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章 父与子

第二百二十章 父与子

  送走了面前几个大怪物之后,吴仁荻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还没有苏醒过来的车前子。随后转身向着出口的位置走去。

  看着吴仁荻就要这么走了,孙德胜对着他的背影说道:“吴主任,是你老人家把这里的黑水弄没的吧?”

  吴仁荻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还能是谁......”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这时候,就在吴主任消失的位置,再次出现了两个白头发的人影。竟然是失踪了的沈辣,和一直都在装死的杨枭。见到他们倆出现了,孙德胜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孩子刚死,奶就来了......辣子,老杨这样哥们儿我都习惯了,怎么你也跟他学坏了?”

  走过来的沈辣苦笑了一声,说道:“大圣,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一直都在你们后面。吴主任不让我出来,一直压着我和老杨......我猜他想要自己亲自动手,可惜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估计老三醒过来也不会领这个情。”

  “这爷俩一样的脾气,可苦了咱们这几个夹在当中的人了。”孙德胜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沈辣说道:“对了,刚才哥们儿我问了吴主任黑水的事情。真是他老人家弄没的?辣子,那时候你在下面了,应该知道怎么回事吧?”

  “我是亲眼看到的——都不敢相信是真的......”回想起来吴仁荻是如何消除的黑水,沈辣还是有些恍惚。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在井下见到了吴主任,他放出了业火烧干了尸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还会以为这只有神话当中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孙德胜也是好像听神话故事一样,心里话:放把火就烧干了黑水,难怪当时地上被一团雾气笼罩起来......

  这时候,尤阙凑了过来,对着孙德胜说道:“孙句长,这个残局还是得您来收拾。小茂村的人怎么办?还有那些畸形的怪物,怎么处理?都是麻烦事......”

  听到尤阙说的话,孙德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随后掏出来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尤阙,对着他说道:“上面来接手的人早就到了,应该是顾忌哥们儿我的身份,没敢轻易下来。老尤你拿着我的名片,找他们当头的说,地上的事情归他们,地下的事情咱们民调局接手了。顺便联系老任和杨书籍,把这里的事情说一下,让他们做好接受的准备......”

  尤阙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一个文职调查员,那些人要是不听我的,一定要上下都接手,那我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办,咱们马上撤走。”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这些村民,还有怪物都是烫手的热山芋,哥们儿向外退都来不及。要是真有人上赶着来抢,那就真的感谢满天神佛了。抢走容易,送回来那就难上加难了......”

  说话的功夫,孙胖子有转头看了还在昏迷当中的车前子一眼,自言自语的说道:“想不到......还真是桃园三结义了,老三够哥们儿意思,当年张飞也就这个意思了......”

  车前子再次睁眼的时候,又回到了熟悉的icu病房里。他有些恍惚,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自己好像是被大怪物揍的不清,孙德胜呢?这个胖子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就在他替孙德胜担心的时候,身后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终于醒过来了,别乱动,我这就去交大夫来......”

  随后,车前子看到尤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病房里面只有这个人陪着自己,那孙德胜怎么样了?不会那啥了吧,这胖子对自己没得说,可惜了,那么好的媳妇和孩子就要便宜沈辣了......

  车前子胡思乱想的时候,病房大门再次打开,尤阙带着值班大夫回来。随后给他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趁着医生在检查的时候,小道士有些吃力的对着老尤说道:“怎么就你在这里......胖子呢?烧了——火化了吗?怎么不等等我......我得去送送他......”

  尤阙苦笑了一声,回答道:“孙句长回局里了,正在开会商量怎么处置小茂村的事情......”当着医生的面,他也不好说的太细。先说几句让车前子稳稳心神。

  检查了一番确定车前子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医生留下了让病人好好休息的话,随后便离开了这里。这时候,尤阙才开口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只不过小道士对他的亲生父亲还是有点抵触,听到吴主任出场的时候,他满脸的不以为然。

  “孙句长实在是脱不开身,沈辣还在小茂村善后。他们俩让我在这里守着你,一有情况马上通知。刚才我去叫医生的时候,已经给他们俩打了电话。”尤阙说话的时候,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蜡丸。

  当着车前子的面,他捏碎了上面的蜡皮,露出来鸽子蛋大小的一颗黑色药丸来。将药丸用温水化开之后,送到了小道士的面前,说道:“把这个药喝了,喝了身体立马就好了......”

  车前子斜眼瞅了瞅药碗,随后不冷不热的说道:“那个谁给你的吧?让他自己留着吧,以后早晚用得上......”

  “谁?吴主任?不是他,这是你师父孔大龙送来的。”尤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咱们回到地上之后,孙句长就通知你师父了。他老人家还过来看你了,不过来了个电话说有什么急事要办,又把他叫走了。临走之前给的我药丸,嘱咐等到你醒过来之后,把药吃了......”

  车前子小时候,孔大龙是捏股过类似这样的药丸子,不过不是说都是壮阳的吗?算了,老登儿给的总不会是毒药,壮阳就壮阳吧......小道士这才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这时候,病房外面一个白发男人正站在门外,看着车前子将药水喝了下去。听得尤阙哄骗是孔大龙给的,这才一饮而尽。他冷冷的哼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道:“儿子——有什么好的......”

  这时候,他的背后凭空出现了另外一个白发男人。这个人也盯着病房里面的车前子,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吴勉,听说你为了一点点尸水,就用了无上业火。动静太大了,一定会惊动徐福大方师的......”

  没等背后的男人说完,他面前的吴仁荻指了指病房里面的车前子,对着身后这个人说道:“儿子,我的......”

  身后站着的正是大方师广仁,听到了吴仁荻这句话之后,他脸色一变,哼了一声,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吴仁荻也不去看他,眼睛继续盯着病房里面好起来的车前子,自言自语的说道:“还是有点用处的.......

  片刻之后,尤阙端着空药丸出来,准备拿去清洗,被门口站着的吴仁荻吓了一跳。随后急忙关上了病房大门,陪着笑脸对他说道:“吴主任您到了......按着您的吩咐,车前子已经把药丸吃下去了。接下来就是你的意思,我和他交朋友了......”

  吴仁荻看了尤阙一眼,说道:“不是你,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