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三蔡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三蔡

  喊话的正是之前去追赶车前子的尤阙,他不知道小道士已经上去了,还在防空洞里继续寻找车前子的下落。只是现在的尤阙声音已经嘶哑了,看样子在下面久了,对能否找到小道士已经不报多大的希望。

  听到了尤阙的声音,车前子急忙冲了过去。他边跑边喊道:“老尤你赶紧闭嘴!别再把狼招来了......”

  原本尤阙已经不报希望了,现在听到了车前子的声音,他喜出望外的迎着小道士冲了过来。

  两个人汇合之后,尤阙差点哭了出来,对着小道士说道:“我还以为找不到你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回去怎么和——他们交代?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咱们赶紧回去,杨枭的小媳妇儿八成不在这里。让他自己来找——你手里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抓着个人头......”

  车前子倒是不避讳,举着人头对着尤阙介绍道:“这个就是前一阵子,闹地轰轰烈烈的阎王儿子。赶紧地,和我朋友打个招呼......”

  鸭蛋脸经过这一阵子的折磨,早已经没有了活着时候的跋扈。人头冲着尤阙呲牙一笑,说道:“我亲哥的朋友,那也是我亲哥......两位哥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着你们去个能藏人的地方,先避开那个母猪精再说......”

  “老尤,你先把灯灭了,省点电......”车前子让尤阙关了他的氙气灯之后,带着他跟着人头的指引,继续向着防空洞的纵深跑了下去。在路上,三言两语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着尤阙说了一遍。

  “你说这百货商场的人都是邪祟?不可能......”尤阙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一边跟着车前子跑,一边继续说道:“民调局重启之后,孙句长把在京所有的修士都迁到了外地。进京必须要有民调局的批文,还要有人一路陪同。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邪祟藏在这里......”

  车前子回头看了尤阙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你都是民调局的老油条了,你都不知道的事情,问我这个刚来半年的?”

  这时候,车前子手里的人头说话了:“这个兄弟我知道一点......尤哥说的那都是登记在案的,他们不想也不敢惹事,这才和你们民调局合作的。刚才上面的母猪精和其他人可不是他们,那些邪祟都是地府通缉的对象。这些人都是修炼了邪术,不受地府管辖的。尤其是那个母猪精,可以随意将魂魄转移到任何人的身上。甚至可以附在鬼物的身上,刚刚我开了眼,敢情他连聻都可以附身。难怪我爸爸提到三蔡都有点头疼.......”

  车前子没听明白,对着人头说道:“怎么还对酸菜头疼了?下面不让吃酸菜白肉炖血肠咋地?”

  “哥、我亲哥,不是酸菜,是三蔡......”人头陪着笑脸继续解释道:“三蔡指的是,蔡瘟、蔡疫和蔡诡,上面的母猪精就是老三蔡诡了。自打大元年间,地府便开始通缉这三个人。不过到了现在,别说抓到人了,连他们三个是男是女,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亲哥,前面往左边拐——左边,拐错了,那是右.......”

  有关三蔡的事情,尤阙也是第一次听到。他跟着车前子退回来,重新拐了正确的方向之后,开口向人头问道:“那这三蔡是人是鬼,这个总该知道吧?是人的话,不应该被地府通缉啊......”

  “就是不知道是人还是鬼......”人头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是因为生死簿上有关三蔡的信息都被抹除了,当时我爸爸还是判官,专管这件事。前前后后派了十多位阴司去捉拿三蔡,结果三蔡没有拿回来,那十几位阴司也没回来。为了这个,我爸爸差一点丢了阎君的位置——亲哥,这次往右拐,右、你拿筷子的手就是右手......”

  跟着人头的指引,车前子和尤阙右拐之后,便看到了前面一个巨大的石柱。人头继续说道:“亲哥,柱子上面有个暗门,你找找看......是个木头门,不过外面做了掩饰,不知道的根本看不出来......你敲几下,听着动静就不一样.......”

  车前子在柱子上敲了几下,很快便找到了人头所说的暗门。打开之后,里面是个十平米左右的空间。应该是当年用来收藏重要物品的,只是后来防空洞没有用上,里面大部分的物品也都被清理出来带走了。只剩下一张椅子和一张床......

  车前子和尤阙走进了暗室,管好了门之后,竟然发现门上竟然还有一个监视用的窗口。在外面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

  窗口上面的玻璃应该不是当年的产物,上面应该涂了什么可以夜视的涂料。虽然外面一团漆黑,可是站在窗口可以看清外面的事物。

  看在窗口向外看了一眼之后,车前子将手里的人头扔在了椅子上。说道:“现在说说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老弟,你可别把你亲哥当成傻子。你都这幅样子了,还能在外面瞎溜达吗?”

  人头陪着笑脸说道:“亲哥,我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你。这里也算是我们地府的一个据点,之前我在外面犯了点事,惹我爸爸生气。就被相好的阴司带来躲了一阵子,等到我爸爸气消了,这才出去的。前些年这个防空洞要被上面的人启用,地府这才放弃了这里。想不到他们抢走了我的魂魄,拘在了干尸身上,还藏在了这里......”

  这几句话没有什么破绽,车前子点了点头,说道:“老弟,你可别骗你亲哥。大概其你也知道,我发起疯来,你爸爸也头疼......”

  “那是、那是......”人头连连符合,随后继续说道:“暗门的窗户我是让他们后加上的,而且这里是加了阵法的,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外面的人就算站在门口,什么都听不到。对了,劳驾尤哥你看看头顶上,有个暗格拉一下......”

  尤阙听了人头的话,将椅子放在了床上,随后爬到了椅子上,检查了人头所说的位置。果然找到了他说的暗格,拉开之后,漏出来天棚上镶嵌的一颗夜明珠。这颗夜明珠也是地府特殊处理的,散发出来的光芒比普通的夜明珠要亮上数倍。有了光亮之后,车前子这才关掉了疝气灯。

  见到有了光亮之后,人头继续说道:“墙上还有几个暗格,藏着几瓶酒,还有一些吃食。不过年深日久了,酒没有问题,那些鱼子酱什么的早就应该坏掉了。”

  “老弟,你活的还听仔细,什么都有......”车前子照着人头所说,找到了十几瓶中外美酒。正准备问问人头还有什么时候,突然听到窗口监视的尤阙说道:“不好,有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