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权衡

第二百二十六章 权衡

  听到了彭何在的名字之后,赵庆的额头上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排坐着的男人之后,女人开口说道:“这还是在民调局的范围之内,对左判你太危险了。吴仁荻和地府不和......”

  “我在问你永孝殿下魂魄的下落,没有问吴仁荻和地府的关系。”彭何在冷冷的打断了赵庆的话,冷笑的看了她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应该则尊称你为殿下夫人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不用那么麻烦了。昨晚是你带走的永孝殿下,他死了你不会一点干系都不担着吧?你、甚至广仁都要给阎君一个交代。”

  赵庆努力的平缓了一下心神,随后对着左判说道:“是阎永孝误食了丹药,中了丹毒而亡......”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后排的彭何在摇了摇头,伸出手指对着女人虚点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力量打在女人后背上,当场一口血喷在了车窗上。就这样还不算完,赵庆的七窍止不住的流血,转眼之前她的脖子以下已经是一片血红了。

  “中了什么样的丹毒,会把脸上的骨头都烧碎了?”左判盯着还在不停流血的赵庆,继续说道:“五分钟之后,你就会因为流血过多身亡。这五分钟之内,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我就放过你......现在还有四分二十秒......”

  “丹毒......阎永孝误服了至阳的丹药......”赵庆顾不上七窍流出的鲜血,她无力的坐在座位上,看了身后的彭何在一眼,继续说道:“大方师广仁、吴仁荻都可以给作证......还有阎永孝的魂魄,找到它一问,你就知道了......”

  左判不理会赵庆的话,他拿出来车后座报纸看了起来。只是中间报了一下时间:“三十五十五秒......”

  这时候,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赵庆的眼神有些恍惚。她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再次说道:“我死了,广仁大方师也不会放过你的......阎永孝是自己找死的......他是中了丹毒......与我无关......”

  “两分四十五秒......一半的时间过去了。”左判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对着赵庆说道:“五分钟之后你变成了鬼,我便把你带下去。知道十八层地狱吧,我可以带你去体验一下,直到你说出来永孝殿下是怎么死的......做人的时候不说,做鬼总该说了吧?你还有两分十秒,时间真的不多了......”

  赵庆瘫软在了车座上,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彭左判。随后她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等着五分钟时限的到来......

  彭何在也不着急,还在一页一页的看着报纸。眼看着过了四分半钟的时候,他这才再次说道:“明白了,那就做好准备和我一起下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驾驶室车门突然被人打开。随后一个红色头发的男人进来,伸手扯掉了赵庆身上的安全带,随后将她抱了出去。与此同时,彭何在的身边,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

  “你自己回去吧,我的弟子那也不会去的......”来人正是两位大方师火山和广仁,看着火山将赵庆抱走之后,白发大方师这才对着彭何在继续说道:“想要知道什么?可以问我,为什么要难为一个小女孩......”

  见到广仁出现,彭何在不自觉的向后推了推,直到后背顶到了车门这才停下。随后他冲着白发大方师笑了一下,说道:“我也是吓唬吓唬她......毕竟是阎君的儿子出事,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有些事情从她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要比你大方师说出来好的多......”

  “阎永孝眼看就要迎娶赵庆,她总不会谋杀亲夫吧?”广仁看了左判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想知道阎永孝的死因......他是误食了至阳的丹药,受不了丹毒而亡。我就在旁边,可以作证......”

  听到了广仁的话,左判笑了一下,随后他马上收敛了笑容,说道:“赵庆解剖尸体的时候,我和几位大阴司就在当场。我可以替你们说话,那几位大阴司已经呈报阎君了。大方师,你不要.......”

  “就是阎君亲自监视解剖,阎永孝也是中了丹毒而死的......”广仁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左判你是个聪明人,想想吧......等到你做了阎君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那殿下应该是怎么个死法做合适?”

  听到广仁最后这一句话,彭何在沉默了起来。当下两个人都不说话,车厢里跟着安静了下来。差不多一分钟之后,左判先说了话:“好,我会向阎君禀告的......永孝殿下是中了丹毒而死,大方师,这次算是你欠了我一个人情......”

  “我谁的人情也不欠......”广仁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这件事不是为我而做,左判你也可以禀告是因为阎君管教无方,阎永孝招惹吴勉、车前子父子,最后死于吴勉之手。到时候阎君或许会暴怒,引发地上地下一场大战。也有可能把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灭口,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然了,左判你位极权重不会出事。不过下一任阎君是不是你,就两说了......”

  说到这里,广仁再次冲着脸色阴沉下来的左判笑了一下,随后继续:“你还不是阎君......对吧?”

  听了广仁的话,彭何在一皱眉,随后便要施展术法遁走。却被白发大方师一把拉了回来,广仁抓着彭何在的手,说道:“我的弟子不多,每一个都如同我的儿女一样。他们有错,我罚。他们被人欺负,我也会替他们讨回公道。左判,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忘了。就算有朝一日你做了阎君,我的弟子寿终到了你的手上......”

  没等广仁说完,彭何在已经开了口“我一会替你好好看护,不会让他们在下面被欺负的。大方师,没有别的事情,我这就要会地府向阎君复命了,永孝殿下是误服了至阳丹药,中了丹毒而亡故的,与他人无关......”

  听了彭何在的话,广仁这才送了手,笑着对他说道:“那广仁就恭送左判......”

  “不用客气......”说话的时候,彭何在的遁法形成,人消失在了白发大方师的面前。

  看着左判离开之后,广仁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随后他扭回头看了一眼民调局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屁股擦的,你替你儿子擦,我替你擦......凭什么你就有了儿子?你是上天亲生的......”

  说完之后,广仁也施展了遁法,离开了车厢。

  又过了十几分钟,正在办公室里和车前子、沈辣说话的孙德胜接到了电话,赵庆法医的汽车的停在了民调局大楼前面。有人路过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人,只是驾驶室里到处都是鲜血......

  沈辣听到之后,都顾不得走楼梯了,他直接从孙德胜的办公室里跳了下去,直奔着赵庆汽车那里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