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现

第二百二十八章 出现

  想明白之后,孙德胜呲牙一笑,冲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您这次可是下本了,不是我说,您这次真是给面子......”

  “不是冲你......”说话的时候,吴仁荻看了倒在沙发上的车前子一眼,随后背着双手向六室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养儿子——有什么好的?好话不会好说,也不知道像谁......”

  孙德胜回过头来,看了自己办公室里晕倒的两个人,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问世前情为何物,还得有个好爸爸啊......”

  就在孙德胜让人将车前子和沈辣送icu的时候,远在三百公里的一座山顶的小木屋里面,火山走出了小木屋,对着正在门口端坐的广仁说道:“师尊,赵庆的伤势无大碍了......弟子有句话要说,这个女人的心机太深了,阎永孝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简单不简单,他总是死了的。”广仁冲着自己的弟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赵庆不比你我,她没有长生不老的寿数。只要不是犯了大恶,我们总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总共不过白十来年的功夫,她总会过去的。”

  火山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过弟子有件事情始终想不通,阎永孝已经死了。他的魂魄哪去了?如果是被人扣下了,这又有什么意义?”

  “火山,你还是不明白......”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他的魂魄一日不出现,那死因便一日无法盖棺定论。别看只是阎君的私生子,运作的好,也会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大风暴。”

  火山听了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只要我们和地府都是一口咬定,阎永孝是误服了丹药而亡,那幕后那个推手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要么他把阎永孝的魂魄交还出来,要么就只能灭口,彻底抹去这个魂魄。”

  还有一种可能......”广仁看着山下秀丽的风光,一边再次说道:“火山你还是想简单了......如果他可以控制住这个魂魄,再教给他几句话。说死了阎永孝是我们和吴勉联手解决的,你猜猜看,后果会怎么样?”

  “只要时机运用的恰当,可以引发地上地下一场恶战......”火山回答了一句之后,恭恭敬敬的看了一眼广仁,说道:“那么做的话,这个推手又有什么好处——他要的就是天下大乱......”

  看到弟子自己想明白了,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太急了,原本他还有更好的机会......可惜太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看了一眼赵庆所在的小木屋,随后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不能我们自己顶,火山,你送赵庆去民调局。让孙德胜他们去照顾,事情是吴勉惹的,没道理我们替他善后......”

  火山愣了一下,原本广仁的意思是要看护好了赵庆。不过现在怎么话锋一转,又把这个女人送出去了。对方还是把自己克制死死的民调局......

  火山犯了和沈辣一样的毛病,身边有了个绝顶聪明的人,便不爱动脑子,过分的依赖身边这个同伴了。现在听到师尊让自己去送赵庆,虽然行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也该是照做了。

  折腾了一番之后,沈辣和车前子终于回到了icu病房。这几个月当中,医院的大夫、护士都习惯了车前子进进出出的。都有护士开玩笑的让小道士办个年卡了,只不过现在沈辣陪着他一起进了icu,这个就有些不大适应了。

  车前子第一个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之后,他眨巴眨巴眼睛,看到了陪护的孙德胜之后,小道士开口说道:“胖子,我是昨天刚刚出院的是吧?我怎么又回来了?谁把我——想起来了,沈辣,是沈辣干的......你们家老二不地道啊!我是不是在劝他?怎么就对我动手了?”

  “废话,你小子前一句绿帽子,后一句绿帽子的,是个人都受不了。”孙德胜笑骂了一句之后,指着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还在昏迷的沈辣,继续说道:“看到了吗?辣子也一起进来了。他也是惹谁不好,偏偏要惹你......”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将没什么大碍的车前子搀扶了起来。让他看了一眼旁边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沈辣,随后继续说道:“还是吴主任够意思,看见你吃亏了,就替你出口——咦?我眼花了......”

  孙德胜看到一个沈辣的病床上多了一个人——赵庆,两个人躺在一起,小赵还翻了翻身,办个身体都压在了沈辣身上......

  车前子也是一脸的惊诧,他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么医院也怎么开放了?还有情侣间......还是说我没醒,还在做梦呢......”

  按着车上行车记录仪的表示,赵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广仁带走了。那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沈辣的被窝里?

  孙德胜看到了赵庆的伤势也不轻,当下立即喊了医生进来。看到两个病人躺在一个被窝里。医生也大为光火,冲着孙胖子说道:“怎么可以这样?这么重的病人还有心思这个?当我们医院是什么地方......你们搭把手,把女患者送出去......”

  看着医生要把赵庆带走,孙德胜突然反应了过来,对着医生说道:“带走就算了,这个女人一定要留在这里。兄弟你差不多了吧?来,把位置让给小赵。你过来陪着哥哥我做过,让她进你的空被窝......”

  虽然医生强烈的反对,不过孙德胜咬定了牙关,说什么也不让赵庆离开病房。孙胖子好像突然转变了性子,宁可让车前子吃点亏,也不许赵庆离开......

  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开始阴暗了下来。孙德胜掏出来电话,先后给六室出了吴主任的几个人打了出去。没有想到,二杨和屠黯好像商量好了一般,都不在邶京。最后无奈之下,孙胖子只能将其他几位主任叫到了医院。

  来的最早是郝家哥俩和萧易峰,他们三个原本在民调局值班。接到了孙德胜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到了医院。

  三个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孙德胜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不过见到了失踪的赵庆出现在了这里,心里都有些诧异。

  还没等孙德胜介绍出了什么事情,二室的老莫和西门链也赶到了这里。只剩下一个熊万毅,孙德胜便不等了,他直接了当的说道:“几位主任,今晚有个大活。看住了这个女人,千万不能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