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药

第二百四十四章 药

  “想要钓鱼,总要看看鱼饵的分量......”吴仁荻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做鱼饵,每次都能钓到几条不怕被噎死的大头鱼。”

  吴主任说完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蜡丸来。对着孙德胜说道:“这个是给沈辣的,可以化解他身上的伤势,记得——给沈辣的......”

  孙德胜嘿嘿一笑,双手接过了蜡丸。笑嘻嘻的说道:“是,这个是给辣子的,我一定看着他咽进肚子里。”

  原本吴仁荻已经起身准备要走了,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孙胖子一眼。虽然吴主任什么都没有做,不过孙德胜还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随后他马上笑嘻嘻的补了一句话:“这个得看辣子,要是他没什么胃口的话,这么好的仙丹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便宜我兄弟也是好的......”

  “随你的便.....”吴仁荻翻了个白眼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间icu病房。看着吴仁荻离开了病房,孙德胜这才算松了口气。

  “你直接说便宜亲生儿子,我也听得懂......”孙德胜叹了口气,随后将蜡衣捏碎,露出来里面一颗血红色的丹药来。孙胖子找来一个水杯,将药丸捏碎之后合水搅匀。随后端着水杯笑嘻嘻的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

  这时候的车前子什么都明白,只是重伤之下嘴巴说不了话。不过就是这样,他还是狠丢丢的瞪着孙德胜,示意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去喝他吴仁荻给的丹药。

  孙德胜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说道:“兄弟,这好东西可不是给你的。没办法,谁让吴主任指名点姓要便宜辣子呢?辣子,你吃不吃......”

  这时候沈辣还在麻药药效当中,自然不会回答。孙德胜见状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说话就是拒绝了,行吧,那就便宜咱们家老三吧......”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站在车前子的面前,见到自己三兄弟的嘴巴紧闭着,他嘿嘿一笑,伸手捏住了小道士的鼻子......

  车前子足足憋了两分钟的气息,脸都憋成了茄子皮色,随后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张嘴喘气。孙德胜趁着这个机会,将水杯里面的药水一股脑的倒进了小道士的嘴里。部分药水被吸进了车前子的气管里,引起来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车前子差一点被这口药水呛死,咳嗽了一阵之后,他翻身从病床上坐了起来。随后趴在床上一边咳嗽一边冲着孙德胜说道:“孙胖子......咳咳......姓吴的是你爹......咳咳咳......你这么缺了大德......咳咳咳......”

  “不怕兄弟你笑话,哥哥我巴不得吴主任是我亲爹。”孙德胜一边拍打着车前子的后背,一边继续说道:“不行,那你嫂子怎么办?虽说已经除了五伏了,可是说着也是亲戚。这么亲上加亲哥哥我可受不了......”

  车前子咳嗽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好歹总算缓过来这口气。随后他瞪着孙德胜说道:“姓孙的,我和你有什么仇,你特么这么折腾......”说到一半的时候,小道士突然反应了过来,刚才自己还一动都动不了。怎么一口药水下肚(还被咳出去大半),那么重的伤势就恢复了?

  看到了车前子的表情,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不用谢,这是吴主任应该坐的。兄弟,别难为你爸爸了,说句实在了,哥哥我是局外人,我看了都替他老人家冤得慌。当初他也是稀里糊涂的就有了你,也不是故意抛妻弃子的。那时候吴主任跟个二傻子似的......”

  “别他么说了,我不领这个情。”车前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打量了病房一番之后。随后他走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探头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能让他以后有机会说救了我,胖子你给做个人证,我现在就跳下去。还他丹药这个人情......”

  说话的时候,小道士抬腿就要往窗外跳,孙德胜急忙将他拉了回来,说道:“祖宗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中间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这样,我和吴主任说你没喝药,都是自己好利索的。你年轻恢复得快......”

  车前子虽然冲动了一点,可是人却不傻。这么跳下去遭罪的还是自己,当下他蹲在窗台上犹豫了一下。趁着这个档口,孙德胜继续说道:“兄弟你自己想想,跳下去直接摔死算好的。不过你爸爸可有本事再把你救回来,要是跳的时候角度没有掌握好,脑袋先着的地.....吴主任就说有本事起死回生,你这脑袋稀烂的样子——呕......”

  说到这里,孙德胜配合着干呕了一声,看的车前子也有些恶心。犹豫了一下,他对着孙胖子说道:“你说是我自己恢复过来的,会有人信吗?”

  “必须得信啊,咱们民调局办的什么事情有谱过?越没谱的事情越有人信。”孙德胜说话的时候,抓住了车前子,看着他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孙句长的心里也算是有谱了,这个车前子是疯狗,不是变态。还好还好......

  拉着车前子回到了病床上之后,孙德胜继续说道:“最近这一阵子,兄弟你好好休息一下。什么事情都不用管了,觉得闷得慌,哥哥我就安排你出国玩一圈。咱们朋友遍天下,你玩出来一个世界地图都是玩闹一样。”

  “然后你给制造一场偶遇,让姓吴的半路上截我。演一场父子相认、催人尿下的大戏来,是吧?呸,去他姥姥的......”车前子直接说破了孙德胜的心思,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回去和姓吴的说,让他这辈子断了有儿子送终的念头......”

  “你们俩未必谁送谁......”孙德胜嘀咕了一句之后,拍着车前子的肩膀,说道:“兄弟,你们爷俩的事情,哥哥我是实在折腾不起了。就当给我个面子,在民调局里或者当着民调局那些人的面,你别故意去怼吴主任。他再不知道轻重,好像上次那样给你轻轻的来一下子,说不好就真过去了......”

  车前子不以为然的说道:“这话你跟我说不着,是我先动的手不假。可是他就真敢招呼我,真不怕......”

  “兄弟,敢情你这次什么都记得......”没等车前子说完,孙德胜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孙胖子嘿嘿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这次哥哥我就觉得那里不对劲。怎么你看吴主任的眼神那么恨,好像记得是怎么受伤的一样。我还真猜对了,兄弟你还真记得......”

  说到这里,孙德胜顿了一下,掏出香烟刚想要点上,不过看了一眼车前子和沈辣身边的氧气罐之后,他还是收起了香烟,笑呵呵的说道:“和哥哥我说说另外一个你吧,我挺敢兴趣的......”

  孙德胜的话刚刚说完,车前子的脸色一变。诡异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