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家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家宴

  原本车前子以为把老头子哄上车就完了,没曾想刚刚上了车,那个叫做姜阿良的老头子死死的拽着小道士,嘴里不停的说道:“阿叔你跟我回家,我给你做东坡肉,你最爱吃那个了......还有老酒,我得侍候你多喝几杯......”
  
  就在车前子愣神的功夫,后面几个人也在劝说:“小兄弟你好人做到底,帮着我们哄他回家......我们家住的不远,到家之后在把你送回来。帮帮忙、帮帮忙啦......”
  
  说实话,这几个人还没放在车前子眼里。论干架,这样的再来十个八个也进不了他的身。论后台还有孙德胜在后面撑着,真动手出了人命估计也是正当防卫。脑袋一热,便跟着几个人上了面包车。
  
  上车之后,老头子抱着车前子的手臂,还是一口一个“阿叔”的叫着,没过多久便睡了过去。睡着是睡着,不过只要车前子想要把手臂抽出来,这个老头马上就行。随后连哭带闹的要自己阿叔回家,众人也是哄了好一阵子,才把他重新哄睡着。这样一来,算是断了车前子中途下车的计划。
  
  说是不远,可也是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车前子是第一次来杭州,下车之前留了个心眼,查看了位置,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杭州市郊的西溪湿地。
  
  面包车停在一座很大的杭式大宅院门口,见到家里的汽车回来,竟然从里面出来十几个男男女女,前呼后拥的将这几个人招呼进了宅院。
  
  进了宅院,车前子这才发现这户可不是一般的人家,院子足有几个篮球场大小,里面竟然还有花园和水池,池塘里养着百十来条大大小小的锦鲤。就这点设施一般人家一辈子就置办不出来,更加别说房子里面的摆设,虽然小道士不识货,不过这些日子跟着孙德胜开了眼界,看一眼也能知道这些都不是一般的凡品。
  
  被这些人簇拥着进了厅堂,地面都是白色玉石铺出来。车前子皱着眉头对着老头子的大儿子说道:“你们家挺有钱阿,这么有钱出门开金杯阿,有点低调了啊。好了,我这个大侄子送回家了,你们还怎么孝顺就怎么孝顺。可我没关系了......”
  
  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拽着他胳膊的老头子突然转身,冲着自己的大小子就是一个嘴巴。“啪!”的一声脆响,没有防备的车前子被吓了一跳。还没等他明白过来,老头子已经骂上了:“你个小畜生!惹你叔爷爷生气......我就这么一个阿叔活在世上了,我都要当作祖宗来供着的,怎么你敢惹他生气......跪下!给你叔爷爷赔不是......”
  
  老头子的话刚刚说完,挨了个嘴巴的大儿子便对着车前子跪下了,说道:“小叔爷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都是我的错,惹你老人家生气了。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
  
  车前子有些发懵,这要真是绑票的,那也太下本了吧?这嘴巴子扇的,老子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还顺着嘴角淌血。看着小道士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到底是来绑票的,还是这个有点老年痴呆的老头子,真是错把自己当成他年轻时候的叔叔了。
  
  看着车前子不说话,老头子反手又是一个嘴巴,骂道:“看看你把你叔爷爷惹生气了吧!连话都不说了......你这样对我的阿叔,以后我死了怎么有脸去见我爹、娘。你不孝顺啊,你们都不孝顺!都给你们叔爷爷跪下!”
  
  这一嗓子吼出来,在场几十号人都对着车前子跪了下来。小道士哪见过这个场面,急忙后退了几步,连连摆手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都起来,我才多大,你们给我下跪......那个谁,大侄子,你让他们都起来,我看着心里膈应......”
  
  “那你得在家里吃饭,吃了饭喝了酒我就让他们起来。”老头子拽着车前子的胳膊,在小道士的面前,好像是个小孩子撒娇一样,继续说道:“阿叔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安排人给做。咱家养着杭帮菜的厨子,想吃什么有什么。”
  
  看着这个老头子实在是不像什么坏人,车前子想着时间还早,吃一顿就吃一顿吧,刚才的川菜实在是太一般了,自己也没吃多少,加上过了快俩小时也消化的差不多了。当下点头算是答应了老头子留下来吃饭。
  
  老头子兴奋的直拍手,随后开始命人开始做饭。看着这些人从地上爬了起来,车前子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被老头子带到了吃饭的房间。诺大的一张大八仙桌只做了他和老头子两个人,在一边时候的男男女女却有十好几位。
  
  车前子不习惯身边围着这么多人侍候,对着老头子说道:“大侄子,你这家里人口挺多啊,你让他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嘘头巴脑的。”
  
  “阿叔,这可不行,这些都是下面的孩子。大人吃饭孩子们侍候,这是咱们家的规矩。”老头子笑呵呵的给车前子倒上了茶水,随后继续说道:“今天老天爷开眼,让咱们叔侄见面了。这都多少年不见了......让我好好地尽尽孝心,要不我死了都没脸下去见爹......”
  
  老头子在路上便让他儿子打电话安排了,这边刚刚开始说话,一道道杭帮大菜便端了上来。老头子亲自给介绍:“这个是龙井虾仁,这是响油鳝糊,把东坡肉送阿叔这边,再常常这道叫花鸡。您可要仔细尝尝这只鸡,鸡肚子里塞了一整根东北长白山的野山人参......那个是黄扒鱼翅,和着东坡肉汤给阿叔拌米饭吃,阿叔从小就喜欢这么吃。去催催西湖醋鱼,这么长时间还没上来,厨子还想干不想干了......”
  
  别说这一道道菜肴了,就是盛菜的器皿都非常讲究,摆在车前子面前玲琅满目的。让他不知道吃那个好了,老头子就在旁边斟酒布菜的。不一会,车前子便吃的肚子都鼓了起来。
  
  “行了,我吃不动了......”车前子拦住了老头子,他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说道:“在吃我就吐出来了......行了,多谢你的好意了......外面天都快黑了......我得走了......”
  
  “都到我这里了,阿叔你说什么也要住几天。”老头子一边说话,一边给车前子倒了一杯黄酒,随后继续说道:“这可是八十年的沈永和,喝了不上头的。再喝一杯解解油腻......”
  
  车前子已经喝了不少,这一杯说什么也不肯再喝了。无论老头子怎么劝说他住下来,小道士都打定了主意要离开。最后他摇摇晃晃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的时候,被小风一吹,黄酒的后劲上来,车前子先是蹲在地上大吐了一阵,随后倒在地上,大醉到人事不知......
  
  看着车前子倒下,老头子急忙命人收拾好房间,扶着小道士去休息。这边刚刚安顿下来车前子睡下,他的大儿子走了过来,在老头子耳边说道:“人到了,在客厅等着见您。”
  
  老头子点了点头,对着身边两个中年的女人说道:“好好看着我这位叔叔,要吐要水的你们侍候好了,千万别让他呛着......”
  
  说完之后,老头子跟着他的大儿子来到了大厅,就见白天带着黄然去吃饭的焦大郎坐在那里,见到老头子出来,他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说道:“焦老先生,我都安排妥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