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说给你听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说给你听

  看到了孔大龙从柜子里走了出来,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老爷子您什么时候钻进柜子里的?这怎么话说的……咱们都不是外人,从我兄弟那论,我也已经叫您一声好听的……”
  
  “别客气,孙句长你真叫我一声什么,老头子我可担不起来。”孔大龙笑呵呵的看了孙德胜一眼,随后坐在了床上,继续说道:“对了,我是什么时候钻柜子里的……想起来了,昨晚上、昨晚上姓沈的小哥带着对象过来。吓得我急忙钻进了柜子里,然后扒着门缝看见他们小两口抱在一起啃……哎呦看的我这个难受呦……后来小姑娘嫌弃这里太脏,就自己回酒店了。别说,姓沈的小哥对你没得说,为了等你对象都顾不上了,生生在这里售了一宿,连个电话都没敢打,怕误了你的事情。”说到这里的时候,孔大龙竖起了大拇指,示意沈辣真对得起孙德胜这个兄弟。
  
  “那是,哥们儿我的兄弟,不管是他沈辣,还是你老儿子车前子,那都和亲兄弟一样一样的。”孙德胜嘿嘿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既然老爷子您在柜子里那么久了,那刚才我们哥俩说的话,您也都听到了吧?怎么样孩子我猜对了几成?”
  
  “要不是当年的事情我参与了,还以为孙句长你是亲身经历的。说猜对了十成有些夸张,但也有八九成吧……”孔大龙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民调局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好像高句长那样有头脑的人万中无一,想不到民调局两代句长都是这样的人……”
  
  “您也别客气,我们两代句长还不是一样被耍的团团转吗?”孙德胜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一个供养了您小二十年,就是死了也要把您托付给朋友。另外一个一直被您玩弄在股掌当中,完全翻不了身……不是我说,这么多年以来,我可是第一次输的这么彻底……”
  
  “那是孙句长你不跟老头子一般见识,要不然的话,在机场我就跑不了。”孔大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得了,也别一直捧着我这个老头子了。孙句长你不是想要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说……”
  
  没等孔大龙说完,孙德胜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等一下,这几天我有点上火,愣是听成您要说当年的事情了。这多可笑……”
  
  听到这个小老头主动要说当年的事情,孙胖子反而紧张了起来。孔大龙是他见过最精明的人,现在主动要说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孙德胜怎么想这都是个圈套……“别瞎琢磨,我没有给你下套的意思,那件事情姓吴的早晚会想起来,到时候我想瞒都瞒不住了。”孔大龙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关乎到我老儿子的身世,一旦我不在这个世上了,总要有人替我传话。我想了好久,孙句长,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
  
  听着话音不对,孙德胜有些诧异的说道:“怎么就不在世上了?您这身子骨看着比我都好,兴许我还得走您前头。再说了,您的后台比天都大,就算想要长生不老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和你一样,都不是长生不老的体制。而且也快到大限之期了……”孔大龙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说这些没相干的,如果我没机会和他说的话,那就要麻烦孙句长你了。车前子是吴仁荻和我一个远方外甥女的孩子……”
  
  根据孔大龙所有,那还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事情……吴仁荻虽然在术法上登峰造极,不过却有一个致命的软肋。他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段衰弱期,到了那个日子,就是吴仁荻这样的大人物也要小心谨慎。毕竟之前得罪的人太多,一旦衰弱期被人算出来的话,来几个壮汉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为了可以一劳永逸的消除衰弱期,吴仁荻在自己身上做实验,想要以毒攻毒,在衰弱期将到未到的时候,在体内最大限度的运转术法,以求达到可以突破衰弱期的目地。
  
  准备好了之后,吴仁荻和谁也没有打招呼,他自己改变了相貌一个人到了杭州。找了谁也不知道底细的焦大郎,让这个老头子在闹市区,给他准备好一个寻常的房间。
  
  和吴仁荻想的不一样,在到达衰弱期的一刹那,吴仁荻将术法运转到了最高程度。没曾想没有突破衰弱期不说,还差一点闹出大祸。白发男人的身体还是到了衰弱期,头发瞬间由百变黑。
  
  他变成衰弱期的身体受不了到达顶峰的术法,术法从体内迸发出来。巨大的力量让吴仁荻瞬间便晕倒了过去。等到他醒过来,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因为之前吩咐过,焦大郎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根本不敢来查看出了什么事情。
  
  吴仁荻醒过来之后头发已经变黑,身上的术法消失不说。竟然还伤到了脑子,他浑浑噩噩的忘记了自己是谁。因为饥渴难耐,变成普通人的吴仁荻自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好在虽然失去了记忆,不过吴仁荻还会说话,身上也带着一些贵重的饰物。他用这些黄金打造的饰物换了吃的、喝的,等到吴仁荻吃饱喝足之后,发现了一件麻烦的事情,他竟然忘了回去的路。只能漫无目的在杭州转悠起来……就在吴仁荻在杭州游荡的时候,孔大龙带着他刚刚大学毕业的外甥女来这里旅游。老头子那时候五十来岁,原本是想借着带外甥女旅游的功夫,再消除几个当初方士格杀令上之人的后代。带着女人在身边不方便,他便自己找了个借口,说要会朋友,暂时和外甥女分开了几天。
  
  就是这几天的功夫,外甥女遇到了游荡的吴仁荻。当时失去了记忆的吴主任看着女人在吃东西,他也不说去要,就是一直跟在外甥女的身后。
  
  外甥女开始以为遇到了流氓,吓得急忙躲开。可是不管她怎么躲藏,都会被吴仁荻找到。最后看出来这个年轻的男人只是饿了,这才将手里没有吃完的食物给了他。没想到吃了食物的吴仁荻这一下子反而更加缠住了外甥女,当时他想的也简单,跟着这个女人会有东西吃。
  
  莫名其妙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纠缠住,外甥女也是吓坏了。她到处躲藏想要去找巡捕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几个古怪的人。这几个人都是当初民调局打击过的邪道,都在吴仁荻手上吃过大亏。因为手上没有人命,高亮网开一面将他们遣送出了邶京。
  
  看到黑色头发的吴仁荻,这几个人第一反应是转身就跑。没有想到吴主任根本不去追,这还不说,他好像还忘记了这些人一样。只是像个痴汉一样跟着一个快被吓哭了的小姑娘。
  
  这时候,邪道当中有人反应了过来,吴仁荻这是到了传说当中的衰弱期。有关白发男人的传说他们都知道,听说过他每隔多年就要进入一个没有了术法的衰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