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反目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反目

  “胖子,你说小赵怎么这么想不开?还在车里给自己放血......”车前子趴在窗台上,看着沈辣冲到了汽车那边,正在到处寻找赵庆的下落。小道士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胖子,要不你去劝劝辣子吧。小赵不行,还有小李、小张和小王......别一棵树上吊死。”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二哥这方面一根筋。要不然的话,现在孩子都快你这么大了......”孙德胜走到了车前子身后,看着满头大汗的沈辣,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老天爷什么都给他了,就是把辣子的媳妇堵门外面了......走吧,一起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孙德胜带着车前子下来的时候,原本聚在这里的人已经被赶过来的郝文明年赶走:“不是我说,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没事干了吗?那就围着大楼跑圈去,先跑个五十圈......看看把你们闲的......”

  郝文明赶走了无关人员的时候,他们家老大郝正义陪着沈辣,正在车厢里寻找蛛丝马迹。因为这里不在民调局的监控范围之内,无法通过监控摄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孙德胜和车前子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郝正义掏出来一张符纸。他一边拿着符纸向车内试探,一边对着沈辣说道:“你先被担心,未必出了什么大事。只要我这张符纸没有变化......”

  郝正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手里的符纸突然爆炸——“轰!”的一声,炸的这位郝主任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张符纸是用来测试术法的,如果有人在一定范围之内施展过术法,符纸便会有反应,术法越强,反应便会越大。在这之前,最严重的情况不过就是符纸冒烟。好像这样整张符纸都炸掉的,郝正义也是第一次遇到。

  “郝主任,你这个是老黄历了。”看到沈辣脸上变了颜色,孙德胜凑过来拍了拍自己二弟的肩膀,随后笑嘻嘻的说道:“把心放回肚子里,哥们儿我敢打包票,小赵没事儿......要是她真有个一差二错的,我赔你个新的......”

  “辣子,别拿这个开玩笑。”沈辣以为孙德胜是在安慰自己,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她应该是被人掳走了,生死还......”

  沈辣的话还没有说完,孙德胜已经笑嘻嘻的走进了车厢里,顺手将行车记录仪取了下来。随后转头对着两位郝主任说道:“小赵和辣子开玩笑呢,那张符纸被我调包了......没事了,他们小两口的玩法和一般人不一样......”

  两位郝主任看出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过孙德胜已经这么说了,说明他知道了怎么回事。不需要他们倆帮忙了......

  拉着沈辣和车前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孙德胜将行车记录仪链接在了自己的电脑上,调看最后一段时间的影像资料——赵庆突然停车,随后车厢里面响起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来:“不要紧张,我不是冲你来的......”

  行车记录仪上记录的只有十来分钟的影像,不过沈辣却好像足足过了一年一样。等到整段视频都播放完毕之后,他才对着孙德胜说道:“你早就知道,对吧?”

  孙德胜苦笑着抓了抓头发,说道:“上次从杭州回来,广仁找我的时候说漏了嘴。辣子,哥们儿真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这不是怕你受不了嘛。再说了,我这空口无凭的,小赵那丫头再反咬一口,说我垂涎她的美色,想要拆散了你们俩......”

  “胖子,你连我都没说。”这时候,车前子也开了口。他指着孙德胜继续说道:“咱们哥俩先通通气啊......我就说昨晚上带着鸭蛋脸的那个娘们儿就是赵庆吧,你还说不是......对了,里面说她差一点做了殿下夫人是怎么个意思?那个殿下指的就是咸鸭蛋?辣子,好悬啊,差一点这个绿帽子就戴在你头上了......”

  这时候的沈辣顾不上搭理车前子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孙德胜说道:“孙句长,你真是够朋友啊,这样的事情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对了,有件事情忘了说。我三叔打算让我回去,他说邶京能人太多怕我被骗了。还是老家好......回头我就把辞职报告给你送来......”

  看着这一对铁磁要闹掰了,车前子吐了吐舌头,过来帮了圆场。他一手拉着孙德胜,一手拉着沈辣,说道:“有什么到不到的,都看我了......再有这样的事情,胖子你得第一时间跟辣子说。知道你是为了他好,可是事情办的确实不漂亮......辣子,给我个面子,你们俩的交情比我深多了,都足够托妻献子了。不就这么点事情嘛,孙胖子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的话,这绿帽子就算是焊在你脑袋上......”

  这时候的沈辣再也忍不了,一巴掌对着车前子打了过来。好在他还有点理智,手掌在到小道士面前的时候突然停住,不过就是这一下掌风,已经将车前子打晕在地了......

  打晕了小道士之后,沈辣看也不看孙德胜,转身向着办公室外面走去。就在他打开办公室大门的一瞬间,见到门口站着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男人——吴仁荻。

  吴仁荻看了一眼晕倒在沙发上的车前子,随后冲着沈辣说道:“我没说过你可以动他......”

  “不动也动了,想为你儿子报仇,我就在这里。”沈辣毫无畏惧的盯着吴仁荻,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个地府的殿下,是你打死的?那赵......”

  “是我在问你话,我没说过你可以动我的儿子......”吴仁荻打断了沈辣的话,随后他冲着满脸无奈的孙德胜说道:“一个地府的事情你都搞不定......”

  说话的时候,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来,对着沈辣虚弹了一下。辣子此时已经将种子的力量运满全身,再防备着吴仁荻突然动手。没有想到的是,他百分之百的力量,也挡不住吴仁荻这一下虚弹。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吴仁荻手里弹了出来,沈辣接触到这股力量的同时,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瞬间打倒了沈辣之后,吴仁荻又回过头来,看了孙德胜一眼,说道:“怕死了之后地府欺负你?”

  “不能,我要是下去了,地府怕委屈了我......”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走到了吴仁荻的身边,继续说道:“沈辣是被气懵了,您老人家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倆加上车前子还是好兄弟......”

  吴仁荻白了孙德胜一眼,说道:“记住一句话,敢动车前子的人只能是我,别人不行——我说的。记住了......”

  吴主任说到这个的时候,孙胖子的眼珠子快速的转动了一下。好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