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四十章 教育

第二百四十章 教育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吴仁荻已经注意到了有明显变化的‘车前子’。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被那个老家伙说中了......”

  虽然面前这个小道士发生了变化,不过两个车前子对吴仁荻的态度却没有什么差别。冲着白发男人翻了翻白眼之后,‘车前子’低头不再和他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这时候,杨枭、杨军和屠黯三个人对视了一眼,杨军和屠黯去检查被炸死的死尸。杨枭则凑到了吴仁荻的身边,低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到吴主任的好大儿将老驼背剐了一半,然后又将种子的力量灌入他的身体,算着时间引爆的时候,就是见多识广的吴仁荻,脸上也有些动容......

  杨枭说完之后,吴仁荻回头看了一眼孙德胜,说道:“还是查不到幕后的推手,是吧?”

  孙胖子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有几个怀疑的方向,不过想要彻底搞明白这次是够呛了。不是我说,心急吃不了热满汉全席。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的,那个幕后推手不再搅起来点风浪,是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只要他再有动作,我就有把握弄清楚这个人是谁......”

  “再有动作......”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看孙德胜,随后继续说道:“还不如等着他主动过来自首......”

  “别难为胖子......”没等吴主任说完,‘车前子’似笑非笑的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用着几乎和吴仁荻同样的语气继续说道:“死了几个王八而已,你心疼什么......”

  他的话还还没有说完,吴主任突然伸手冲着‘车前子’的左脸打了过去。小道士说话的时候,心里就在防备着吴仁荻对自己动手。见到巴掌打了过来,他不敢怠慢,手指一搓一道赤红色的电弧向着吴仁荻打了过去。这道电弧用尽了他从沈辣那里‘借’来的全部种子力量,心里想着就是吴仁荻也受不了这一下......

  不过让‘车前子’出乎意料的是,吴仁荻好像没有看到电弧一样,不闪不躲巴掌依旧对着他的脸打了过来。

  见到白发男人没有闪躲,‘车前子’咬着牙也不躲避,大不了一下换一下。自己挨个嘴巴,换吴仁荻被电弧打中。怎么算都是自己占了大便宜......

  没有想到的是,吴仁荻的巴掌和电弧同时击中了目标。只不过电弧打在白发男人身上之后,直接传导到了他打在‘车前子’的那只巴掌上。小道士自己被电弧打到,直接被打得飞了起来,撞塌了一面盛放死人的冰柜,这才摔倒在地......

  看着摔落在地,顺着嘴角直冒血沫的儿子,吴仁荻开口,慢悠悠的说了一句:“我不大会教育孩子,幸好还打得动......”

  车前子可没有白头发长生不死的能耐,孙德胜见状之后,急忙冲了过去。看到自己的三兄弟已经停止了呼吸,就连心脏也不跳动了。当下吓得脸色如同白纸一般,一边给他做心脏复苏按摩,一边对着吴仁荻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总是你亲生的......兄弟你醒醒......哥哥我现在知道了,不能让这个你出来......你醒醒啊,千万别睡着了......杨枭你他么看热闹啊!过来救人......”

  这时候的杨枭都被吓懵了,吴主任这是大义灭亲啊,‘车前子’说是过分了一点,可是他可没有杀一个好人。那一杆子电弧自己挨上都受不了,别说这个肉身凡胎的小道士了。现在听到孙德胜呼喊自己,老杨这才反应了过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身上带着的药瓶子都翻了出来,最后找到了三四种药物。现场快速调配好了之后,伸手撑开了他的嗓子,随后将药液灌进了车前子的嘴巴里。

  伤药入口之后,却不见有什么效果。车前子还是一副咽了气的样子,呼吸和心跳依旧没有起色,脸色也开始慢慢发灰......

  完了,吴仁荻把自己的儿子弄死了......在场的几个人面面相觑,正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吴主任做了一个和‘车前子’一摸一样的动作。他搓了搓手指头,一道细长的电弧打到了小道士的身上。

  挨了这一下之后,车前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后慢慢的恢复了心跳和呼吸,只是气息十分的微弱,只有杨枭这样的高手才能感觉的到。有了心跳之后,这才开始吸收下肚的药物......

  见到车前子活了过来,孙德胜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时的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被太平间的冷气一吹,寒气上来开始不停的哆嗦了起来。

  就是这样,孙胖子还是凑到了吴仁荻的身边,颤抖着说道:“吴、吴主任,这个不止是、是您的儿、儿子,也是我们家一、一一的老祖儿。您不想要儿子了......我们还要、要老祖儿,下手太重,总有失手的时、时候......”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吴仁荻的手心里也满是冷汗。他想不到‘车前子’的本事竟然到了这种程度,这是什么天赋,竟然在自己之上。刚才差了一点点,这个儿子就白生了......

  “邵一一的老祖儿,你的兄弟......”吴仁荻看了孙德胜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既然是你兄弟,那还是你照顾他吧。和他说明白,下次还敢对我动手的话,神仙也救不回来......”说完之后,吴主任转身离开了太平间......

  吴仁荻刚刚走出了太平间,便看到远远有四五个阴司鬼差向着这边张望。吴主任冷笑了一声,瞬间到了它们俩的面前,吓得几个阴司鬼差直接跪在他的面前。

  吴仁荻翻着眼皮看了看面前的阴司鬼差,说道:“来收车前子的魂魄吗?”

  “不是!”带头的小阴司声音大的吓了它自己一跳,它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面前的白发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恭敬到了极点的说道:“回老爷爷的话,我们几个是巡街的鬼差,抓捕私自离开地府的魂魄。刚才这边有大量的魂魄,我们过来看看。职责所在,还请老爷爷您原谅小孙孙的冲撞之罪......”

  吴仁荻原本想着拿这几个阴司鬼差撒撒气的,没有想到这个小阴司对自己极为恭敬,他都没有发作的理由。哼了一声,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吴主任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跪着的几个阴司鬼差说道:“你说的魂魄集结,是刚死的新鬼吗?”

  “回老爷爷的话,不是刚死的新鬼,都是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货色”小阴司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其中还有被阴司通缉多年的鬼囚,我们几个可没有本事缉拿。想要探探虚实,知道它们躲在那里,也好回去搬兵。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都消失了......”

  “被阴司通缉的鬼囚......”吴仁荻回头看了太平间的方向,说了一句:“我这儿子好像干了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