让我们都撤了。回去之后,杜倩很不高兴。她看了我们带去的视频,视频里面显示这个女人差点受伤,高人看到这才撤了的。那么好的机会浪费了,杜倩发脾气让我们自己干,当场我来刺杀这个女人,剩下的人去民调局刺杀任嵘......”

  孙德胜想到了什么,对着男人说道:“杜倩?是杜家三兄弟的亲戚?”

  “是,是他们大姐。老杜家是这个女人说的算。”男人偷眼看了一眼沈辣之后,继续说道:“前两年杜家男人都毁在了任嵘手里。抓得抓、杀的杀,就跑了杜倩这么一个女人。她在国外躲了一阵子,这才回国不久。就是她找人谋划刺杀任嵘的事情......”

  孙德胜来了兴致,说道:“说说她请的高人,说出来的话算你立功表现。”

  已经打开了话匣子,那就说到底吧。男人还是杜倩的亲信,知道不少事情:“这个高人不一般,他会操控鬼神杀人,是杜倩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不过我们这些做小弟的都不知道高人的来历。当初还有人以为这是个骗子,还想查他的底。结果过了几分钟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男人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对了,这个人好像有什么残疾,听不得有人说残废这样的话。曾经有人当着他的面,骂过一个要饭的。怕他这辈子残废,因为上辈子缺过德。结果当天晚上骂人的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了这个,那几天杜倩都不敢和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