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快递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快递

  知道有枪手对自己老婆下手,孙德胜也不敢让邵一一回家了,当下带着这对母女俩一同去了民调局。

  此时的民调局已经戒备了起来,二室一大群人聚在了大门口,还在院子外面设立了路障,防着当年高亮时期民调局被重创的重演。

  看到孙德胜的商务车到了,二室的人急忙过来抬走了路障。孙胖子降下了车窗,对着外面的西门链说道:“大倌人你们怎么个意思,怕别人不知道民调局出事了?人都进去,把尹白放出来就行了。可惜杨军在外地,要不让他把黑猫带过来孽两嗓子也行......”

  西门链苦笑了一声,凑在车窗边说道:“老任被吓着了,让我们出来给他壮胆。依着我们几个主人的意思,直接把局里的阵法打开,不是民调局的人一个也进不来。老任就是不答应,说他不信这些连七八糟的阵法,这人啊不信点什么是真不行.....”

  孙德胜笑了一下,说道:“别听他的,和你的人说一声都回局里待着。路障也给撤了,咱们也算是政关了,摆个路障算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时候,孙胖子掏出来自己的香烟,整包都塞进了西门链的手里。

  大倌人接过了香烟,笑着说道:“行了,我这就和他们说一声。大圣,差不多的回来吧。老任真不是这块料,民调局不是你做句长,兄弟们都不踏实。再来一次一安大厦那样的事情,别人我不知道,我是干不了这个主任了......”

  孙德胜嘿嘿一笑,对着西门链说道:“大倌人,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等着看吧,不是我说,民调局不管谁是句长,只要哥们儿我还在就乱不了。不说了,我上去找老任聊聊......”

  说罢,这辆车继续前行,停在了民调局的大门口。孙德胜下车之后,对着邵一一说道:“你先带着小五子去郝头那里坐坐,我们去找任嵘。知道是谁就好办了,耽误不了多一会。”

  安顿好了老婆、孩子之后,孙德胜他们几个人带着枪手直奔他原来的办公室。推门进来的时候,见到任嵘连防弹衣都穿上了,正在打电话。见到孙德胜带着人到了,他指了指前面的沙发,示意他们先坐下等会。嘴里继续应付着部里布长:

  “是,六个人已经都抓住了。现在正在审讯......您批评的对,今天造成的社会影响很恶劣,我一定尽快破案......应该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六个人都是带着枪来的,没有施展法术的吉祥......我们民调局没有造成什么伤亡......是,我下军令状三天之内一定破案......”

  终于说完了电话,任嵘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苦笑着对孙德胜说道:“听说你们也遇到枪击了?这件事还是冲着我来的,还让弟妹身临险境,是我工作的失职。德胜,这件事你怎么办都不过分,我全力支持你......”

  “任句,你这是把军令状转到哥们儿我的身上了。”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你说对了,这件事牵连到家里的老婆、孩子了,怎么处理都不过分。辣子已经抓到冲我老婆开枪的枪手了......”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任嵘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枪手。随后他对着孙胖子说道:“德胜,这个人你想怎么审讯都可以。我不参与、不配合、不汇报,就当我不存在,如果犯人出现什么意外身亡的话,我可以证明你们是自卫......”

  枪手听了心里直哆嗦,当下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说了......什么都说了,我主动配合,要我干什么就干什么......是杜倩干的,她花钱请了......”

  枪手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响起来敲门的声音,随后老莫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了孙德胜等人也在这里,冲着孙胖子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随后老莫走到了任句长的身边,说道:“任句,门口来了个快递,是个大箱子,指名要你接受......”

  这时候来了快递,任嵘说什么都不敢去接。他走到窗边,向着院子里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人送的?查过了吗?不会是个炸弹吧......不好说,他们都敢持枪闯民调局,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吗?”

  看着任嵘被吓出了后遗症,孙德胜笑了一下,掏出来电话给杨枭打了过去:“老杨,在句里吧?还在审讯那两口子?那什么,门口来了个你的快递......哥们儿我哪知道啊,你动不动就给你老婆买东西,听说东西不小,人家快递小哥还等着呢......”

  挂了电话之后,孙德胜冲着任嵘嘿嘿一笑,说道:“掐着表,两分钟之后下去。就算真是炸弹,老杨也没事......”

  这句话说的,几乎所有人都明白什么意思。不过车前子还是低声的对沈辣说道:“杨枭也是长生不老的?辣子你也是吧?民调局是不是有长生不老的名额?给我也整一个呗,是不是还有啥限制?得邶京户口?”

  见到了屠黯中枪不死,车前子是彻底信服了长生不老。也不分场合的对着沈辣打听长生不老的名额.......

  当着任嵘的面,沈辣也不好回答。这时候,孙德胜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听筒里面传来了杨枭的叫骂声:“孙胖子你就缺德吧,想让我给你们趟雷就直说。我还真以为是买的意国家具到了,直接跑着下楼的。辛亏没当着我老婆的面打开......你们赶紧滚下来......”

  骂了几句之后,杨枭直接挂了电话。孙德胜嘿嘿一笑,冲着任嵘说道:“行了,下去看看你的快递吧。任句,真不是我说你,别在网上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送到这里来。让下面办事的同志们看到了,影响不好......”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任嵘带着人离开了办公室,老莫则把枪手送下去关押起来。车前子一路上都在磨沈辣长生不老的事情,白发男人最后被问的烦了,对他说道:“你去问吴主任要长生不老的药,吃了不死就长生不老了。”

  车前子还想再问点细节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民调局门口的大厅里。就见一个冰箱大小的玻璃箱子竖着立在当中,里面是一个泡在水里的女尸。西门链正好带着二室的调查员回来,众人见到都是到此了口凉气......

  杨枭就站在水箱旁边,指着玻璃箱子说道:“里面都是福尔马林,女尸也就是死了几个小时。孙德胜,下次再有趟雷的事情,麻烦你去找杨军......”

  孙德胜来不及和杨枭解释,看到了女尸之后,急忙回头对着电梯里准备下去的老莫说道:“老莫,你把那个人带过来认一下......”

  枪手见到了水箱里面的女尸之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指着女尸说道:“杜倩,她就是杜倩......”

  枪手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德胜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孙胖子见到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还是接通了电话。随即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孙句长,这个就是我的心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