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交易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交易

  大雾是瞬间冒出来的,尤阙是调查员出身,马上看出来雾气不对头,立即一脚刹车停住了。汽车停住之后,雾气当中隐隐约约出现了几个人影,人影出现之后立即散开。很快便将汽车包围在了里面......

  沈辣见到了人影出现之后,冷笑了一声,对着身边的孙德胜说道:“大圣,这就是欺负我头发变黑了......”

  孙德胜嘿嘿一笑,打开了车窗,对着外面的人影说道:“不是我说,有话快点说啊......这都不早了,别耽误我们回去睡觉......”

  为首的人影走了过来,虽然走到了车窗边,不过在浓雾笼罩之下,车内的人还是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

  雾气当中的人影,嘴里发出来一阵嘶哑的声音,说道:“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来一场车祸意外怎么样?明天早上,民调局副句长孙德胜因为交通意外惨死的消息,便会出现在你们高层的每日简报里。只要处理的仔细一点,没人会查出来什么破绽......”

  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要是其他的什么副句长,意外也就意外了。不过哥们儿我这边的首尾就大了一点,不是我说,这一车人的魂魄怎么处理?这里面还有吴主任的儿子、女婿和半拉徒弟......不错,是可以把黑锅扣在阎君的头上,不过早晚有真相大白的哪一天。到时候吴主任带着姓屠的、姓杨的,姓赵、钱、孙、李的一起杀到你们家门口,哥们儿你心里就该后悔了,心里话说:当初我惹那一车人干什么......”

  孙德胜说完,门口的人影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随后他拍了拍巴掌,再次说道:“难怪外面的人都说,民调局两个人不能惹,姓吴的和姓孙的,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说到这里,这个人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要你们民调局地下三层的包裹,开个价吧......”

  听到人影开口要包裹,孙德胜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他笑嘻嘻的点了点头,说道:“民调局的天才地宝有的是,偏偏就这个包裹不行。不是哥们儿我驳你的面子,实在是那件包裹上面盖了吴主任的章,现在它姓吴了,我没那个胆子动它......”

  “这世上什么都有个价,只要价钱合适,没有拿不出来的东西......”人影说话的时候,身后另外一个手下凑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听了之后,人影沉默了片刻,随后继续对着孙德胜说道:“我开一个价钱,现在世界官方的黄金储量是三万五千吨。我给你一万吨黄金,只要孙句长你点点头。我可以先把黄金给你,以表示我的诚意......”

  “一万吨黄金......”孙德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物以稀为贵,哥们儿,你给我一万吨黄金,天底下有人会接手吗?就算有人接手,那金价一下子冲成什么样了?到时候金价跌到了十块八块的还有什么意思?”

  人影沉默了片刻,随后再次说道:“黄金你看不上,那钻石和其他的贵重金属恐怕也难入孙句长的法眼......我听说刚刚孙句长见过了黄然,你们似乎也有什么交易。这样好不好,黄然那里的东西,我想办法搞过来。然后我们来交换......”

  最后半句话说出来,轮到孙德胜沉默了。他眯缝着小眼睛,盯着车窗外面的人影。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钟之后,孙胖子嘿嘿一笑,说道:“不能伤害老黄,还有他身边的人。他们少了一根毛,包裹这辈子都和你无缘了.....”

  “成交......”雾气当中的人影笑了一下,随后,他和其他的人影同时转身走进了雾气纵深处。这时候,一阵大风吹了过来。将漫天的浓雾吹的干干净净。

  尤阙在此发动了汽车,向着xx医院行驶了过去。这时候,沈辣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你说老黄顶得住吗?还是给他打电话通个气......”

  “老黄的事情用不着我们操心......”孙德胜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说句实在话,他的后台比吴主任都硬。而且老黄的心眼不在我之下......你以为他不会防着我去偷走那些档案吗?正好,有人替我们趟趟水......”

  说着,孙德胜笑眯眯的看着车窗外面的夜色,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孔大爷,你这一步棋下的,我们都是你的棋子了......”

  孙德胜嘀咕的时候,他嘴里的那个人打了个喷嚏。随后揉了揉鼻子,对着床上那个钉了一身钉子的人说道:“你说你还能是谁?你就吃蔡诡啊,外号长海,家里排行老四......”

  蔡诡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这个小老头,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心里还是不清楚,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这时候,小老头孔大龙走了过来。坐在了床边,对着蔡诡说道:“老四啊,我也不难为你。你倆哥哥蔡瘟和蔡疫借了我两万块钱,一直躲着不见我。只要你告诉我,他们俩在哪,我就把你放了。还想办法帮你疏通关系,死刑改成无期.......”

  听到了蔡瘟和蔡疫两个名字的时候,蔡诡原本混混沌沌的脑袋里突然清醒了起来。他原本想要继续装疯卖傻,骗孔大龙放了自己。不过他脸上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还是没有逃过小老头的眼睛......

  “诶?明白过来了......”孔大龙呵呵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个谁,你怎么判的死刑,还记得吗?”

  这一句话说出来,蔡诡身体里面另外一个魂魄立马控制住了身体。他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下来,边哭边说道:“我不是人啊......我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长海......我自己不敢死.....结果害死了好朋友......”

  原本蔡诡努力保持清醒的头脑,被这个魂魄一哭一闹,立马再次变得混沌了起来。恍恍惚惚的又分不清自己是谁了,好像那个得了抑郁症,把朋友拖进河里淹死的人就是自己。我到底是谁?长海还是老四......”

  看到了蔡诡的目光涣散,孔大龙不在理会这个人。他背着双手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们该谈判了吧?蔡老大你会开什么价?阎王爷你也应该参合进来了......我都有点好奇了,小胖子你会怎么应付......”

  话刚刚说到这里,被钉子钉在床上的蔡诡突然开始抽搐起来。一边抽搐一边顺着嘴角喷出来黑色的汁液,看到了他的样子,孔大龙皱了皱眉头,随后面无表情的盯着这个满身钉子的人......

  闹腾了差不多一分钟,蔡诡脸上露出来一个陌生的表情。他冷冷的盯着孔大龙,说道:“能谈谈吗?怎么样你才能放了蔡诡?”

  这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孔大龙笑了一下,说道:“那还不简单吗?你们两个做哥哥的过来一趟,我就把他放了。兄弟被人欺负了,做哥哥的要来给他报仇了......不过我真是没有想到,封了蔡诡周身的魂门,还是被你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