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内斗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内斗

  这个人此时已经恢复了自由,他红着眼看向老头子茂向东,继续说道:“不止我儿子,这里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哪家没有亲人死在他们手上?你想说和——先要报仇......”

  老头子被气的剧烈咳嗽了起来,他一边咳嗽一边指着那个人骂道:“曹闻革......咳咳......他们死了不是解脱吗?你这样......咳咳咳......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怎么办?三百年了.......咳咳......我们......咳咳......”

  “我们这三百多年又是为了谁!”曹闻革大吼了一声,随后他挣脱了同伴们的阻拦,冲到了茂向东的面前,继续说道:“没有我们这一族,黑水早就流传出去了!那时候会死多少人?我们连孩子都豁出去了,用自己的亲生骨肉来化解黑水的怨气。结果外面的人就是这么‘感谢’我们的吗?凭什么!”

  曹闻革原本就是个执拗的性子,成年之后他自己改回了曹姓。还和族长茂向东商量,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活着,要将这里向政府和盘托出。曹闻革认为他们这一族人是替天下挡住了黑水的祸端,不应该这样藏着掖着。顺便用黑水来要挟政府,给他们这些人一笔丰厚的报酬。

  对曹闻革的这种想法,身为族长的茂向东一百个不同意。在这个老头子的眼里,地下的黑水不可以视人。现在怨气已经差不多消除了,只要再想办法除了黑水的毒性,他们这一族的使命也可以结束了。

  因为对黑水的处置方法,他们两个人已经有了底火。现在曹闻革的畸形儿子被削掉了四肢,加上车前子又杀掉了几十个畸形地下人。曹闻革再也忍不住,一定要杀死车前子他们三个人给他们的畸形亲人报仇。

  看到曹闻革竟然敢公然对自己发难,茂向东气的浑身直打哆嗦。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最后连话都说不出口。后面他两个儿子见状,急忙冲了过来。掏出来医院开的药物,合水让自己的父亲吞下。

  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气的直打哆嗦,茂向东的大儿子回头对着曹闻革说道:“曹叔,没看见我爹都这样了吗?他得了肺癌还能活几天?我爹一走就选新族长,有本事你选上,到时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管不着......”

  “等不到那一天了......”曹闻革咬了咬牙,随后从身后一个同伴的手里接过了已经上了膛的土枪,对着茂向东的脑袋扣动了板机。

  虽然土枪没有什么威力,不过这么近的距离杀人还是没有问题的。随着“嘭!”的一声枪响,老头子茂向东的脑袋被打出来一个血窟窿,人当场倒在地上咽了气。还没等茂向东的两个儿子反应过来,他们倆身后同时出现了四五个村民。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剔骨尖刀,对着这哥俩的后心一阵猛捅。

  其他的村民都没有防备,见到曹闻革竟然敢动手杀了族长,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倒是怪物当中,茂向东这一支的血脉先一步明白过来。它们怪叫着向曹闻革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曹闻革等几家血脉的怪物也有了动作。仗着自己的数量众多,将茂向东这一支的怪物堵住,随后场面便乱了起来。平时和茂向东关系好的人,以及他们血脉的怪物,和曹闻革他们打了起来。

  为了这一时刻,曹闻革已经私下串联了多人。原本那些人还在犹豫,知道是茂向东的儿媳妇惹下了塌天大祸之后,这些人终于和曹闻革私下定好。只要姓曹的干弄死茂向东和俩儿子,这些人就会站在他这一边收拾残局.......

  当下小茂村的众人和怪物们开始了混战,最后还是曹闻革这边的人数和怪物都稳占上风,以茂向东的残余势力投降了结。

  等到曹闻革想要回头杀了车前子三个人给自己的畸形儿子报仇的时候,才发现那三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明明安排了十个畸形人看着他们的,想不到刚才打乱了,车前子三个人什么时候逃走的,竟然谁都说不清楚......

  为了这三个人,已经死了六七个人,还有十几个怪物。现在车前子三人却不见踪影了,曹闻革心里熬糟的快要抽过去了。

  “那三个人千万不能上去!要不我们都都完了.....”急的剁了剁脚之后,曹闻革咬着牙对着其他的村民继续说道:“都带上自己家的地下人,去找那三个人。这里没有光亮,他们不像我们这样专门练过眼力,不会跑太远的。他们带着枪,都小心一点......”

  在曹闻革的安排之下,这些人也顾不上地上的死尸了,纷纷散开向着四外跑去。看着这些村民都跑开之后,曹闻革叫过来自己的亲信,说道:“去茂向东他家柜子里找猎枪去,让上面的人拿着枪看住了出口,敢出去就直接打死他们......顺便把老祖放出来吧,局面越乱对我们越有利......”

  身边的人听到曹闻革要放老祖,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不过也没人反对,默许了曹闻革的亲信去放出他们所谓的‘老祖’......

  看着曹闻革杀红了眼,有人过来劝他,说道:“老曹,要不还是算了吧......那三个人手里还带着枪,还有另外一个也不是善茬。要不我们先跑吧......”

  “那三个人不死,我们跑到那里也得被抓回来......”曹闻革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只要杀了那三个人,就说他们是和茂向东爷们儿火拼死的。那样我们才能脱身......刚才我看到还存了几罐子黑水,那玩意儿现在叫做生化武器,想办法卖出去,我们就发大财了。我们祖祖辈辈遭了多少罪,轮也轮到我们享福了......”

  说完之后,他带着几个亲信和怪物们也跟着去寻找车前子三个人的下落了。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这些人十几米外的小土坡后面,孙德胜、车前子和尤阙三个人趴在这里。因为这里距离出事的地方太近,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三个人会藏在这里。都以为这三个人远远的跑出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敢还留在现场.......

  “胖子,不是我说你。你们倆加一起十好几颗子弹,对上怪物还有我,怕他们个六......”车前子是被孙德胜强拉过来躺在土坡后面的,他对这样躲躲藏藏的很不满意。要是孙胖子死死的拉着,小道士早就出去拼命了。

  “先不说老尤,哥哥我这子弹可金贵,浪费在这些人身上,哥哥我心都哆嗦。再说了,那么多的怪物,总有绕过你冲着哥哥我来的。我没有你的本事,可受不了这个......”孙德胜一边说话,一边向着对面看过去。原本他也是可以在黑暗环境当中视物的,不过这个本事时有时无。好在前面还有照着火的尸体,借着这点亮光可以看到周围的景象。

  看到那些人都已经散开,孙德胜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刚才那几个人从咱们身边走过,幸好他们没有注意地上。都以为咱们哥仨跑远了,想不到吧......”

  “孙句长,咱们就一直在这里趴着吗?”尤阙一点一点蹭到了孙德胜身边,说道:“等着后面接手的队伍进来,看着咱们就这么在地上趴着.....”

  “再等等杨枭......”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只要老杨听到动静赶过来,那一切都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