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束

第一百九十一章 结束

  第二天一早,孙德胜便到了医院来看望车前子。看到了沈辣和赵庆卷缩在陪护床位上刚刚醒过来,孙胖子嘿嘿一笑,说道:“差不多一点啊,你们俩是来陪护的。怎么还睡在一起了,我们家三兄弟年纪还小,看这个可是受不了......”

  “大圣你就会说八道吧......”沈辣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红了脸,他急忙解释道:“小赵昨晚过来陪我看护老三,还送了个大果篮。大圣你没给我们带早饭啊,那吃点水果对付一口得了......”

  “我这也是刚刚从民调局过来,哪有时间去买早饭。你们公母倆去医院食堂吃一口得了......”孙德胜说话的时候,笑嘻嘻的看了赵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去吃饭,哥们儿看着老三,兄弟,听说你昨晚上就醒了。听哥哥我的话,多休息几天。过一阵子我让吴主任收拾杨枭,老杨也太不像话了,连我们家老三都干动手。反了他了.....”

  “拉倒吧,我看就是那个小白脸授意的。”车前子躺在床上,看着孙德胜继续说道:“胖子你想想啊,姓杨的不忌讳你吗?敢当着你这个句长的面动我,不是那个小白脸授意的,我车前子把脑袋割下来,给——给他们两口子的孩子当球踢......”

  说话的时候,车前子指了指沈辣和赵庆这一对。小赵的脸色又是一红,说道:“呸呸,什么把头割下来,再吓着我们家孩子......”

  “承认了吧!你们俩赶紧的结婚,我还等着当伴郎呢。”车前子起了个哄,随后继续说道:“要不今天你们俩就去扯证吧,等着结婚的时候双喜临门。”

  “老三你别闹了,看看把小赵臊的,脸色就跟红布一样。”孙德胜笑呵呵的打断了车前子的话,随后继续对着自己家的老三兄弟说道:“你就在这里休息几天,后天,老黄要回请吴主任,你和辣子,还有我们一家三口作陪。弟妹,你也过来一起热闹热闹。”

  “后天啊?”赵庆算了算时间,随后继续说道:“后天真不行,这次跟着你们去杭州玩,我是和同事换了班的,后天得还了这个班......不好意思,等着有时间的,我和沈辣请你们吃饭。”

  “那太可惜了......”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行吧,等着你忙完的,让辣子出血吃一顿。别小看你这个男朋友,他可是也有不少钱......”

  又说了几句话之后,沈辣带着赵庆去了医院食堂吃早饭。看着两个人走了,孙德胜这才笑嘻嘻的对着车前子说道:“对了,差点忘了件重要的事情。五室的欧阳偏左这几天要制造新的本命符咒,每个人都要出点血。一会我让护士给你抽点血,一会哥哥我要带走。”

  “昨天我挨打的时候,那一滩血你不说用点.....行吧,抽血就抽血吧。”车前子有些无奈的看了孙德胜一眼,继续说道:“胖子,昨晚上辣子和小赵商量结婚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你们这边的规矩,哥哥结婚,我这做兄弟的得随多少钱?要不我给他们两口子十个八个金元宝吧,那过一年半载的他们生了孩子,我是不是还得给一笔?”

  “辣子不缺钱,随心意就好。我给两千,你给一千五就成。”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过这结婚就得双方父母见面了,辣子的爹妈都在东北。不是我说,小赵说没说她家里的情况?”

  “那我哪知道去?顾及他们俩昨晚在被窝里说了吧。”车前子刚刚要说话的时候,护士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确定了这是车前子本人之后,二话不说,给他抽了一试管鲜血。

  抽完血之后,护士接了一个电话。打听谁是孙德胜之后,将手里装着鲜血的试管递给了孙胖子。拿到了血液样本之后,孙德胜也不在这里呆着了。等着沈辣两口子回来之后,他打了个招呼,随便便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病房,孙德胜却没有马上离开医院。他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发了一个信息之后,便坐在驾驶室里静静的等着。没过多久,赵庆走到了停车场。找到了孙德胜的车之后,拉开车门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沉默了一分钟左右之后,赵庆先开了口:“我知道早晚瞒不住,想不到你还是这么早就找到了我。现在就带我回民调局吗?可不可以瞒着——算了,到了民调局怎么还有可能瞒住沈辣......”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赵眼睛一红,两行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去。

  孙德胜也不看身边这个女人,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以前你是被谁派过来的,想要干什么我都不计较。不过从现在开始——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你自己走吧......然后我受累给你编个事故,撞车也好,得了急病也好。总之要让辣子相信你不在人世了,你也不能再出现了,听明白了吗?”

  听到让自己离开沈辣,女人的眼睛一红,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她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八成还想解释一下,自己没有想到加害他们几个人的意思。

  没等赵庆说话,孙德胜先一步说道:“不要再妄想了,你已经结束了。明白了吧?”

  这次赵庆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她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打开了车门,一言不发的走了下去。赵庆下意识的想要回到病房,最后在看一眼沈辣。无奈又想到了孙德胜刚刚说的话,最后把心一横,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医院外面走了过去。

  看着赵庆离开之后,孙德胜这才缓缓地开动了汽车,向着民调局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回到了民调局之后,这次孙德胜没有直奔他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先去了五室一趟,将装着车前子鲜血的试管给了五室副主任萧易峰。随后凑在他的耳边说道:“这个你先收好了,后天我给你另外一份血液样本。记住了一定保密,千万不可以把两份血液样本错发出去。”

  萧易峰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放冰箱里,谁也不会发现的。不过大圣,这谁的DNA样本?不会是你背着邵一一,在外面留下来的种儿吧?又担心这个种儿是不是你的......”

  “那送来的就不是这点血了,是哥们儿我的死尸等着被你解剖。”孙德胜说完之后,对着萧副主任继续说道:“老萧,这几天广仁、火山师徒俩找过你吗?”

  “昨晚上找过我......”萧易峰压低了声音,随后继续说道:“约我在三里屯的一栋大楼天台上见面,不过我去的时候,大方师已经走了。也没有留下来什么话,到现在我都是莫名其妙的。”

  “那你留心吧,这几天他们两位大方师应该还会找你的。”孙德胜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看好了这份血液循环样本,后天我给你另外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