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结交?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结交?

  看着车前子和孙德胜离开了房间,男人说道:“这个就是吴勉的儿子了......我是让永孝来交朋友的,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身后有人回答道:“君上,这个得问广仁的女弟子了,她昨晚陪着永孝殿下来见车前子的。突然死在这里,广仁逃脱不了干系。”身后说话这个人正是地府左判彭何在,站在窗边的人竟然是阎君......

  知道了吴仁荻父子相认,彭何在便向阎君献计,趁着这个机会可以修复地府与吴勉的关系,比如说给车前子添上二百年的阳寿,或者送他些地府独有的天才地宝。

  阎君也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和吴勉父子交好,不过给车前子添阳寿,送天才地宝这样的事情有损阎君的颜面,外人看来好像是地府有意巴结吴仁荻父子一般。随后,阎君派出来自己在阳间的私生子,让他去和车前子交友。晚辈们交交朋友,相互送点礼物这个不会有人乱说什么的。

  没有想到的是,朋友交没交成不知道,他派来的儿子却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死的还是他最满意的私生子。阎君在震惊之余,决定亲自上来查看自己儿子的死因。

  看着总统套房里面的人走光,阎君回头看了左判一眼,说道:“永孝的魂魄呢?还没有归位吗?”

  “事情就古怪在这里了,殿下的魂魄一直没有归位,好像是困在什么地方了。”彭何在谨慎的看了阎君背影一眼,随后他马上低下了头,继续说道:“属下已经派了九路阴司鬼差,应该很快就会找到殿下的魂魄。到了那个时候,什么都知道了......”

  听了左判的话,阎君沉默了片刻。随后回头对着彭何在说道:“查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儿子不能白死.....”说完之后,阎君已经消失在了左判的面前。

  看到阎君离开之后,左判彭何在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也走到了窗台前,盯着出事的总统套房,自言自语的说道:“吴仁荻的儿子......看起来要热闹了......”

  跟着孙德胜回到了民调局,孙胖子对他这个弟弟没得说,让他睡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孙副句长昨晚也是没有睡好,看着车前子睡熟之后,这才靠在自己的椅子上,也跟着眯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敲门的声音惊醒了这个兄弟二人。孙德胜还被吓了一跳,缓了过来之后,才明白是门外有人敲门。这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时钟之后。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自言自语的说道:“都三点了,这一觉睡懵了。怎么还梦到我后爹来管我借钱了,凶兆啊这是......”

  孙德胜一边嘀咕着,一边打着哈欠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之后,看到了一脸疲倦之色的赵庆。

  “正好三点......”赵庆将手里的解剖报告给了孙德胜,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死者没有脸你们知道吗?我一半的时间都用来给他拼面部了,最后我才明白,眼耳鼻口他什么都没有......”

  听了赵庆的话,孙德胜嘿嘿一笑,对着女人说道:“一听你这话,就知道我哥们儿醒过来了......是吧?”说到最后的时候,孙胖子笑嘻嘻的回了头,果然看见车前子披了一件衣服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小道士睡的眼睛通红,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赵庆之后,皱着眉头说道:“你就承认了吧,我睡着了做梦都是昨晚上的场景,那个声音就是你的......小赵,昨晚上那个咸鸭蛋就是你带来的。你就承认了吧......”

  “车前子你再说什么呢?我一点都不明白......”赵庆一脸迷惘的样子,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昨晚上在司法局加班,局里的同事都可以为我作证。要不然的话,凌晨的案子也轮不到我头上。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查司法局的监控记录。”

  “兄弟,我就说你是认错人了,现在信了吧?”孙德胜嘿嘿一笑,随后将赵庆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随后一边看着验尸报告,一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说道:“面部被暴力打碎,引发颅脑损伤以及颅内大出血,为主要死亡原因......小赵,除了死者没有五官之外,身上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

  赵庆犹豫了一下,说道:“除了没有脸之外,死者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不过在解剖尸体的时候,遇到了一系列的怪事。好像有看不见人进了解剖室,一直在监视我解剖尸体。这个感觉很不好,我从来没有遇到过......”

  “你是亏心事做多了吧?甩了辣子又找了小白脸,才会这样......”车前子还是为女人甩了沈辣而耿耿于怀,比起来昨晚上那个女人是不是赵庆,他更在乎沈辣是不是在赵庆这里吃了亏。

  车前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副句长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白头发的沈辣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了站在孙德胜办公桌前的赵庆之后,他缓了口气,说道:“听杨枭说你到民调局了,是找我吗?”

  “辣子,说公事呢。”孙德胜叫住了沈辣,举了举手里的解剖报告,继续说道:“昨晚上咱们老三那里出了命案,小赵负责解剖尸体。这不是嘛,给我送解剖报告来了。你等我一会,有点事要和你说......”

  听到赵庆不是找自己的,沈辣的表情有些失落。尴尬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我就不等了,郝头有事让我过去一下。大圣,你这边事情完了给我打电话,我再过来。别耽误你们办正事.......”

  “哪有什么正事?辣子你就待在这里,一会就完了。”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将手里的解剖报告还给了赵庆,随后对着女人说道:“尸体在你那里,千万看好了它。出了什么事情......”

  孙德胜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庆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通之后还没等说话,听到了对方的话之后,脸色便变得难看了起来。片刻之后,小赵挂了电话,对着孙胖子说道:“尸体失踪了......就在五分钟之前,司法局大停电。来电之后便找不到死者的尸体了......怎么回事?”

  “看看,哥们儿我刚刚说的话还热乎,就应验了......”孙德胜古怪的笑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沈辣之后,转头对着车前子说道:“老三,你陪着辣子去五室找萧易峰。让他把这几年报上来的丢尸案汇总一下送过来......”

  车前子虽然冲动,不过人一点都不傻。他明白这是孙德胜有话要对赵庆说,自己和沈辣留在这里不方便。孙胖子的人品他信得过,不会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当下他带着沈辣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自己俩兄弟走了,孙德胜这才嘿嘿一笑,对着赵庆说道:“说吧,广仁托你带什么话了......”

  早就领教了孙德胜的心眼,赵庆没有感到多么意外,她也直奔主题,说道:“死的是阎君的私生子阎永孝,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昨晚是去结交车前子的。不过阎永孝仗着是阎君的子嗣,越发的猖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