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意外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意外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孙德胜有些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也不开灯,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他和邵一一商量好了,自己老婆回家之后就联络吴仁荻,现在孙胖子并不担心吴主任会突然间杀过来。
  
  发了一会呆之后,孙德胜抄起来电话,给远在杭州的假焦大郎打了过去。电话接通之后,没等孙胖子说话,那头传来了咬着后槽牙的声音:“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知道我是谁吗?知道你这么晚骚扰我的后果……”
  
  “我孙德胜,前几天在老房子见过面的。对,就是那个孙德胜。”孙德胜笑嘻嘻的打断了假焦大郎的话,随后他继续说道:“和焦老头说,就说他什么都想起来了,要焦老头马上到邶京来。记住哥们儿我的原话,一个字都不许差……”
  
  说完之后,孙德胜也不管电话那头的人说什么,他直接挂了电话。终于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孙胖子这才倒在了长条沙发上,抱着怀里的鉴定报告,沉沉的睡了过去。
  
  孙德胜睡着不久,办公室里凭空多了一个白头发的男人。一抹月光照射在这个人的身上,露出来他那张带着几分刻薄的面孔来。这人竟然是刚刚离开孙胖子家的吴仁荻吴主任……吴仁荻慢慢的走到了孙德胜的面前,翻着眼白看了看熟睡中的胖子。正想要招个雷电打醒孙胖子的时候,无意当中看到了他紧紧抱着的档案袋来。
  
  连睡着了都不撒手,这里面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吴仁荻的好奇心起来,卸了引雷之法,随后将档案袋从孙胖子手里拿了出来。打开之后,借着月光看过去,上面竟然写着自己和车前子的DNA比对鉴定结果……“还在搞什么花招……”亲眼看到了这封鉴定结果,吴仁荻还是不相信。自己有没有儿子,他会不知道吗?这一定是孙德胜的什么花招,想要那这个来讹诈自己。
  
  想到这里,吴仁荻索性暂时放过了孙德胜,他倒想看看这个胖子后面还有什么花招。当下将档案袋放回了孙胖子的怀里,随后吴主任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孙德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最后被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了脸上,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他缓了缓之后,看到手里还抱着装着鉴定结果的档案袋。孙德胜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的说道:“昨晚上没来吗?我得怎么把这个送给吴主任?这下子麻烦了……刚刚得罪了老黄,这个黑锅再给他不合适。杨枭、杨军都不合适,屠黯还是个不吃眼前亏的。要不还是杨书籍吧,不是说你和吴主任的关系好吗……”
  
  就在孙德胜瞎琢磨的时候,门外响起来敲门的声音。孙胖子过去开了门之后,看到任句长和杨书籍两个人站在了门口。见到孙德胜在办公室里,杨书籍笑着说道:“我和任句是来碰碰运气的,正好借用一下你得办公室,咱们民调局的三位高层开了小会……”
  
  没等孙德胜客气,两个人已经走进了办公室。他们俩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孙胖子笑了一下,坐在了两个人的对面,说道:“这一大清早的,两位领导来我这里有什么指教?不是我说,是不是到了年底了,咱们民调局也要搞个什么先进乐呵乐呵?”
  
  “什么一大清早,这都快到中午了。”任嵘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先进是不用想了,和咱们民调局没什么关系……是这么回事,前一阵子德胜你不在,我和杨书籍商量一下年底的聚餐联欢。打了个报告上去,刚刚被部里打回来了。说我们最近对外的影响不好,让我们不要太高调,年底会餐不允许在民调局意外的地方举办。实在是没有办法,要不就在咱们自己的食堂办吧。也别真到年底了,趁着局里难得清净,就今天晚上吧。把全局的人员都叫上,大家伙辛苦一年了,也高兴高兴……”
  
  杨书籍接着说道:“我和任句是一个意思,往年都是德胜你在外面借个酒店,带着他们胡吃海塞的也没什么意思,今年事情多,咱们也别那么高调了。你说呢?德胜句长?”
  
  “我一个三把手说什么?你们两位领导定就好了,不过就一顿饭嘛,在哪吃不是吃?”孙德胜嘿嘿一笑,正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圣,你托我的事情开始了。杭州的焦大郎早上第一班飞机到的邶京,现在人已经和你们吴主任会面了。具体说的什么我可不敢去查,这个你自己知道就好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孙德胜的眼睛一亮,随后深吸了口气,说道:“明白了,这次哥们儿我欠老郑你个大人情。等着哥哥你什么时候不忙了,我请你吃卤煮……”
  
  说完之后,孙德胜挂了电话。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两位领导,有熟悉卖保险的人吗……”
  
  送走了两位领导之后,孙德胜有些心绪不宁起来。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袋,他心里一个劲的发苦。原本按着孙胖子的计划,昨晚上吴仁荻应该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就拿走了这个鉴定结果。现在焦大郎赶过来一诉说当年发生的事情,结合着当年的证据以及鉴定报告,就是吴仁荻再不信,也得承认车前子就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现在最关键的鉴定报告还在这里,现在让杨书籍去送也来不及了。弄不好吴仁荻还以为他们结合起来骗自己,怎么就忘了昨晚联系过焦大郎的代言人,让他一早就过来了。忘了死死的……就在孙德胜犹豫怎么把鉴定报告送出去的时候,沈辣带着脸上涂满药膏的车前子回来。一进门,白发男人就开口说道:“大圣,刚才我们看见杨书籍了。怎么今天晚上在食堂聚餐?这个有点寒酸了……”
  
  “寒酸就寒酸吧,哥们儿我顾不上这个了……”孙德胜拉过来沈辣和车前子,进到了办公室之后说道:“辣子,要是哥们儿我一旦遇到什么意外,我们家邵一一和你侄女就拜托了。我手上一共十六张卡,十张邵一一知道,那六张藏在咱们局里地下二层……”
  
  “大圣你怎么了?”沈辣眨巴眨巴眼睛,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偷偷的看了车前子一眼,随后凑在孙胖子的耳边,低声说道:“怎么做出来的结果不是爷俩吗?那大圣你差不多是该托孤了……”
  
  看着车前子皱着眉头看向自己二人,孙德胜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算了,也许没有哥们儿想象的那么糟……就这样吧,兄弟,你陪着哥哥我到地下室看看,哥哥我存了点东西,你得帮着我照看照看……”
  
  说着,孙德胜带着车前子到了地下室,临走的时候将档案袋留了了沈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