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零五章 黑雾

第二百零五章 黑雾

  现在的杨枭最头疼的就是面前这个小祖宗了,吴主任说的可是‘帮’我个忙。什么时候他说过帮字?这次要是车前子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这长生不老的身体差不多也就到头了。

  杨枭将头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说道:“这个真不行,吴主任临走的时候交代过,不可以让你受到一点危险。小兄弟你也照顾照顾我,我老婆眼看着就初中毕业了,我还得看着她上高中、上大学......”

  纵神弄鬼出名的杨枭什么时候这个样子过?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孙德胜嘿嘿一笑,过来打起了圆场,说道:“行了,老三你就跟着哥哥我在上面坐镇,下面的事情老杨是专家,让他去忙乎吧......”

  听了孙德胜的话,杨枭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说道:“下面的事情交给我了,给我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就查不多了。事情办妥之后功劳算你们的。只要——都平平安安的,那我就满天神佛保佑了。“老杨原本还是想说车前子平平安安的,又怕这半大小子脸酸,再给他怼几句不尴不尬的话来,临出口的时候把话板了回来。

  担心车前子再耍少爷脾气,要跟着自己下去。杨枭甚至都不等尸水排完,他已经走到了井眼口,竟然没有做一点防护,纵身顺着井眼跳了下去。

  杨枭连个招呼都没有打,便已经消失在了民调局几个人的面前。车前子瞪大了眼睛,说道:“不是说这尸水一滴就要命吗?老杨就这么跳下去了?这得喝饱了吧......”

  “放心吧,老杨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人家原本就是操控这些神神鬼鬼玩意儿出名的,这点尸水伤不了他。”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将地上还在迷惘的生化疾病专家搀扶了起来。远远的喊了几声,喊过来几名士兵,将这个人搀扶到了远处休息。

  这时候,负责封锁小茂村的负责人也赶到了这里。看到了孙德胜等人没有戴防护服,他犹豫了一下之后,也摘下了口罩露出来一个将近四十岁男人的脸,对着民调局几个人说道:“哪位是孙德胜句长?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佟家全,何司长已经和我说了,这里都交给您负责。从现在开始,我只负责外围的封锁、警戒工作。您这边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吩咐我来做。”

  孙德胜笑了一下,说道:“也没啥需要的东西——要不你受累准备一点食物和水,不用太好,饼干、面包能垫巴一口就行。”现在早就过了晚饭的时间,这些人还都空着肚子。

  这位负责人答应了一声,通过对讲机让他的人准备好。不多时,便有人送来了一袋子面包和矿泉水。已经肚子咕咕叫的车前子众人纷纷拿了个面包,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孙德胜也拿过来一只面包,一边吃着一边对佟家全说道:“老佟,你也是部里的人吧?看着你眼生,好像没在部里见过你。”

  “我是何北省厅的警务处长,兼着紧急事故处理办公室主任。之前没去过几次部里,不过我也久闻孙句长和民调局的大名了。”佟家全看着孙胖子干吃面包噎的慌,又递过来一瓶矿泉水。看着孙句长接过去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当年您重组民调局的那次,我们省厅推荐了我,可惜我的运气不好。”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孙德胜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你去过民调局参加面试,到你的时候,我已经凑齐了民调局的班底。老佟,说起来你没进民调局也有没进的好处。那时候你进了民调局,我可给不了你一个处级干部的编制。现在多好,省厅的大红人啊......”

  佟家全陪了个笑脸,正要对孙德胜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沈辣的一声惊呼:“出事了!”两个人急忙回身跑到了妇女主任的院子外面,见到井眼里面的黑水好像开了锅一样,开始不停的翻滚起来。这些黑水有不少蒸发成了黑色的雾气,笼罩在了院子当中。

  杨枭只说过不可能让尸水入肚,可是没说现在这样怎么办?这尸水蒸发出来的雾气被吸进身体里,皮肤会不会也跟着溃烂?喝下肚子的尸水还能吐出来,可是吸进去的怎么办?

  看着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沈辣对着身后的人说道:“你们都退到远处去,不要靠近这里......我进去找老杨......”

  沈辣没有来得及和孙德胜商量,已经纵身进入到了被雾气笼罩的院子当中。看着雾气还在向外扩散,孙德胜只能带着车前子、尤阙等人退到了封锁线的位置。好在雾气并没有继续扩散......

  孙德胜一脸焦急的看着雾气笼罩的位置,心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这是逞的什么强?让老杨自己去看看就行了,辣子你去干什么?老天爷——吴主任保佑,我这个哥们儿可千万不能出事。他还没有娶媳妇、生儿子......”

  都是白头发长生不老的体质,孙德胜对沈辣和杨枭完全就是两种态度。车前子在一旁忍不住说道:“胖子,沈老二不也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吗?百毒不侵的那你还怕什么?里面还有个杨枭,他们俩都在里面,你还怕什么?”

  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都是长生不老,可是人一样吗?再说了杨枭活了两千四百多年,比你——吴主任的年纪小不了几天。这辈子该吃的都吃了,该喝的都喝了,老婆都是几辈子的。可是咱们家老二呢?长生不老不假,才三十来岁这老不老的有个屁用......”

  就在孙德胜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刮起来一股大风,风中还夹杂着雨水扑了过来。片刻便将笼罩在井眼附近的雾气吹的无影无踪。

  孙德胜也没有想到雾气就这么没有了,当下他急忙带着民调局的人又回到了院子里。到了这里的时候,才发现井眼里面的尸水已经干涸。就连原本淌了一院子的黑水也都消失,不知道是被蒸发了,还是渗入到了地下。

  “辣子!辣子你哪去了?”孙德胜大喊了几声,还进到了里面的屋子里查看,可是都没有沈辣的影子。既然不是在上面,那就是他自己下到井里去了......

  孙德胜眉头皱的好像个疙瘩一样,他站在井口,举着手电照射了井底,一边看一边嘀咕道:“你抽的什么风?辣子你下去干什么......你要是真出什么事情,哥们儿我那还有脸去见你三叔和亲爹,你家爷爷我也没脸见......你下去干什么......”

  这时候,一直规规矩矩的尤阙突然开了口,说道:“孙句,刚刚我在雾气里,好像看到杨枭从井里爬出来了......估计沈辣也看见了,他打算回来拉杨枭一把。”

  “你怎么不早说......”孙德胜一脸纠结的看了看尤阙,随后他掏出来自己的电话,给沈辣打了过去。片刻之后,话筒的声音告诉孙胖子,辣子的电话无法接通。

  就在这个时候,封锁线那边的佟家全跑了过来。冲着孙德胜说道:“孙句,要干什么的话,您几位要抓紧时间了。不瞒你说,刚刚部里又来电话了。一个小时之后,生化反应部队要过来接手这里。要求您无条件将这里转交给他们......”

  “一个小时......”孙德胜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佟家全说道:“这不知道又是谁在背后给我上眼药呢,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尤阙,你和车前子守在这里,我下去接应一下。你们千千万万看好了这里,不许其他人下去捣乱。”

  “胖子你疯了?你这拖家带口的也想下去?”车前子挡住了孙德胜,说道:“他们长生不老的身子骨都没上来,你这一身囊囊揣也想凑这个热闹?拉倒吧,老尤,你在这里陪着孙句长,我下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老子六岁开始降妖伏魔,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得好死的玩意儿再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