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返回首页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四合院

  大胖子琼窑对着车前子磕头之后,中年人对着他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吧......”

  琼窑摇了摇头,对着中年人说道:“我是你在地上的影子,要我回去,除非你回到地府,或者我魂飞魄散了。没有第三种方式......”

  这时候,孙德胜笑嘻嘻的过来打起了圆场,说道:“给我个面子......再说我这边也需要个沟通的,这位琼大哥在这儿,我们接待陛下也轻松多了。兄弟,这件事因你而起的,你也帮着琼大哥求求情......”

  孙德胜的面子不能不给,车前子摆了摆手,说道:“就这样吧,阎王爷你也不别太较真了。这大胖子也是替你说话,行了,要不我也说个小话......我年轻不懂事,别和我一般见识......这就可以了啊,别指望我像他一样,给你们磕一个......”

  看到孙德胜和车前子都替琼窑说了情,中年人这才叹了口气,对着大胖子说道:“这次是看在孙句长和车前子的面子上,没有下一次,明白吗?”

  “明白......”大胖子琼窑这才站了起来,低着头回到了阎君的身后站好。见到局面缓和之后,尤阙这才松了口气,给这几个人泡了壶茶。

  喝了两口茶水之后,车前子开口说道:“阎王爷,有件事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今天真正好你来了......听说怎么你们当阎王的也开始有任期了?我还以为阎王跟天上的玉皇大帝一样,永生不死,永远都是控制地府的阎王爷......”

  “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不过自打当年阎君毕冼继位之后,定下了阎君一任两百年的规矩。毕冼阎君身先垂范,做了两百年阎君之后,便去轮回了......”中年男人冲着车前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之前的地府因为窥探阎君之位,经常引发动乱,可是从阎君有了任期以来,几乎再没有因争抢阎君之位而引发的动乱。只要下面的‘人’够强总有晋升之道,是有机会爬上阎君大位的......”

  听了阎君的话,车前子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这还叫什么阎王爷?干脆跟镁国似的,改个地府大总统吧。以后清明再给老人烧纸的时候,你的封号就是天地银行总经理,兼地府合众国大统领某某某......”

  车前子这几句话说的,阎君身后的大胖子又开始狠丢丢的瞪着他。只是中年人不发话,他也只能看着车前子运气......

  阎君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恐怕是来不及了,我这一期快要到了。想要给地府阎君更名,这个就要下一任阎君来决定了......到时候你可以和他提一下,或许到时候下一任阎君会在地府设立议会制度,也说不一定......”

  车前子说话的时候,孙德胜叫过来尤阙,两个人在一边交头接耳,正在给阎君他们俩安排居住的地方。顾不上小道士这边,任由他继续向阎君刨根问底:“任期二百年,那我再多句嘴问问,就不能连任吗?”

  “这个绝不可以......”阎君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当初阎君毕冼定下的传位十诫,第一便是阎君之位不可以连任。如果有阎君意图连任,那地府的鬼众都可以使用任何方法使其魂飞魄散。屠掉废君者便是下一任阎君。除了不可以连任之外,历任阎君也不可以转世之后再求阎君之位。就像我这样,这次大限到来之后,我转世轮回,再次变成鬼物,也不可以再谋阎君之位......”

  “那这个就没什么意思了......”车前子听到阎君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风光之后,变便有些兴趣索然了。

  这时候,孙德胜那边已经找好了住处。他笑了一下,凑过来说道:“陛下,刚刚我再全邶上京找了一圈。您是万金之躯,实在不适合住在我等寻常凡人所住的酒店。事情也是巧了,正好我有个朋友,前阵子收了一套四进的四合院,刚刚收拾出来,还一天没住过。想请您在那里委屈委屈,等到我们吴主任回来......”

  “我说过了,一切都听孙句长你的安排。”阎君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是地府的阎君,在人世间和普通人一样。有个能遮身的地方就行,不讲究什么排场的。”

  “那就成了......”孙德胜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得请您在民调局稍稍停留一阵子,我还得安排一下厨子、佣人什么的。可惜时间太赶了,我倒是认识几个沙特王子,现在问他们借佣人也来不及了。”

  “阎君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孙句长不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我不是来游玩的。我和琼窑可以住进去就行,人多了事情就多,再传出闲话来,下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上来寻花问柳的......”

  看到阎君确实不要佣人和厨子,孙德胜想了一下,说道:“那这样,我们民调局的人客串一下厨子和工作人员。陛下,您不要再推脱了。这样已经是大大的不恭敬了,就这样说定了。稍后,就安排您移驾四合院......”

  见到孙德胜这样,阎君也不再坚持。随后,孙德胜安排了民调局几位主任先行去了四合院准备。随后才带着车前子,上了阎君停在民调局大门口的劳斯莱斯。指明了方向之后,大胖子琼窑开车,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汽车停在了一座气势宏伟的四合院大门前。

  孙德胜先下了车,随后亲自跑过去给阎君拉开了车门。看着中年人下车之后,指着这座四合院,说道:“这就是陛下您这几天的行宫了,这是清末宣统皇帝的爸爸醇亲王载沣的外宅,宅子刚刚建好没几天,大清便亡了。载沣去了天津居住,这宅子一直空了下来.....”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走过去要推开大门,没有想到大门紧锁。他正在纳闷的时候,大门打开,黄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边将手里的钥匙递给了孙德胜,一边看着站在后面的阎君。

  黄胖子看出来这个不是一般人,当下微笑着冲阎君点了点头,随后又对着孙德胜说道:“这匆匆忙忙的问我借宅子,原来是招待贵客的。行了,我还要忙着晚上赶飞机的事情,大圣,咱们说好的事情,你可别忘了......”

  孙德胜以为黄然早就把钥匙给了自己先派过来的几位主任,没有想到黄胖子竟然一直在等着自己。他笑了一下,接过了钥匙之后,说道:“放心,晚上一定给你个交代。那什么,我这边还有贵客,就不送你去机场了。”

  黄然笑了一下,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从阎君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黄然......原来这里是你的宅子,我不白住你这里。送你句话,晚上你不要坐飞机,留在这里吧......”

  黄胖子愣了一下,这个中年人认识自己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话里是什么意思?当下他忍不住开口说道:“为什么不能坐飞机?是有什么......”说到一半的时候,黄然的目光转移到了阎君身后的大胖子琼窑身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