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揍过吴仁荻的男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揍过吴仁荻的男人

  一开始,还真没有人敢把吴仁荻怎么样,毕竟这个男人对他们来说,曾经是神一般的存在。这几个人只是在远处观察,直到看见姑娘被吴仁荻纠缠的急了,直接将他推倒在地。这时候,几个邪道心里都明白了过来,有一个天大的便宜到了眼前。

  确定了眼前这个黑头发的吴仁荻到了衰弱期之后,这些邪门歪道便不再犹豫,向着吴主任扑了过去。眼看着他就要吃大亏的时候,焦大郎派来寻找吴主任的人也赶到了。这些人跟随焦大郎多年,多少也会一点术法。见到有人要对着吴仁荻动手,他们急忙杀了过来。当场和邪道打在了一起。

  外甥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她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眼看着就要被邪道打过来暗器误伤的时候,那个痴痴呆呆的吴仁荻突然窜了起来,用他自己的身体替女人挡住了暗器。外甥女侥幸躲过了一劫,而吴主任的肩头被暗器打出来一个窟窿,鲜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外甥女见到自己被痴汉救了,心里也是十分感激。之前那点不愉快也跟着烟消云散,看着两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女人只得扶着快要昏倒的吴仁荻,一起跑了出去。

  女人原本打算将吴仁荻送到医院急救的,可是他们俩还没等到达急诊室,便在医院外面见到那些邪道的同伙。他们正在医院里寻找吴仁荻的下落,当时多人见到他受了重伤。虽然侥幸逃脱,不过一定不能放虎归山。一旦吴仁荻平安度过了衰弱期,等着他回来报复。送他们去投胎都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情了。

  见到医院有邪道的人,外甥女不敢送吴仁荻进去,只能去找巡捕报案。就在她要去报警的时候,焦大郎终于姗姗来迟了。他带着人先一步找到了外甥女和陷入昏迷的吴仁荻,将他们带到了焦大郎在西湖附近的公司里......

  现在邪道也在到处找帮手,势要在吴仁荻恢复之前将他置于死地。杭州城里到处都能看到吴仁荻的寻人启事,黑市当中已经将他的有关消息炒到了千万。如果可以带着吴仁荻的首级,那可以直接得到一亿的赏金。

  吴仁荻这么值钱,焦大郎的收下也有动心的。开始有人暗中将他藏在焦大郎公司的事情,通知给了那些邪道们。好在焦大郎发现了手下不对头,提前一步将吴仁荻和外甥女送走。派了他的心腹人趁着夜色,将二人送到了这间楼上的小屋子里。要他们俩住在这里,每天会有人来送饭菜。

  原本外甥女吵着闹着要走,可是现在这情况,焦大郎无论如何也不敢将她放走。这知道这个小丫头会不会把吴仁荻卖了,透露个消息就有上千万。一千万足够很多人埋没自己的良心了,当下只能将这个女人和吴仁荻安置在一起。

  就这样,孔大龙的外甥女和吴仁荻开始‘同居’了起来。住在屋子里的当天晚上,黑头发的吴主任开始发起了高烧。因为无法去医院救治,焦大郎又不敢带医生过来,只能派人卖了消炎药和吊瓶,让外甥女帮忙给吴仁荻注射。顺便让女人帮着吴主任擦拭一下身体,免得因为身上脏造成二次感染。

  女人只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一点注射吊瓶的经验。最后还是从网上找了一段打吊瓶的视频,学着一步一步,在吴仁荻身上留下来几十个针眼,最后终于将吊瓶打上了。打上了吊瓶又吃了药,吴仁荻的高烧终于退了下去。

  看着痴痴呆呆的吴仁荻可怜,女人找来干净的毛巾给这个男人擦拭了脸。擦干净了脸上的油泥之后,露出来一张俊俏的脸。痴痴呆呆的吴主任这时候也看不出来他那天生的刻薄相......

  想不到这个痴汉还算白净,相貌也不错,他到底是为什么想不开,把自己糟蹋成了这个样子。和吴仁荻相处的这几天,外甥女越来越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世了。

  消炎药跟上之后,吴仁荻很快便退了烧。不过他的衰弱期还没有过去,还是昏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几天都是外甥女在照顾他,一开始还只是给吴仁荻擦擦脸,后来无意当中发现吴主任身上生了疮。这才无奈之下,只能脱了吴主任的衣服,给他擦拭身体,不至于疮病反复。

  三天之后,吴仁荻终于醒了过来,只是他的衰弱期还没有过去,失去的记忆也没有找回来。虽然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不过他却记得面前这个曾经给他吃食的女人......

  知道吴仁荻醒了,焦大郎都跟着松了口气。不过他和邪道们的争斗还没有结束,现在只能请女人继续看护吴主任,千万在他变回了白头发之前无比保证吴仁荻的安全。吴主任醒了,总要庆祝一下。焦大郎派人送了不少的美食,还陪着送了几瓶上等的美酒,当作自己的一番心意。

  外甥女在屋子里无聊,便拉着吴仁荻一起喝酒解闷。焦大郎送的是五十年的黄酒,喝起来还不觉得怎么样,不过后劲十足。平时不碰黄酒的人喝了往往一出门,后劲上来人就站不住了。

  外甥女就是这么喝的,她不止自己喝还要劝着吴仁荻一起,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等到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吴仁荻的怀里了,关键的是二人身上还没怎么穿衣服......

  就是再没有经验的外甥女也知道出事了,就在她红着脸穿衣服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孔大龙终于到了。就是那么巧,老头子踹门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在红着脸穿衣服,孔大龙以为自己的外甥女吃了男人的亏,二话不说对着吴仁荻就是一阵胖揍。

  还在衰弱期的吴仁荻,怎么可能会是孔大龙的对手。一下子便打得他满脸满头都是鲜血,就这样,孔大龙也不算完,对着吴仁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最后还是自己的外甥女哭着求他住手,小老头这才算停了手。

  就在孔大龙要问这个渣男姓名的时候,焦大郎带着人赶到了。见到吴主任被揍了,焦老板心中大怒,就要带着人和孔大龙拼命。最后还是女人给劝开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孔大龙顿了一下,想到当时焦头烂额的场面,他苦笑了一声,对着孙德胜说道:“那时候也是一股火冲脑门,什么也不顾就揍了姓吴的一顿。后来从焦大郎嘴里知道那个血葫芦就是吴仁荻的时候,我吓得眼前一黑,差一点就死过去了.....”

  “您还有这么露脸的时候?乖乖啊,揍了我们家吴主任满脸是血......”孙德胜听的瞪大了眼睛,继续说道:“我不要脸打听一下,我兄弟就是那个时候种出来的?”

  “孙句长,记得啊,下次要是当着我老儿子的面,说你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十有八九他会好像我当年揍吴仁荻那样,也揍你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