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总统套房

第二百二十一章 总统套房

  吃了‘孔大龙’送来的药丸之后,只过了三五分钟,车前子身上的伤势便奇迹般地好了。刚刚医生才给他检查了身体,肋骨断了好几根,还伤到了脑袋引发了脑震荡后遗症。没有想到吃了药丸之后骨头长好了,头不晕了,看东西也不双影了......

  身体恢复健康之后,车前子也不打算在医院待了。自打他进了民调局以来这几个月,大半的时间都在icu里睡觉了。现在他最不愿意闻到的,就是医院里面消毒水的味道了。

  就在车前子和尤阙商量马上出院的时候,孙德胜已经赶过来了。听说车前子醒了,孙胖子也顾不上开会了,亲自开车一脚油门到了医院。

  见到自己的三兄弟恢复了健康,孙德胜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说道:“谁说我兄弟还得再趟一阵子的?看看这上蹿下跳的,这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走,跟哥哥我回家休息去。让你嫂子给你炖过大鱼头补补。”

  听到孙德胜提到了那锅难以下咽的鱼头,车前子连忙摇头,说道:“算了吧,我还是回宿舍住去吧。我在你们两口子也不方便,弄不好还耽误你们生二胎了......我就回宿舍去,本来就是分给我的,凭什么不去住?”

  见到车前子说什么也不肯跟着自己回家,孙德胜也没有强求,说道:“是,现在你和你嫂子还是亲戚,辈分大的我们两口子都接不住。按理说,从我们家一一那边论,哥哥我得喊你一声老先祖......你先别瞪眼,哥哥我也叫不出来。咱们个论个的。在我孙德胜这边,你永远都是我的三兄弟......”

  听到孙德胜的话要往吴仁荻身上引,车前子便是一脸的不耐烦。对着他说道:“胖子,别和我提那个谁啊。他是他,我是我。再提这个人,别说兄弟我和你翻脸.....行了,和我讲讲我晕倒之后的事情——别带那个谁啊......”

  “不带那个谁,那还有法讲吗?”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兄弟你也别管这么多了,总之小茂村的事情结束了。走,哥哥我先带你去吃点好的......也别去什么宿舍了,明天我先找家政收拾一下,床单被套啥的也得换新的了。今晚哥哥安排个酒店......”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已经掏出来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打了出去:“喂,马主席啊,哥们儿我让老婆赶出来了,无家可归啊......这个不好意思吧,你们家酒店是买卖,我怎么好意思过去住?一般的标间就可以了,千万千万别弄什么总统套房......不是我说,房子太大了,哥们儿怕迷路啊,晚上尿个尿找不到回卧室的路了......还给配个私人管家啊,专门带着我去尿尿的。你看你,下不为例啊......”

  说了两句之后,孙德胜挂了电话,笑嘻嘻的对着车前子说道:“兄弟,晚上就委屈委屈你去住酒店了。一会哥哥我先带着你去吃点好的补补,老尤你也一起去啊,这两天也辛苦你了。我和任句长说了,回头你去我那里当个助理......”

  尤阙听到自己高升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一天之前他还只是民调局里一个小文员,想不到现在竟然做了实权副句长助理。以后在句里见到熊万毅那几个主任,还指不定谁给谁脸色看呢。

  虽然这次不是黄然买单,孙德胜也找了个不错的粤菜馆子。带着车前子和尤阙一直吃到了后半夜,这才让老尤回家休息,他亲自开车将小道士送到了邶上京中一家赫赫有名的大酒店。

  酒店的大老板马萧林已经亲自打电话吩咐过,晚上有一位叫做孙德胜的领导来要休息,给他准备好了顶层的总统套房。酒店的几位老总都不敢下班,一直等候到了现在。最后由酒店总经理亲自送他们俩进了总统套房休息......

  孙德胜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他轻车熟路的去了卧室的大卫生间方便。随后提着裤子走出来,对着车前子说道:“兄弟,你嫂子还在家等着我呢。我就不陪着你聊天了......不着急回民调局上班,现在这里住上个把月的。带着总统套的房卡吃饭,签你哥哥我的名字就成......”

  说着,孙德胜打了个哈欠,随后离开了房间。车前子有点喝多了,也没有出去送他。看着孙胖子离开之后,他也没有去卧室,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车前子被尿意憋醒,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就在他准备去厕所的时候,发现沙发对面坐着一个人影。吓得小道士一激灵,盯着人影说道:“谁!什么人......”

  车前子记得自己睡着的时候,灯是亮着的,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将等关闭了。现在整个总统套房里面都是黑漆漆的,只能勉强看到对面的人影。虽然看不清人影的模样,不过车前子开始可以肯定这个人自己并不熟悉,并不是孙德胜或者吴仁荻他们......

  “我是谁......”人影说了这三个字之后,便沉默了起来。就在车前子不耐烦,准备先下手为强对他动手的时候。这个人才再次开了口,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是吴勉的儿子,这世界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想不到他那样的人,竟然会生出一子一女来。他的运气真是不错......”

  说到这里,人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时候,窗外一抹月光照射进来,月光打在了这个人的脸上。露出来一张没有耳朵和五官,好像鸡蛋一样的脸来......

  车前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脸,身上瞬间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酒劲立马就行了。小道士一把炒起来茶几上的烟灰缸,他不打算废话了,大半夜的坐在自己面前,指定不是什么好人。先下手为强干翻了他再说......

  就在车前子要动手的前一刻,怪人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可以了,你说要见见吴勉的儿子。现在见到了,可以走了吗?”

  这声音听着耳熟,车前子脱口而出道:“是赵庆吗?这个鸭蛋脸是你带来的?你和辣子怎么了?怎么说黄就黄——不对!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赵庆的声音沉默了片刻,随后再次响了起来。只不过她没有搭理车前子,还是对着怪人继续说道:“还不走吗?你这样我很为难......如果你想要对他不利的话,想想吴仁荻,他不会放过你的......”

  “你怕了?还是广仁怕了......”怪人轻轻的说了一声,随后他摇了摇头,对着车前子继续说道:“你不要怕,我对你没有恶意的。只是听说了吴勉有了子嗣,便过来看看你......”

  “别胡说八道啊......”听到这个人将自己和吴仁荻撤在了一起,车前子不以为然的继续说道:“我和那个姓吴的没关系......你才是他的子嗣,你们全家都是他的儿子、孙子......”

  车前子的话音未落,怪人突然咯咯一笑。随后他身体瞬移到了小道士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