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见尤阙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再见尤阙

  看着车前子突如其来的变化,孙德胜吓得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发现这个三兄弟没有什么杀气。他叹了口气,说道:“吓了哥哥我这一跳......看着挺像的,你们俩可不就是一个人嘛......”

  看到自己的把戏被孙胖子拆穿,车前子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说道:“那还不是吓了胖子你一跳吗?回头那个车前子再出来......”

  “不管是哪个车前子,都是我孙德胜的兄弟。”孙胖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外面不太平,兄弟你先陪着我在这里守着辣子。不是我说,等到他熬过了这几天变回白头发,咱们就自由了。”

  车前子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他在哪里都一样,就是离开医院他也没有事情做。在这世上除了孔大龙之外,就数和孙德胜、沈辣的关系好了。当下,小道士点了点头,说道:“行吧,反正医院我做熟悉了,进了邶京之后,不是民调局就是icu。现在让我十天半拉月的不来一样icu,我自己都不习惯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前子清了清嗓子,随后继续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还有件事情得问问你。赵庆那丫头片子后来怎么样了?是醒了,还是被人带走了?”

  听到车前子提到了赵庆,孙德胜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说这个,哥哥我就替辣子不值。吴主任把你放倒之后,她就醒过来了。天亮之后,她被一辆车带走了。辣子变成黑头发差点死了,她连问都不问......”

  刚刚说到这里的时候,病房大门再次打开。一个人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看到了孙德胜之后,他这才走了进来,说道:“我还说这次别走错病房了,这医院也是,溜溜一排都是icu。孙句,我过来看看车前子......”

  来人竟然是民调局担任文章的尤阙,之前在小茂村事件当中,尤阙短暂的和车前子合作过。所说回到民调局就不怎么联系了,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些情份的。

  尤阙手里提着个大果篮,正要找地方放起来的时候。突然注意了躺在床上的车前子,他愣了一下,随后不可思议的说道:“醒过来了?早上老莫还和我说,车前子你还得在医院里睡半年......”

  车前子对尤阙感觉不好不坏,他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不是年轻嘛,火力旺就恢复的快。老尤你别听别人瞎说我磕药什么的......我姓车的底子好,从来不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丹药。”

  听着车前子自己快要自首的时候,孙德胜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对着尤阙说道:“小尤你这是来做什么?不是我说,你这样才叫来看病人的。别学大官人他们,带着个嘴巴就来了。还得哥们儿我管他们的饭......”

  “一点当季的水果,我也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就一样一种多少买了一点。”尤阙笑了一下之后,从水果蓝里面拿出来几个蜜橘。递给了车前子和孙德胜,说道:“这个我在水果店里尝了,一包蜜......”

  看着尤阙有些反常,孙德胜接过了蜜橘之后,笑呵呵的说道:“小尤,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咱们怎么说也是一起出生入过死的,哥们儿我该帮的一定帮。只要不是太为难的话,你尽管说——是不是找到高枝,准备跳槽了?没事儿,哥们儿我一准放人......”

  孙德胜的话吓了尤阙一跳,他连连摆手说道:“不是,孙句长您误会了......是这么回事,我这文职也干了一段时间,上次小茂村之后,就想着局领导能不能再给次机会,让我回一线调查室再锻炼锻炼......”

  “小尤你要回调查室啊,这个我得找老任和杨书籍一起商量一下。”孙德胜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小尤,之前你在二室的祸惹的不小......现在想回调查室二室是不可能了,还得去找其他主任商量一下,看看谁会接受一下。”

  看着孙德胜打起了官腔,车前子有些不满的打断了孙胖子的话,说道:“商量个屁!上次一室的郝文明不是还跟你抱怨他手底下没人,就是个光杆司令吗?胖子你把老尤打发过去,这样以来,郝文明那边有手下了。老尤又是正经的调查员了......”

  被车前子这么一打岔,孙德胜苦笑了一声。不过自己兄弟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当下他打了哈哈,对着尤阙说道:“行吧,那小尤你就屈屈才。下周一去找郝主任报告吧,一会我和他说一下,好还给你安排一下......”

  听到在车前子的帮忙之下,孙德胜终于松了口。尤阙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他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就多谢孙句长和车老弟了,选日不如撞日,我看车前子老弟也醒了。这样吧,晚上我请你们两位吃个便饭......”

  “便饭什么的就算了。”孙德胜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吧,晚上哥们儿我得去部里一趟。上次医院的事情闹的挺大,部里几位领导要听我汇报工作。这里不能没人,你留下来陪着我兄弟,一起看着辣子。我尽量快点,赶在十点之前回来。”

  听到这是要自己做做陪护,尤阙立马点头说道:“孙句长走您的,这里交给我和车前子老弟了。只要沈辣一苏醒,我立马给您去电话......”

  孙德胜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现在用不着你,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五点左右回来就好。”尤阙答应了一声之后,又客气了几句,这才离开了病房。

  等到病房里就剩下孙德胜和车前子两个能说话的人,小道士说道:“胖子,你真有事假有事?不是把我和辣子打发给老尤,你跑回家跟媳妇儿忙乎二胎去了吧?”

  “你哥哥我是那样的人吗?”孙德胜苦笑了一声,随后翻出来自己、任嵘和杨书籍的聊天记录。给车前子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最近民调局的事情多,还都是发生在邶京及周边的。动静太多了,部里有人要对我问责。今晚上就是去答辩的。”

  他们三个人的群里还真是再聊这件事,晚上不只是孙德胜,就连任嵘和杨书籍也要一起去部里接受问责。

  看完了电话上面的聊天记录之后,车前子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有谱没有?别这次在阴沟里翻船了......”

  孙德胜嘿嘿一笑“兄弟你放心,部里也就是走走形式,给海里看看,毕竟那么大的动静,不声不响的过去了也说不过去......对了,晚上不只是尤阙,我还找了杨军一起过来。有他看着出不了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