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小茂村的故事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小茂村的故事

  车前子原本还想要阻拦,却又被孙德胜拦住。孙胖子摇了摇头,在小道士耳边说道:“兄弟,她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这样吧......”

  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女人已经停止了呼吸。老人看到之后,擦了擦眼泪。转头看向车前子三个人,说道:“祸根已经铲除了,下面说说你们的事情吧......你们回去找领导说,要怎么安置我们。还有他们这些地下人......”

  看到老头子没有恶意,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不用找什么领导,哥们儿我说话就能做主。不过在讨论安置你们之前,老爷子你是不是应该把我们那个白头发的同伴交出来?再说说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别最后我什么都说不清楚,那还谈什么安置?”

  旁边的尤阙见缝插针的说道:“这位是我们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孙德胜句长,你们这里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做主。会给你们妥善安置的......”

  “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老人重复了一遍这个单位名称,他从小便在这里看守地下黑水,没有机会出去,更没有机会和民调局有什么接触。不过这个什么调查研究局听着应该很有些势力的。

  “我知道你们还有一个人下来了,不过那个人的去向我们也不知道。那个打火机是在迷宫入口捡到的,打火机的主人应该给你们留信号......”

  表明自己不知道另外一个人的下落之后,老头子犹豫了片刻。自己族人的身世早晚也要说的,索性现在对着孙德胜说了出来。或许能给自己的族人谈一个好条件,当下他开口说道:“说说我们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先祖燕北曹氏一族,原本师兄弟三十六个人。都是密宗和尚。跟随密宗大师言真上师修行。

  当时的先祖有人好勇斗狠,与外人修士结下了梁子。因为不想连累师门,便起了一个燕北冥门的门派。自称姓曹......

  在修行的过程当中,言真大师发现了几个不同时代坑杀战俘的万人坑。经过多年,万人坑当中都出现了怨气冲天的黑水。言真上师想要化解这几股冲天的怨气,无奈诵了千万遍经书,还办过几场法事,都无法化解这股怨气......

  无奈之下,言真大师只能暂时封印了万人坑,等到日后找到办法之后,再回来化解怨气。没有想到后来遇到化成黑水的万人坑又发现了几个,他却一直都没有找到化解的办法。直到言真大师坐化之前,突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把这些黑水集中起来,找专人看守。然后在上面建一座庙宇,专门用来化解黑水的怨气。

  将这个办法教给了我们的先祖之后,言真上师便坐化了。从那一天开始,我们祖先遍寻天下宝地,最后终于迁移到了这里。将这些年发现万人坑的黑水用瓷罐运到这里,一直都存封在地下面。

  原本接下来是要在地上建庙,再用言真上师的遗书请来各地高僧共同施法,化解了黑水的怨气。无奈这时候遇到了朝代更替,无法将高僧请过来。而且因为运输黑水,花光了先祖们的积蓄无力再建庙宇。

  最后还是当年的先祖大师兄想了个办法,他们三十六个人超脱了佛法还俗为民,三十六个人结拜兄弟,弃曹改了茂姓,这就是我们小茂村的由来......”

  老人刚刚说到这里,车前子开了口,说道:“别胡说了,我们都见识过了尸水。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还冲天的怨气。这有那么厉害的话,我们还进得来吗?”

  “那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化解黑水的怨气......”说着,老人回头看了一眼无数的怪物。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指着这些怪物说道:“化解怨气也是要代价的,这就是我们的代价了。守着黑水不久,我们的先祖便开始偶尔生育这样孩子。一开始,这样的孩子直接就埋了,后来推算命理的时候发现不对了......

  这些孩子原本都应该和你我一样的正常人,因为做胎时被黑水怨气影响,才会变成这幅样子。不过也是因为这个,每生这样的胎儿,便会化解一些黑水的怨气.......自从我们定居在这里以来,三百多年一共剩下了六百多名这样的孩子,化解了大半的怨气......”

  听到老人的话,车前子、孙德胜和尤阙三个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人,用自己畸形的后代来化解怨气。而且这么一来就是三百年......

  老人继续说道:“这些人虽然生的丑陋,不过寿命确实极高。三百年前出生的人,这几年才开始亡故。福薄而命长,对他们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好事......我们集全村之力来养活这些人,也很是吃力。好在他们还可以看守住地下的黑水......”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人顿了一下,再次开始咳嗽了起来。又含了一颗药糖平息了咳嗽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些年来,为了养活这些地下人,我们相继卖了不少三百年前带过来的老物件。结果走漏了消息,开始谣传我们小茂村地下有个大墓,引来来天南地北各处的盗墓贼。

  他们为了得到地下的‘宝贝’,无所不用其极,在村外挖地道的,假扮成什么地质队的,还有人想办法打通了乡里的关系,来这里定居的。结果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进到了地下,最后都会死在了这些地下人的手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人叹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我以为看住了地下就万事大吉了,没有想到啊,结果大事却出在了我家里......几年前来了一家三口,拿着乡里面的文件,要定居在我们小茂村。

  当时我就感觉到这三个不是什么好人了,也一直都在提防着他们。不过他们这一家子实在是太能装了,一直没有露出来什么破绽。最后我也开始大意了......没关他们家丫头周桂兰和我们家老三瞎混的事情,结果转年女的就怀上了。没法子,怀上就结婚吧......

  生完孩子之后,我还特地去城里花钱化验了我儿子和孙子的血缘。结果说是亲生的。我这才放了心,以为这个女人就算真是盗墓贼,都结婚生了儿子,总要收收心好好过日子了吧?没又想到啊,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

  三个月之前,我确诊了肺癌,时不时的就要去城里住医院。老大、老二陪着我,家里就交给老三两口子了,没有想到我前脚刚走,老三媳妇儿就把打井队叫来了。就在我们家院子里说要打井。

  当时村里子其他姓茂的就不干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带来的打井队都带着了家伙。谁敢阻拦就打谁,她什么都算准了,趁着我去医院的功夫,停了我和两个儿子的电话,村里人来医院找到我的时候,什么都完了......可怜我们家老三,还有我的孙子都不在了......”

  说着,老头子又开始呜呜哭了起来。就在他痛哭的时候,刚才被按在地上的人突然开了口,说道:“茂向东,就你们家老三、孙子可怜,那我儿子呢?......被他们砍断了四肢!你还想和他们说和,对得起我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