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九十四章 DNA

第一百九十四章 DNA

  想不到吴仁荻竟然会受伤,虽然伤口微乎其微几乎看不到,不过在孙德胜的指使之下,邵一一还是过去,掏出来纸巾擦了擦吴主任脸上那一点点血迹:“吴叔叔你受伤了,别动,我给你擦擦.....”

  看着自己老婆给吴仁荻擦拭伤口,孙德胜急忙过去拉开了有些疯癫的蒙棋棋,说道:“大小姐,差不多得了......看看你把我们吴主任打的,不是我夸你,自打哥们儿进了民调局以来,还没见过他老人家流血的。看我的面子,可以了......”

  吴仁荻对自己邵家的女人几乎达到了溺爱的程度,但凡换成另外一个人,也不会让他怎么靠近自己,更别说给自己擦拭伤口了。

  这时候,看到吴仁荻被自己打出血了,蒙棋棋也是愣了一下,随后她好像受害者一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便哭便哽咽着说道:“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这样......你对不起我......不能怎么对我......你受伤了,疼吗......”

  看着蒙棋棋哭得脸上的妆都花了,大和尚也没心思吃喝了。他扔掉了手里的碗筷,走到了蒙大小姐面前,蹲在地上对着她说道:“丫头,我都说了多少遍。你们俩那点缘分几辈子之前就没有了......你就是听不进去,行了,这一个嘴巴打得挺好,就算把你们倆那点缘分打光了。想要报仇吗?听佛爷我的,跟姓车的那小子好......”

  吴勉实在待不下去了,他扭脸冷冷的看了孙德胜一眼,说道:“我等着你给一个说法......”

  说完,白发男人也不理会包房里面这些人,转身离开了这里。吴仁荻虽然走了,不过场面还是一团混乱。蒙棋棋继续嚎啕大哭,气得一边的张支言直跺脚。最后还是黄然勉强劝住了蒙大小姐,让张结巴先送她回去休息。

  处理完了蒙棋棋之后,黄然走到了孙德胜面前,阴沉着脸说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中午那个打给蒙棋棋的电话,是你打得吧?还有那枚戒指,也是你送给棋棋的......什么回请吴仁荻,都是你设的局对吧?你把吴主任也算计在里面了,想要干什么.....”

  “老黄,熟归熟,这话可不能乱说。算计我们家吴主任,那可是千刀万剐的罪名......”孙德胜拉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站在了沈辣的身后,随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哥们儿我在这发个誓,如果电话是我孙德胜打的,戒指是我孙德胜送的。出门我孙德胜让火车压一轨道,从邶京压到沈阳......”

  黄然也没有什么现成的证据,暂时只能忍下了这口气。随后带着上善大和尚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老和尚还不忘对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说道:“小家伙,佛爷我期待你变成白头发的样子。别让佛爷我等的太久了......”

  看着黄然带着上善大和尚离开,孙德胜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时候,沈辣将车前子搀扶了起来,随后走到了孙德胜的面前,低声说道:“大圣,真不是你打的电话吗?敢发这样的毒誓,以后真不打算做高铁了是吧?”

  这时候,邵一一将自己的女儿抱了起来,她替自己男人说道:“电话是我打的,戒指是我送的。胖子,你这毒誓字字对着你名字,行,知道舍不得老婆就好......”

  这时候,车前子不干了,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这时候的小道士脸上都是蒙棋棋的挠痕,疼的他呲牙咧嘴。看了看袖子上的血迹之后,车前子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你们什么意思?说好的请客吃饭,怎么你们都好好的,轮到我这里就剩下挨打了?这那是算计姓吴的小白脸,分明算计的就是我......”

  “兄弟,哥哥我哪敢?”孙德胜嘿嘿一笑,一边给车前子擦拭伤口,一边继续说道:“算计你也是大罪,这里面还是吴主任和蒙棋棋有点事情,以后再和你说。其实也没什么,蒙大小姐上上上辈子的事情了......”

  看着车前子脸上的伤不轻,八成会留下来一点疤痕。孙德胜不敢怠慢,让沈辣带着他去医院上药。他自己则先送了老婆孩子回家,随后一脚油门回到了民调局。

  回来之后,孙德胜一溜小跑到了五室,看到正在等候着他的萧易峰。立即将沾着吴仁荻鲜血的纸巾递给了他,说道:“就这个了,赶紧测DNA,多少时间能测出来?”

  “一个小时吧......”萧易峰拿到了纸巾之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分离上面那一点点血迹。他一边干活,一边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那戒指什么时候换回来?我可是瞒着我们欧阳主任借给你的。他半个月清点一次,后天就到日子了。”

  萧副主任说的就是蒙棋棋带的六棱戒指,这可是当年民调局早期元老肖三达想要用来克制吴仁荻的法器。只是后来发现了吴主任的本事之后,知道这法器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于是一直收藏在五室。前几天被孙德胜借了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归还。

  “放心吧,那枚戒指哥们儿我还真没放在心上,这几天就给你,老欧阳问起来你就石化实说......”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他靠在了沙发上。对着萧易峰继续说道:“老萧你先忙,哥们儿我眯一会。这几天劳心劳力的。累了......”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突然被人推醒。一睁眼便看到了萧易峰惊诧地表情:“大圣!你给我的是什么人的DNA?完全不是正常人的,两个都不是......”

  没等萧副主任说完,孙德胜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随后翻身起来,说道:“测试完毕了?是亲爷俩吗?”

  萧易峰缓了缓之后,先将测试报告递给了孙德胜,随后继续说道:“是,百分之九十九可以证明是生物学的父子关系。我多嘴问一句,是吴主任的?”

  “别对嘴,那玩意儿多了没用。”孙德胜嘿嘿一笑,接过来报告看了一眼,随后拉着萧易峰走到了仪器之前,让他把所有的样本当着自己的面销毁。随后又彻底删除了留在电脑上的记录,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萧易峰说道:“老萧,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不是我说,一旦透露出去,哥们儿我也救不了你......”

  萧易峰是个聪明人,就在他点头要说话的时候,萧副主任的手机响了,有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看了一眼之后,老萧将自己的电话递给了孙德胜,说道:“火山找我,怎么办?”

  “这时候添乱......”孙德胜皱了皱眉头,说道:“去看看吧,现在他们另外一个钉子已经被起出来了,能指望的就剩下老萧你了,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德胜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嘿嘿一笑之后,将手里的报告还给了萧易峰,说道:“这个拿去复印一份,就说从我这里偷着印出来的。今晚的事情你对他们俩实话实说,拿给他们两位大方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